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狐疑的看向陆宸。

    陆宸便将白灵是景阳一手创造出来的这件事说给陆母听。

    “这个景阳,到底想要干什么?”陆母是真的难以想象,一个人的心竟然可以如此的深沉,也难怪自己的女儿被他耍的团团转。

    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陆宸,“阿宸,你可要当心一些。”

    “妈,你就放心吧,有林浅浅帮着阿宸,不会有事的。”陆欣然挽着陆母的胳膊,笑着说道。

    陆母依旧严厉的目光横扫向林浅浅,犹有不信,却没有多数什么。

    林浅浅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

    “你们先出去吧。”陆母有些疲累的摆了下手。

    这一次,林浅浅没有听到陆母喷香水时发出的“呲呲”声,与陆宸对视一眼,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件事,我一定会弄清楚。”跟陆父辞行之后,上车前,林浅浅语气异常郑重的说道。

    “我信你就行,你查不查的都无所谓。”

    “我查清楚这件事与你信我无关,我只是弄不明白,明明我的记忆之中没有这回事,他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林浅浅现在担心,景阳如此疯狂,既然能够创造出一个白灵,又怎么知道他不会再创造出一个她?

    万一,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的一个自己的话,陆宸是否能够分辨出来?

    她想到的事情,陆宸自然也想到了,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回了别墅后,见林浅浅仍旧皱着眉头,他语气严厉的提醒:“你忘记上回去医院大夫怎么说的了?”

    林浅浅又是重重一叹,“我也想开心一些,放松一些,可是……”

    她做不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没完没了。

    “所以,你就该听我的话,去美……”

    林浅浅赶忙伸手按住他的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不去。”

    她绝对不会留下他一个人在凉州跟景阳硬碰硬!

    陆宸想着这件事勉强不来,再加上刚刚在老宅发生的不快,便没有再继续劝说下去。

    林浅浅先洗完澡,出来后,便一直在想着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去查这件事。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提示音,她看了眼,竟然是陆欣然。

    今天陆欣然的表现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准确的说,从陆欣然出现在董事会上,就让她很吃惊。

    陆欣然问她是否需要她的帮助。

    心里涌上一股暖流,但是,之前陆欣然也曾经主动接近过她,她不得不存着一份戒备心。

    给陆欣然回复了一条,很快,手机再次响起提示音。

    景阳之前发来照片时,林浅浅异常慌乱,害怕被陆宸发现,便将照片删除,所以,刚刚她让陆欣然帮她将陆母那儿的照片再拍一份发过来。

    正好,也可以试试看陆欣然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陆欣然还问她,是否需要她将这些照片快递过去。

    林浅浅是真的觉得陆欣然变了,或许,以后,她们也可以一起去逛逛街,喝喝下午茶。

    陆宸从卫浴间走出来的时候,见林浅浅正盯着手机看,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不禁皱紧了眉头。

    真是一点儿也不乖啊!

    大夫说过,要注意休息,保持心情愉快,少接触这些电子产品……她是不是都当成了耳边风?

    “你……”走过去,一把抢过手机,当目光落在照片上时,他脸色又黑了几分,“看这些干什么?”

    就要删除,林浅浅急忙喊道:“你别删,我只是想要还自己一个清白,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是孕妇。”

    “我刚刚已经发现了一些异常了,你快些还给我!”林浅浅是真的生气了。

    她了解陆母,必须要让陆母相信自己跟景阳是真的清清白白,否则的话,这件事会让她放在心中一辈子。

    陆宸听她这般说,踟蹰着将手机还给她。

    她拿过,放大照片,仔仔细细的看着。

    “这是在别墅客房的照片。”

    陆宸挑了下眉尾,“所以?”

    “我们只有在上回主卧加衣帽间的时候,才睡在客房。”

    陆宸觉得林浅浅这话说了等于没说,那段时间他在美国处理分公司的事情,事情就是发生在那期间。

    “早点儿休息吧。”

    林浅浅一直放大,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登时瞪得滚圆。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发现了什么?”

    “你看这里。”林浅浅指着床头柜上的一个小药瓶。

    陆宸皱紧眉头,不断的放大照片,“药瓶?”

    林浅浅闭紧双眼仔细的回忆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去了美国之后,我基本上每天睡眠都不好。”

    “之后又发生了孙耀民发布陆氏珠宝铅超标的消息。”陆宸也觉得好像就要抓住什么了,帮林浅浅顺着这件事。

    “我知道了!”

    因为太过激动,泪水氤氲而上,她仰着头看着陆宸,“献血那天,我实在是太疲累,可是却怎么都睡不着,所以就吃了一片安眠药。”

    “那天都有谁在?”

    “送我回来的是安娜,醒来的时候是表哥还有叶子。”

    陆宸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你给朱丽叶打电话,我给安娜打。”

    如果真的是景阳趁着林浅浅吃了安眠药故意拍了这样的照片,景阳不但卑鄙,还龌龊。

    只是,如果当时这些人都在别墅,那么景阳又是怎么拍到的这样的照片呢?

    就他对唐奕的了解,他势必不会让景阳进别墅。

    两通电话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水落石出。

    安娜被景阳推出别墅,中间有十多分钟景阳是单独跟林浅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足够他拍完照片。

    陆宸周身的气息突然降低至冰点,他只要想到景阳趁着林浅浅睡熟脱了她的衣裳,脏手肯定会趁机揩油,心里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林浅浅咬唇看着他,“如果你还担心什么,等孩子再大一些,我去做一个羊水穿刺。”

    “不需要。”

    声音很大,语气很冲。

    林浅浅收紧了双手,“你其实心里还是介意的是不是?”

    “谁告诉你的?”陆宸皱眉看着她,“这件事虽然弄清楚了,但是不要跟妈说。”

    他妈那个性子,喜欢胡思乱想,你说景阳就跟你待了十多分钟,可是他妈肯定不会相信,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