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眼前英俊帅气,很是体贴自己的冯豫,陆欣然又一次想起了景阳昨晚质问她的话。

    她眼眶一酸,看向冯豫,声音沙哑的问:“冯豫,你觉得我哪里好?你能看上我哪一点?”

    陆母懵了下,这然然是不是烧糊涂了?怎么能一见面就问冯豫这样的问题?

    冯豫也是一怔,随即温煦一笑,“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很招人烦。”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欣然便神情落寞的截口打断他。

    陆母赶忙打着圆场,“冯豫,她一定是烧糊涂了,脑子现在有点儿不灵光。”

    冯豫目光真挚的看着她,“欣然,我只问你一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说过的话吗?”

    陆欣然倏然睁开眼睛,小时候说过的话,他们说过什么?

    “我说过,我将来一定会娶你,你在我眼中哪里都好,无论哪一点,缺点也好,优点也罢,在我眼里,都是最好的!”

    “怦怦……怦”

    陆欣然经过短暂的呼吸凝滞之后,心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冯豫这番话,比任何“我爱你”这样的情话还要动人心弦,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想着景阳的无情无义,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

    陆母一时慌了神,很是抱歉的想要再跟冯豫说些什么,冯豫却抢先说道:“陆伯母,能不能让我跟欣然单独聊聊?”

    待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冯豫握住陆欣然的手,“你可能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可是我有耐心。”

    陆欣然反握住他的手,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

    景阳就是那天边的一片云,她只有追着跑的份儿。

    而眼前的冯豫就是她可以牢牢抓住的那个暖宝宝,不仅可以温暖她,也可以切实的感受到,这和景阳带给她的那种虚无缥缈,心中总是不踏实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会好好正视我们之间的关系。”陆欣然哽着声音说道。

    冯豫笑了笑,用干毛巾帮她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又帮她把碎发别在耳后,“那你好好休息。”

    “这个冯豫配咱们然然还真的是不错。”陆母下楼后,喜笑颜开的对陆父说。

    陆父但笑不语,正好冯豫下来,陆母要他留下来一起吃顿饭。

    “不用了,陆伯母,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

    “总不至于连吃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吧?”陆母继续挽留。

    “这次冯豫回凉州,是想要学以致用,准备投资当院长,你别挽留了,等到欣然好了,再郑重的请冯豫来家里一趟。”陆父笑着解释。

    陆母啧啧两声,“冯豫真的是年轻有为啊。”

    林浅浅跟陆宸去了医院,大夫给出的专业意见还是希望他们尽早流掉这个孩子,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孩子越大,对孕妇的伤害越大。

    “听大夫的,约一个流产手术。”陆宸不想去冒险,忍痛劝着林浅浅。

    林浅浅皱紧眉头,“陆宸,宝宝又没有在你肚子里,你感受不到宝宝的一切,你没有权利帮我做任何决定。”

    “你怎么这么倔强呢?”

    “总会有例外。”林浅浅甩了话,起身,速度极快的离开医院。

    陆宸揉了揉额角,快步追上。

    “你如果还要劝我去流掉孩子,我不会原谅你!说不定,那天送来的及时,并没有伤害到孩子。”林浅浅很是坚持。

    陆宸目光直直的锁着她的眼睛,觉得若是再继续劝下去,两人肯定会吵起来。

    最近的事情有点儿多,他在等,等那个可以让景阳输的一败涂地的机会,如果吵起来,不但她痛苦,他也会分心。

    瞄了一眼她尚且平坦的小腹,他揽住她的腰,“那就再等等看。”

    景阳接到消息,陆宸跟林浅浅一同去了医院,还挂了妇产科,心里恨得不行。

    看来得要抓紧步伐了!

    周一,例行的董事会。

    陆宸宣布了一条重要决定,陆氏要引进新的投资,稀释股权。

    所有的董事们都纷纷交头接耳。

    “陆总,这恐怕不太好吧,目前陆氏的发展很平稳,您这般稀释了股权,只会影响了我们这些董事们的利益。”

    陆宸挑了下眉,“众所周知,股权稀释之后,的确会使得每个董事们可能得到的收益降低,但是却有着长远的发展,所以……”

    “陆董知道这件事吗?”有一位董事沉声喝问。

    陆宸面无惧色,“陆董已经将陆氏全权交给我打理。”

    一句话将所有董事们给堵的哑口无言。

    陆宸继续说道:“股权稀释之后,利益受损只是暂时的,但是对陆氏的发展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总,您可以稀释股权,但是,上次音乐厅案子,您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一个答复?”又有一个董事皮笑肉不笑的问。

    陆宸自然知道这件事是陆欣然所为,与林浅浅没有一点儿关系,可是无论是谁,都是陆家的人,都会失信于董事会。

    “还……”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听到会议室外面一片嘈杂声,所有人都皱眉,不解的看着会议室大门。

    “砰”的一声,大门被重重推开。

    陆宸眸子一瞠,大姐来这里做什么?

    所有董事们的目光齐齐落向陆欣然,陆欣然有些紧张的攥紧双手。

    “这里是董事会,不是你这样一个普通员工能够上来的地方。”陆宸脸色铁青,示意刘强将陆欣然拖出去。

    陆欣然目光平静的看了眼陆宸,“陆总,我把该说完的都说完,自然就会离开。”

    “你别胡闹!”陆宸脸色异常阴沉。

    如果这之前她提出是自己不小心泄露了音乐厅的案子的话,还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现在她是在自己提出稀释股权之后,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刘强!”见陆欣然依旧坚持,陆宸厉喝一声。

    刘强正想要“请”陆欣然离开会议室,陆欣然这个没脑子的却说道:“音乐厅的案子……”

    “陆欣然!”陆宸眸眼一利,眼底一派肃凛之色。

    在座的董事们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很快就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陆小姐,你知道音乐厅案子的什么?”有一个董事追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