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华灯初上,凉州的夜依旧透着喧嚣。

    景阳走出西江月,看了眼手中的文件袋,嘴角轻轻一挑,终于距离他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靠在椅背里,他掏出一支烟,“哒”的一声,打火机幽蓝的火焰点燃了香烟。

    深吸了口,然后再缓缓的吐出来。

    这些年,不是不累,只是因为林浅浅,他才苦苦的坚持着,无论遇到怎样的打击,都可以精神饱满的继续向前。

    突兀的手机铃声将他从飘远的神思之中拉了回来,他看了眼,透着疲色的俊脸上浮上不耐。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给我打电话?”

    “景阳,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在利用我?”

    陆欣然越想越觉得窝囊,却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景阳。

    景阳轻哂一笑,“陆欣然,你觉得你哪里好?我能看上你哪一点?”

    这带着浓浓的嘲讽的反问让陆欣然嘴巴张得很大,一股酸苦涌上,原本就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里再次氤氲上水雾。

    手机滑落,她凄然的笑笑,原来,真的跟林浅浅说的一样,景阳只是在利用她!

    心口一阵阵针刺一般的痛意袭上,她咬牙,景阳,没有选择我,你会后悔!

    景阳见她迟迟都没有再说话,看了眼,依旧处于通话中,挑了下眉尾,毫不留情的挂断电话,而后发动车子。

    陆宸回到别墅,林浅浅正在厨房忙碌,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她的身后,将她拥入怀中。

    “不是都说了,最近一段时间不要进厨房忙碌的吗?”

    林浅浅回眸看着他,“最近孕吐反应减轻了不少,宝宝似乎也不忍心折腾我呢。”

    提及宝宝,陆宸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倘若,当时他没有怀疑过她,就不会伤害她,也就不会有现在这般痛苦而艰难的抉择了。

    深吸了口气,就要开口说话,林浅浅抢先一步,“我今天约了大夫。”

    陆宸皱眉,手有些不忍的牢牢的覆在她的小腹上,就好像在守护一件即将要失去的珍宝,许久,他声音低弱的说道:“我陪你去,做完好好休养。”

    林浅浅抿了下唇,“我想生下来。”

    “你……”陆宸眼睛瞪得滚圆,扳过她的肩,脸色异常严肃,“大夫说的很清楚明白,酒精会影响孩子以后的成长发育,我知道你会不舍得,可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

    林浅浅很认真的看着他,“我想的很清楚了,之前也有考虑过,大夫说的只是会影响,那么如果每次孕检,孩子很好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冒险一试?”

    陆宸现在感觉有些无力。

    一面是因为即将要失去好不容易来的孩子给他带来的自责不舍,另一面是林浅浅的坚持给他带来的歉疚心酸。

    都是景阳跟那个白灵害的!

    原本他想利用白灵给景阳传递一些虚假的消息,麻痹景阳,可是出了朱丽叶这件事,他也懒得去与他们虚与委蛇。

    想来这时候,如果他跟林浅浅如胶似漆,更能让景阳捶胸顿足,乱了方寸。

    林浅浅抬手抚平他眉间褶皱,温婉一笑,“我们是夫妻,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希望我们可以共同面对,这件事,也一样。”

    只从最近她孕吐反应减轻,她就舍不得这个贴心的孩子,总觉得如果狠心流掉孩子,是残忍的。

    陆宸重重叹了口气,心口窒闷的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要不,你陪着我一同去医院,去听听大夫怎么说的。”林浅浅有意缓解一下这压抑的气氛,歪头冲他说道。

    陆宸凝眉想了想,点了下头。

    夜色渐浓,喧嚣不再。

    蓝湾小区,一个老妪拖着一个拖箱走出公寓,负责盯着白灵的人听到声音,蹙眉看去,但见一个行动迟缓,脊背佝偻的老妪,便没有太过在意。

    老妪经过那人身边的时候,皱了下眉,当她走过去之后,嘴角勾出一抹冷然的笑。

    第二天一早,陆母怎么敲门,陆欣然都不开,她铁青着脸,“然然,你昨天亲口说的,今天要去见冯豫的。”

    依旧还是没有应声,陆母心里一阵阵打鼓,让王妈去找了备用钥匙。

    见陆欣然蜷缩成了一团,陆母懵了一下,伸手一摸,顿时急的六神无主。

    陆父听说陆欣然高烧不退,觉得很抱歉,立即给冯家去了电话,没过多久,佣人便进来通禀,冯豫来了。

    陆家父母都一脸惊讶,佣人已经引着冯豫进来。

    陆母第一次见长大后的冯豫,惊得张大了嘴巴。

    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梳理的很是整齐,人也长得很是英俊,个子高了,人也瘦了,文质彬彬的让人怎么也无法跟小时候那个小胖子联系到一起。

    “陆伯母,欣然她严不严重?”冯豫将果篮递给佣人。

    陆母回了神,“我带你上去看看吧。”

    “冯豫是学医的,让他看看欣然也好。”陆父笑着看向陆母。

    冯豫推门进去的时候,陆欣然依旧痛苦的皱着眉头,碎发被汗水浸湿,粘在额上。

    陆母心疼的叹了口气。

    “测过体温吗?”冯豫一边问着,一边大步走到床边,仔细为陆欣然检查了一下,“欣然这是急火攻心引起的发热,不能这样治。”

    陆母听得一愣一愣的,“你懂,你帮然然看看。”

    冯豫点了下头。

    经过他的治疗,很快陆欣然的高热退了下去,她悠悠睁开眼睛,入目,只见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冯豫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对陆母说道:“陆伯母,欣然她已经退烧了。”

    陆母长吁了口气,看向陆欣然,“然然,幸好冯豫来了,否则的话,你这热度迟迟退不下去。”

    陆欣然皱了下眉,眼前这个人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小胖子?

    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冯豫冲她温柔一笑,“怎么了,很惊讶?”

    陆欣然“嗯”了声,冯豫对陆母说道:“陆伯母,既然欣然醒了,那就让王妈把祛火散热的汤给端上来吧。”

    陆母喜上眉梢,看向陆欣然,“然然,你看冯豫是个多体贴的男人啊,你可要珍惜,知道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