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64章 比死更残忍的是……
    白灵在公寓里枯坐了许久,直到全身冰冷,她才终于站了起来。

    一次不忠,百次不忠,先生以后必然会对她小心提防。

    扶着墙回到主卧,换下了身上的湿衣服,之后坐在沙发里仔细的衡量着,最后手用力一收,有了决定。

    三天后,朱丽叶终于完全醒过来。

    睁开眼睛的那一刹,看到憔悴不堪,满脸青色胡茬的孟飞珩时,朱丽叶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暖意。

    她想要抬起手去摸一摸孟飞珩那憔悴的消瘦厉害的脸,可是刚刚抬手,便是钻心的痛袭来。

    孟飞珩赶忙低下头,把脸凑到她手能够够到的位置,红着眼圈,声音哽咽的说道:“给你摸,好好摸。”

    朱丽叶想要冲他翻个白眼,可是脸上的肌肉异常的僵硬,她觉得自己的脸现在真的可以用猪头来形容。

    正好林浅浅来医院,看到朱丽叶醒了,喜极而泣。

    “浅浅,我……没事。”

    林浅浅红着眼圈,“叶子,都是我连累的你!”

    “说……嘶……”朱丽叶想要安慰一下林浅浅,一激动,扯到了伤口,疼的她皱紧眉头,却又扯到了嘴里的伤,一时间,都是她的呼痛声。

    林浅浅感觉心口窒闷的厉害,她迟缓的抬手,用力按住心口,试图可以压住那颗紧到快要不能呼吸的心。

    “你帮我照顾一下小叶叶,我去把医生找来。”孟飞珩擦掉眼角的湿润,冲了出去。

    林浅浅自然知道孟飞珩是想要找一个理由暂时离开病房,任是谁看着这样的叶子,都会心痛到碎裂。

    孟飞珩离开之后,朱丽叶死死咬着唇,她现在真的很想大声的呼痛,可是林浅浅还在,她努力的扯出一抹笑,“浅浅……我真的没事,你难道忘了……有一年我带团出去……”

    “我知道,都知道,那次遇到了泥石流,你命大!”林浅浅害怕她继续说下去会扯到伤口,赶忙截口打断她。

    “我没事。”

    “你特么的能不能不要说了?”林浅浅没好气的怒斥她一句,这么说个不停,怎么可能不疼?

    朱丽叶叹了口气,“说说话,我还能忘记疼痛。”

    病房外,孟飞珩头靠在墙上,听着病房里的对话,用力收紧双手。

    去叫来了医生,帮朱丽叶仔细做了检查,除了手腕上的伤暂时还情况不明,其余地方的伤恢复的都不错。

    朱丽叶昏迷了多长时间,孟飞珩就陪了多长时间,看着他这般憔悴,朱丽叶冲他伸出了手。

    孟飞珩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想说什么?”

    朱丽叶脸色涨红,衬着那些伤更加触目。

    林浅浅隐隐猜到了什么,退了出去,把病房留给他们。

    “我现在这么丑,而且还不知道以后这一双手会不会废了,即便这样,你还会喜欢我吗?”

    闯了一次鬼门关,当她意识模糊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孟飞珩,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当你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浮上的人,就是你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个人。

    如果是异性,好好把握住机会。

    朱丽叶是一个随性的人,她真切的知道自己现在想要什么。

    唐奕是一个绅士,可是她走不进唐奕的心,孟飞珩虽然是一个混混,可是他的心里都是自己。

    孟飞珩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他一眨不眨的盯着朱丽叶,许久才激动不已的问:“你这是答应我了?”

    朱丽叶微微蹙眉,这个人有的时候反射弧超级长,她都那么问了,难道他还不明白她的决定吗?

    孟飞珩现在的激动之情简直无可言述,他恨不能现在身上就能有个戒指什么的。

    瞄到了自己手上戴着的小叶紫檀手串,赶忙撸下来套在她的手上,“等你手好了,我再给你个戒指,你把这个手串还给我!”

    “我又没有答应要嫁你。”朱丽叶忍俊不禁,“你也没好好休息吧?回去换身衣裳,都有味道了。”

    孟飞珩抬起胳膊闻了闻,的确,憨憨的笑笑,“我马上就回去。”

    顺便,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陆宸以及裴若离商量。

    上了车,靠在车后座上,“到了地方叫醒我。”

    他实在是太累了,没用多长时间便迷糊了过去,开车的小弟从后视镜里看了他眼,叹息一声。

    尽量保持车速,却开得非常平稳。

    到了别墅,几个小弟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叫醒他。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他倏然惊醒,看了眼手机,竟然是裴若离。

    看了眼窗外,下了车,径直进了别墅。

    快速洗漱,刮胡子,他去了seven。

    “阿宸什么情况,就准备这么放过景阳那个混球?”孟飞珩一拳重重落在吧台上,眼中阴云密布。

    裴若离眼见着这两人又要发生争执,赶忙在中间打着圆场,“你没有听明白刚刚阿宸说了什么吗?”

    “听到了!”孟飞珩咬牙,“比死更可怕的东西能是什么?倒不如老子直接找人半夜劫走了这个混蛋,丢河里去喂鱼。”

    “你当景阳是个没脑子的?”陆宸实在是佩服孟飞珩的智商。

    裴若离挑了下眉,“你也别埋怨阿飞没脑子,你们两个半斤八两,都是情感白痴!”

    “卧槽!”

    原本还不怎么和睦的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瞪着裴若离,恨不能可以用目光杀了他。

    裴若离干巴巴的扯出一抹笑,“阿宸,你究竟有什么主意?”

    陆宸将最近一段时间陆氏股票发生的异样情况说给两个人听。

    “我觉得这个景阳一定是要动陆氏。”裴若离凝眉沉吟了一会儿。

    “我也是这么想的。”孟飞珩附和。

    “可是,你们觉得一只蚂蚁可能吞得进一只大象吗?”陆宸笑着晃了晃杯中的酒液。

    孟飞珩露出一个恍然彻悟的表情,“我明白了,比死更加可怕的是身败名裂!”

    陆宸跟裴若离对视一眼,两人耸了耸肩,这个脑子笨的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三人商量了一下,便准备按着计划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