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62章 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问我为什么?”林浅浅止不住冷笑,“景阳,如果不是你自私的创造出一个白灵,试图去破坏我跟陆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景阳皱紧眉头,一脸的费解。

    “如果你想要知道我为什么今天会这样,你就去好好问问白灵!”

    林浅浅说完,手中的拖把胡乱的一扫,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尽数落在地上,她在景阳怔愣不已的目光中,将拖把丢在地上,转身离开。

    景阳看着她的背影,回忆着她刚刚的话,不顾去跟LK集团高层解释,直接离开。

    白灵在公寓里焦躁的走着,乍然听到门铃声,心不受控制的狠狠跳动了一下。

    “白灵,我知道你在!”

    听着景阳压抑着怒火的声音,白灵紧张的吞咽了口水口。

    “别逼着我发火!”景阳见她迟迟不开门,用力踹了一脚门。

    白灵缓了会儿神儿,开了门。

    对上景阳一双幽冷深不见底的眸子,她握着门把手的手不断的收紧。

    景阳推门进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灵关上房门后,他脸若寒霜的质问。

    “什么怎么回事?”白灵现在铁了心的想要装傻。

    景阳目光直直的盯着她,“唐小蕊!”

    乍然听到这阔别多年的名字,陌生却又如此的熟悉,白灵止不住浑身颤抖,她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之前说了什么?”景阳双腿交叠,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我说过,我既然能够创造出一个你,也能毁了你!”

    白灵心中的恐惧被瞬间放大,她恨极了阿坎。

    “先生,我不……”

    景阳抬眸,冷睇着她,“告诉我,你究竟背着我做了些什么,别等着我查出来,如果等着我查出来,你要想想后果!”

    白灵垂首,敛下心中的各种情绪,想到这三年景阳的那些手段,她踟蹰着将阿坎的事情说了出来。

    “啪——”

    清脆的巴掌声之后,又是狠狠的一脚。

    白灵跌在地上,顾不得去揉红肿火辣辣的脸庞,“先生,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这个阿坎可不可靠?”

    景阳现在只担心阿坎一旦被警察抓住,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供出白灵。

    “应该是可靠的。”

    “应该?”景阳斜挑着眉尾,“白灵,仅此一次,如果你再背着我做什么事情的话,没人能够救得了你!”

    目送景阳的背影,白灵吁了口气,幸好先生没有往深处追究,否则的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景阳走出公寓,回眸看了眼那紧闭的大门。

    白灵,你竟然敢背着我做伤害浅浅的事情,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之后,结束通话。

    LK集团外,托尼满脸焦急,这景总不吭一声说走就走,原本因为林浅浅,高层的这几个人对他已经颇多微词,却不想,他竟然连解释都不解释。

    打手机也不接,这景总到底还想不想在LK集团的以后了?

    正此时,手机接通,他烦躁的揉了揉额角。

    “景总,那几个难缠鬼根本就安抚不了,您看到底该怎么办吧?”

    景阳眉头深锁,“这件事先不用理会了。”

    “景总……”

    托尼的话还没有说完,景阳的手机又有一通来电进入,他看了眼,“我这边还有电话要接,先挂了,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白灵已经越来越不受他的掌控,他总要想个办法让她为自己的鲁莽付出相应的代价,还要一个可以牢牢控制她的东西。

    “老板,已经都安排好了,什么时候行动?”

    “立即马上,务必要做的干净一些。”景阳吩咐完了,再度挂了电话。

    林浅浅回到了医院,孟飞珩还守着朱丽叶,看着如此孱弱的朱丽叶,林浅浅只觉得一颗心如同坠入了寒潭深渊。

    “叶子从小生命力就很顽强,她会没事的。”

    孟飞珩抬起猩红一片的眼睛,呢喃着,“对,她会没事。这么安静的躺着,不吵不嚷的一点儿也不小叶叶。”

    林浅浅在泪水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时候,将头别过去。

    白灵的公寓门铃再度响起,她瑟缩了一下,透过门镜向外看了眼,是一个身穿工装的陌生男人。

    “你是……”

    “小姐,楼下用户说您家的卫生间似乎漏水,麻烦您开下房门,我们进去检查一下。”

    “漏水?”白灵将信将疑,“你让楼下的住户亲自来跟我说。”

    “这样……我只是检查一下就离开。”

    在男人的软磨硬泡之下,白灵开了门。

    房门刚刚打开,便又有三个男人一同挤了进来。

    白灵脸上的血色瞬间抽离,她向后退去,想要躲进主卧,却在她向前跑的时候,一把被男人揪住了头发。

    “白小姐,你既然做了,总要付出点儿相应的代价。”男人声音幽冷的说道。

    白灵感觉头皮都要被撕裂下来,她忍着痛意,“是先生对不对?”

    刚刚景阳并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这让她的心始终不安,此刻听男人这般说,她猜测着,应该是景阳。

    想着这三年,她每每做错了事情,或者是没有达到景阳的满意,都难逃一顿责罚,她暗暗猜测着,今天这顿惩罚必然不会轻了。

    那些人推着她去了卫浴间,将浴缸注满水。

    白灵眼底漫上惊恐,哀求着,“我要亲自给先生打电话!”

    男人耸了耸肩,“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你不听话,老板已经不需要你这样的棋子了!”

    “不,我还有利用的价值,先生不可以这样对我!”她的话音堪堪落下,头便被按入浴缸之中。

    白灵害怕今天会丢了小命,拼命的挣扎,可是根本就逃不过男人的桎梏。

    “白小姐,老板让我们问问你,你究竟还背着他做了些什么!”

    冰冷的声音如同从地狱传来般,白灵踢腾着双腿。

    男人将她自水中捞出来,她发出一阵巨大的咳声,“我没!”

    “不老实。”

    白灵真的再也不想重新经历一遍水呛入口腔咽喉的痛了,她声音嘶哑的说道:“我说,我都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