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警方封山,阿坎无法逃离,最终被抓捕归案,但是就在押解进看守所的时候,他的小弟组织了一帮人,愣是制造了一起事故,使得阿坎再一次成功逃脱。

    这一次的事件,在当地影响极其恶劣,市政府已经下了严令,务必在三天之内再次抓捕阿坎。

    郊外的仓库,阿坎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灌了几口酒,又往嘴里丢了几粒花生米,听到脚步声,赶忙拿着刀子藏了起来。

    大门敲了三下,两长一短,阿坎松懈了下来,须臾,大门打开。

    “大哥。”风子拿着一包吃的进来。

    “外面现在什么情况?”阿坎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迟早会被逼疯了。

    “警察已经封了所有的公车站,火车站,航运……”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阿坎不耐的给打断,“特么的,这是准备逼死老子!”

    “大哥,您给的地址我去了。”

    “情况怎么样?”

    阿坎眼底漫上一抹激动,只要蕊蕊能够出手相助,他一定能够离开凉州,毕竟蕊蕊以前没少做过这种从警察眼皮子底下逃脱的事情。

    风子吞吐着,一脸难色。

    阿坎盯着他,心里涌上一股怒气,“是不是那个贱人不肯出手相助?”

    难道她就不怕他一旦被抓住,把她的那些秘密都给供出来吗?

    “不是不肯相助。”风子见他如此生气,心里有些慌,“我摁了很久的门铃,都没有人开门,估计是不是见势头不对,已经跑路了。”

    阿坎微怔,摸着下巴想了想,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可是那天晚上他明明能够感觉到她很珍惜自己现在的一切,怎么就会说走就走呢?

    风子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大哥,您说钱和命哪个重要?”

    这话让阿坎恍然彻悟,蕊蕊虽然爱钱,可是更爱她自己的那条贱命。

    “再观察两天,实在不行……”他凝眉想了想,“给我盯紧了那处公寓,若是有人去找她,你就给我弄清楚了,对方是什么人。”

    他此时打的算盘是,找到白灵背后的那个人!

    能够把蕊蕊弄成另外一个人,说这个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才不信,而一旦被威胁,他还就不信了,不能离开凉州。

    朱丽叶伤势见好,天天嚷嚷着要孟飞珩帮自己办理出院。

    看着以前大大咧咧的朱丽叶此时这撒娇的小女儿样儿,林浅浅真心为朱丽叶感到开心。

    孟飞珩揉了揉额角,“小叶叶,你听大夫的话,这才刚刚好,你这么着急出院,难道就不怕哪里再出问题吗?”

    朱丽叶瞪着他,“孟飞珩,我说了我要出院!”

    孟飞珩也不着恼,真正的好脾气到家了。

    “你真的想要出院?”

    朱丽叶冲他翻了个白眼,“磨叽什么?”

    孟飞珩看了眼林浅浅,“你帮我照看一下,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林浅浅忍俊不禁的看着这两人争来争去的,在孟飞珩离开后,拉着朱丽叶的手,“坦白从宽,坚持出院是不是担心孟飞珩?”

    被戳中心思,朱丽叶眼睛突然瞪大,有些不自在的哼哼两声,“我只是受不了这医院的消毒水味而已,你别多想。”

    “是吗?”林浅浅笑着反问。

    要她说,朱丽叶这分明就是看孟飞珩天天守在医院,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却还非要说医院消毒水味道不好。

    “你那笑什么意思啊?”朱丽叶狠狠瞪了眼林浅浅,“我真的不是关心孟飞珩。”

    林浅浅指着她,“还说不是,你看看,你都交代了!”

    朱丽叶一脸懊恼,想要岔开话题,“你怎么样?决定了吗?”

    “我想要冒一次险。”林浅浅眼神黯淡了一瞬,手牢牢的覆在小腹之上。

    “陆宸也答应了?”

    其实朱丽叶知道,一旦林浅浅做了决定,很难让她改变主意,就好像之前的三年,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苦苦挣扎,苦苦坚持,劝了多少次让她赶快离开陆宸,可是她偏偏不听。

    如今也一样,她决定了,谁劝都没用。

    “不说这个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孟飞珩这一次可是认真的,在医院里他还能有所收敛,如果你跟他回了别墅,他指不定怎样饿狼扑食,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林浅浅这话给朱丽叶提了个醒,她想着两人在别墅里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虽然孟飞珩总是会吃她豆腐,不过晚上还是很绅士的从来都没有进她的房间。

    “他如果敢,我就报警。”

    林浅浅很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正想要说你忘记你答应孟飞珩你们试着交往了?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而且她还住在孟飞珩的别墅里,警察会管这种事情?

    正想说她几句,孟飞珩推门进来,“报什么警?”

    朱丽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那个害我的凶手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抓到?”

    “已经封了所有可以离开凉州的航运站,并且加大了排查力度,你放心,很快。”

    提及这个阿坎以及白灵和景阳,孟飞珩也是气的牙痒,若不是顾忌着陆宸的所谓计划,他早就带人去找景阳了。

    “已经办理好出院手续了?”林浅浅有意缓解一下这病房里令人压抑的气氛,转了话题。

    “现在就能出院,不过要按时来医院复查。”孟飞珩说完,抱起朱丽叶。

    朱丽叶脸颊一片烧烫,瞄了一眼林浅浅。

    林浅浅知道她害羞,径直离开病房,“我就不过去了,陆氏还有事情要忙。”

    孟飞珩挑了下眉尾,不由感叹了一句:“林浅浅这个女人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感受到朱丽叶那恨恨的目光,孟飞珩心里咯噔了一下,低眉看了眼因为吃醋黑着一张脸的朱丽叶,他忍俊不禁的扯了下嘴角。

    “自己闺蜜的醋也吃?”

    朱丽叶咬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快些,我身上疼。”

    林浅浅刚刚上车,手机便响了,她看了眼,脸色骤然一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