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让我怎么冷静?”

    景阳一把挥开托尼落在他肩上的手,陆宸还真的是能耐,竟然能够伪造出这样的一份录音,想必,材料供应商那里也一定封好口了。

    高层们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Mr.景,我看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了。但是,你挪用的款项必须在三天内还上,阿森纳或许还不会追究你什么!”

    看着高层一个个的离开会议室,景阳将所有能够扫落下去的统统都扫落下去,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

    “景总!”

    “托尼,你看到了吧?”景阳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眸,“我这些年为了LK劳心劳力,做牛做马,我换来了什么?”

    “景总,我之前就说先把陆氏的股份出手,你非不听劝,现在真的有些被动了。”

    景阳气息不稳,“还差多少?”

    托尼凝眉想了想,说了一个数。

    景阳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吟了一会儿,深吸了口气,“帮我卖掉一部分陆氏股票。”

    托尼点了下头。

    下午时分,托尼很开心的告诉景阳,他已经约好了那个想要购买陆氏股票的人,不过对方希望可以单独与他谈。

    景阳现在心里很烦,不太想去,他狠狠吸了口烟,再用力喷出去,“你全权代办。”

    就在这时候,电视上一则新闻播出。

    托尼眼睛一点点的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景阳,“怎么可能?”

    景阳将电视声音调到最大,播音员那沉磁的声音更加清晰的传入耳中。

    “陆氏将迎来新的股东,稀释股权是为了陆氏更好的发展……”托尼看着景阳,“现在怎么办?”

    话音刚落,手机响起。

    他不禁打了个激灵,心中一抹不安浮上。

    拿出手机看了眼,脸色一沉,“一定是这个想要买股票的人看到了新闻。”

    景阳眉头皱的深,他颓然的搓了下脸,突然止不住笑了。

    托尼狐疑的看他眼,“你也别太担心了,总会想到办法的。”

    陆宸,真狠啊!

    景阳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敛下,心中满满的都是恨意!

    托尼去了外面打电话,再进来的时候,一脸的沉色。

    “陆氏的这条新闻播出的实在不是时候,只怕要赔了。”

    “先不用卖了。”景阳霍然站起,“我先去外面透透气。”

    托尼努努嘴,“好吧,不过千万别关机。”

    当陆宸收到约见取消,景阳暂时不打算卖掉手中陆氏股票的消息时,不禁疑惑。

    难道景阳还有别的什么门路可以让他将挪用的LK集团的公款补上?否则的话,为什么暂时不卖股票了!

    “笃笃——”

    敲门声响起,陆宸眉头深锁,语气有些冲,“进来!”

    看到林浅浅,原本皱紧的眉头舒展开,“有事,你内线通知我。”

    “我又不是动不了,签字。”她将一份文件放到他的面前。

    陆宸看了眼,龙飞凤舞的签好字,“你亲自拿着文件上来应该并不仅仅是让我签字吧?”

    林浅浅抿了下唇,“陆氏股权稀释的事情真的要好好感谢一下爸,所以,今天晚上回一趟老宅吧。”

    陆宸怔忪了一下,“这件事你就别参与了,我会单独跟爸说。”

    他只怕万一再凑到一起,他那个妈再趁机刁难她。

    “可是……”

    “我说了,这件事,交给我,你现在只有一个任务,养好身体。”陆宸虽然语气严肃,可是声音尽量放轻。

    林浅浅吁了口气,“那好吧。”

    景阳站在海边,深秋的味道越来越浓,海风拂来,全身都泛着寒意,不过,思维却无比的清明。

    他看着远处海天相接的位置,突然就想起许多年前,陆宸带着他的兄弟拦下他时说的话。

    “莽夫就是莽夫,穷鬼就是穷鬼,永远都不可能会变成高富帅!”

    这许多年来,他每每遇到挫折,都是靠着林浅浅,靠着陆宸这句羞辱人的话苦苦坚持着。

    可是……

    陆宸的话真的就要成为现实吗?

    不!

    双手拢在嘴边,他大声的对着海岸嘶吼着,仿佛这样,就可以将心底深处积郁的所有糟糕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去。

    直到口干舌燥,喉咙一阵阵的干哑涌上,他才如同被抽空了力气般跌坐在沙滩上。

    手机突兀的响起,让他原本就已经糟乱的心更加的烦躁,就想要不予理会,突然想起临走的时候托尼跟他说过的话,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拿了出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也不是不熟悉。

    “喂?哪位。”

    “先生。”

    白灵的声音传入耳中的时候,景阳全身绷紧,一颗心也几乎停止跳动。

    他再次看了眼手机屏幕,难怪他会觉得熟悉,这是阿森纳住宅的电话座机号。

    “你怎么……”

    他的话没有问完,便被白灵笑着打断,“先生,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如果真的要感谢,就感谢你给了我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吧。”

    景阳一头雾水,白灵离开了凉州,断然不可能为了他跑到LK总部,勾搭上阿森纳。

    “我很快就将要回凉州。”

    “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景阳不是一个傻子,白灵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用阿森纳住宅的座机电话给他打来这通电话,目的一定不简单。

    “阿坎就像一个不定时炸弹,在我抵达凉州之前,解决了他!”白灵声音阴凉的吩咐着,此时此刻,原本她才是景阳手中的一枚棋子,可是现在,两人的身份互换。

    景阳自嘲的掀了一下嘴角,“你能帮我什么?”

    “只要阿森纳一句话,相信你就算挪用了LK的公款,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白灵语气轻松,就好像景阳挪用的不是公款,而是偷偷的吃了一颗苹果。

    “白灵,你究竟背着我做了些什么?”景阳危险的眯了下眼睛,阴郁的气息涌动着,越聚越多。

    “先生,你之前一直费心栽培我,让我可以变得优雅,就好像是一件精致的瓷器一般,而男人,尤其是像阿森纳这种有着很浓的大男子主义,且已经老态龙钟,你说他会不会对我一见钟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