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实在是怕孟飞珩会口无遮拦的当着林浅浅说出什么让林浅浅备受良心谴责的话,抓着他就要离开医院,却被孟飞珩一把扯开。

    “陆宸,如果不是朱丽叶,今天被抓走的就是林浅浅!”

    “够了!”陆宸瞥见林浅浅抬手捂着心口,大口喘着气,深知林浅浅此刻心内异常的自责,“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发疯就能解决吗?”

    “老子现在就去将白灵杀了!”孟飞珩大步冲出去,却被陆宸再度抓住。

    “你觉得你杀了白灵,你老子就能保得了你?”陆宸冷冷的锁着他的眼睛,“阿飞,如今警察已经介入,你犯不着为这些事情去伤脑筋,一会儿朱丽叶醒过来,她一定非常想要见到你!”

    不管朱丽叶是否喜欢阿飞,总要先稳住他,如果真的闹出人命,阿飞也会搭进去。

    孟飞珩颓然的靠在墙上,身子一点点的滑落下去,他手扒着头发,周身散发着哀伤痛苦的气息。

    林浅浅来到他的面前,“孟飞珩,叶子不仅仅是你爱的人,也是我在意的人,我不会让她白白遭受这些。”

    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异常的冷肃,一双美眸之中散发着骇人的杀意。

    陆宸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林浅浅,感觉她也在压抑着心底的愤怒,隐隐觉得她好像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林浅浅,你最好保持冷静。”陆宸刚刚劝下孟飞珩,是真的不想再耗费精力劝说林浅浅。

    林浅浅双手用力攥紧,缓缓抬眸,语速很缓慢的说道:“我很冷静。”

    陆宸皱眉,难道自己感觉有误?

    想着有人盯着她,就算她想要干什么,自己也能第一时间知道,便也没有深想。

    裴若离带来消息,警察已经封山,并且调了几只警犬全力寻找阿坎的下落。

    朱丽叶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林浅浅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她咬牙看着伤痕累累的朱丽叶,心里是无尽的愤怒!

    白灵,景阳,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做的这么绝?

    看着朱丽叶,林浅浅脑子里会不时闪过她满脸笑意的安慰自己,陪着自己开心,陪着自己不开心的一幕幕……

    “空气太窒闷了,我出去透透气。”她用力按着胸口,快速离开病房。

    陆宸担心她,便跟了出去。

    “与你无关,你不需要这么自责。”陆宸轻声劝着她。

    她摇头,“是我将她卷进来的!”

    “不是!”陆宸一把将情绪几近崩溃的她拥入怀中,“不是你,我不许你这样想!”

    林浅浅木讷的由着他抱着,深呼吸,可是心口还是如同针扎一般。

    陆宸下午临时有会议,他不得不回去,临走之前,朱丽叶梦魇了,口中一片胡言乱语,手也乱挥着。

    孟飞珩紧紧抓着她的手,可是又怕会弄疼她,“小叶叶,你别怕,我就在你的身边。”

    林浅浅咬唇,再度离开了病房。

    她一路急驶,来到了LK集团凉州分公司外。

    前台之前见过她,“林小姐……景总有会……”

    话没有说完,林浅浅瞄到远处清扫车上有拖把,大步走去,抓起拖把进了专用电梯。

    前台完全懵住,今天LK集团总部的人来到凉州,此时正在楼上对景阳进行着严苛的考察,景阳已经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搅。

    “林……”

    电梯门已经关上,情急之下,她只能打电话给托尼。

    闻言,托尼赶忙冲到会议室外面,试图挡住林浅浅。

    看到手握拖把的林浅浅,尤其是对上她那阴沉沉的眼睛,托尼微一怔。

    趁着他怔神间,林浅浅越过他冲到会议室里。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尤其是景阳,满脸的震惊,有些弄不清楚林浅浅怎么会来,并且还满脸憎恨!

    “浅浅……”

    听着景阳如此温柔的声音,看着他满脸的温柔笑意,林浅浅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人为什么会有那样疯狂的想法。

    “别叫我!”林浅浅怒视着他,咬牙,“你让我恶心!”

    在座的几位LK集团总部的人虽然听不懂中文,却能够看出林浅浅眼底的憎恶,他们交头接耳,都认为景阳人品有问题。

    紧跟着冲进来的托尼一脸抱歉的跟几人解释着,说这是误会,然而,这些人根本就不信。

    林浅浅冷冷的看着托尼,“真是景阳养的好狗!”言罢,她完全无视掉托尼脸上的忿忿,用英文质问景阳究竟为什么要雇凶害人!

    闻言,几人都满眼的惊恐,纷纷看向景阳,其中一人严词厉色的说道:“Mr.景,看样子你的人品真的有问题。”

    景阳并没有再为自己解释什么,他们这些老外,看着很友好,可是骨子里还是瞧不起他,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一次从陆宸的手中抢到了音乐厅的案子,他们还是不会来到凉州。

    他看向托尼,“托尼,送他们回酒店!”

    托尼觉得景阳应该解释些什么,否则的话,这次难得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多么可惜?

    景阳自然明白托尼是为他好,可是他此刻只想要弄明白林浅浅究竟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质问他。

    机会以后还可以有,如果跟林浅浅之间的矛盾继续加深的话,即便他成功拆散了林浅浅跟陆宸,林浅浅也照旧不会选择他。

    “别废话,按着我的吩咐!”景阳沉下脸来,沉声厉喝。

    这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只以为这是景阳因为不满他们的决定而迁怒托尼,有一人甚至很肯定的对景阳说道:“你以后都别妄想得到任何可以增加股份份额的机会了!”

    闻言,托尼大骇,他一脸恼怒的瞪着林浅浅,“林小姐,你简直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

    林浅浅一拖把抡过去,让他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尽数闷堵在喉间。

    景阳抬手扯松了领带,“托尼,你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

    托尼抿着嘴角,一脸为难的示意几人跟着他离开会议室。

    这几个老外互相对视一眼,根本就不理会托尼,径直向着电梯走去。

    景阳看着林浅浅,“浅浅,你知道我为了等这个机会努力了多久?”

    “你活该!”林浅浅脸若寒霜,尤其是眼睛,就好像带着寒冰利刃一般。

    景阳心口一滞,“你今天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