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纵然陆宸这般说了,可是林浅浅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他其实是在意这件事的。

    毕竟,有哪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看光?

    借着月色看了眼陆宸,心绪有些复杂。

    景阳是在白灵离开第五天的时候才知道的,发了一通火,却依旧没有她的消息,这让景阳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

    正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对策,前台又送来一份快递。

    拆开看,竟然是阿坎让他帮他逃出凉州,并且上边还说,如果他敢报警,那么白灵就是唐小蕊的事情就会公之于众。

    景阳心里冒火,将那份快递撕了个粉碎,摔在地上。

    托尼拿着一份文件进来的时候,看到满地的碎屑,又看到景阳一脸的黑色,一脸关切的问:“景总,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景阳接过文件,看了眼,“这是最新的报价单?”

    “是的,我看了,并没有什么问题。”

    景阳快速浏览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签字后递给托尼。

    托尼拿着文件就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脚步顿住,想要说些什么,想想又似乎不妥,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离开。

    景阳调出一个号码,“帮我一件事,马上去查查这个阿坎现在在什么地方。”

    “好的,老板。”

    中午时分,陆宸心情很不错,林浅浅自从查清楚了照片的事情后,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此刻看到他嘴角的笑容,不禁皱紧了眉。

    “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没什么,好戏快要来了。”陆宸捏了下她的鼻子。

    林浅浅想要问问究竟什么好戏,可是想了想,作罢。

    就在景阳的人全力以赴的找着阿坎的下落的时候,音乐厅那边出事了。

    吊顶坍塌,砸伤了七个工人,目前人已经送去了医院,伤势不明。

    这是继阿坎一案后,又一次比较重大的案子,市政府高度重视,已经勒令停止工程,并且LK集团要配合调查。

    整个LK集团乱成了一锅粥,托尼敲门进了景阳的办公室,看到他皱着眉头,一脸的颓丧,不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我之前就劝过你,不要执迷不悟,你偏偏不听。”

    “我已经很烦了,可以闭嘴吗?”景阳黑着一张脸,眉心深深的拧成“川”。

    “事故已经发生了,是我不提就可以过去的事情吗?”

    景阳没有想过托尼有一天会婆婆妈妈的这么讨厌,他烦躁的搓了搓脸,“我请求你,不要说话,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可以吗?”

    托尼深深看了他一会儿,“那些受伤的工人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景阳揉了揉眉心,“你代替我去医院看看吧。”

    托尼无语的摇了摇头,“你这样,只能让事情越发的糟糕。”

    “高层有没有说什么?”景阳重重叹了口气。

    虽然现在不想理会这些,但是托尼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看看有没有可以补救的措施。

    “高层那边很生气,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事故原因了,如果是材料上出现的原因,还好说,大不了,你也就是一个监管不力,可我现在担心你挪用的那些款项。”托尼见他终于冷静了下来,也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担忧。

    景阳拿出一根烟,手有些抖,迟迟没有点燃。

    “依我看,不如你把手中陆氏的股票都抛出去好了,能还多少是多少,先度过难关再说。”

    景阳终于点燃了烟,狠狠的吸了口,“13%的股份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转手的。”

    “不如求求沈总。”

    乍然听到沈怡的名字,景阳再度变得暴躁,“以后少跟我提沈怡。”

    凉州这边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他绝对相信沈怡是知道的,既然知道,却没有打个电话过来,而是由着这些本就看不起他的高层闹腾,可见沈怡是等着他去求她。

    他不想再受沈怡的摆布,如今如果一切都不可挽回,他只在意一个人。

    “景总?”见他眼神不知道飘到了何处,托尼又唤了他一声。

    景阳倏然收回神思,“你先出去吧。”

    林浅浅看到音乐厅吊顶坍塌的新闻报道,联想到之前陆宸那笑的一脸神秘的样子,怎么都觉得这件事是他在背后做的手脚,只不过,他是怎么做到的?

    正想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看到陆宸那一脸的似笑非笑,她单手直着下巴,“心情看样子不错啊。”

    “当然,只不过,现在有一件事让我隐隐觉得不安。”陆宸来到她身边,看到她也在看关于音乐厅的新闻报道,在她脸上顺势偷了个香。

    “什么?”

    “白灵不见了,我也是才知道。”

    林浅浅心里咯噔一下,白灵这个人的心狠手辣可是一点儿也不比景阳差多少,她凝眉想了想,“那阿坎呢?”

    “警方还在查,估计快了。”

    林浅浅撇撇嘴,“每次都说快了,可是每次都没有任何结果。”

    “不去想这些,明天,跟我去一趟美国分公司。”

    乍然听到这几个字,林浅浅一脸戒备的看着他,“那边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再说了,就算是发生了,你也没有必要带着我一同过去吧?”

    “你当我说稀释股权是说着玩的?”陆宸横了她一眼。

    林浅浅将信将疑的看了他好一会儿,“那好吧。”

    当天晚上,陆宸搂着林浅浅说了很多话,林浅浅觉得他有古怪,正准备问问他,却见他已然闭上眼睛睡了。

    听着他绵长沉稳的呼吸声,她在他嘴角亲了一下。

    陆宸心中叹了口气:别怪我!

    第二天,两人办理了登机手续之后,就要上飞机,陆宸的手机突然响起。

    林浅浅心里咯噔了一下,“谁的电话?”

    “阿离的,你先上飞机,我打完电话之后,再上去。”

    林浅浅说什么都不答应,陆宸好说歹说的,她才不情不愿的进去。

    陆宸回眸,深深的充满了不舍的看她眼。

    那一眼让林浅浅觉得心中异常的怪异,总觉得好像是在说“分别”。

    眼看着飞机就要起飞,陆宸迟迟都没有上飞机,林浅浅想要下去看看,却被空姐劝阻,试图打个电话,早已经得了吩咐的空姐再次阻止。

    林浅浅此时若是还不明白陆宸究竟想要干什么,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恨得咬牙,陆宸,你等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