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讽刺!

    这是景阳此刻心情的最真实写照。

    他为了报复陆宸而创造出来的白灵,竟然有朝一日与他互换了身份!

    而更加可笑的是,他现在竟然需要白灵来帮他度过难关,不!更加准确的说,是互相利用。

    白灵见景阳迟迟没有再开口,发出一阵轻笑声,“先生,阿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至于其他的,你是否还能够留在大陆区总裁的位置上,要看你的表现跟诚意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景阳又是一阵意味不明的笑。

    托尼见景阳终于回来,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

    “如果再有人打来电话要买我手中的陆氏股票,不卖!”说完,他进了办公室。

    托尼一脸懵逼,急忙跟着进去,“是不是有了什么方法?”

    景阳回眸看他眼,“暂时没有,但会有的。”

    这是……什么回答?

    托尼觉得他现在或许是在跟那些高层置气,还想要劝劝,却见景阳一脸沉色的对他说道:“你还不出去吗?”

    这般明显的逐客令让托尼很是没面子,他干干的笑笑,离开。

    景阳确认托尼已经离开,调出一个号码。

    “帮我找阿坎,务必要快。”

    “是,老板。”

    这时候,前台敲门进来,“景总,您的快递。”

    看到那文件袋,景阳眯了下眼睛,阿坎又联系他了?

    接过,“你出去吧。”

    拆开看,阿坎让他今天上午务必要去一趟码头。

    凝眉沉吟了一会儿,景阳决定放长线钓大鱼。

    再次看到景阳离开,托尼一脸费解,“景总,你如果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法,麻烦你告诉我一声,别让我再继续为你担忧了,可以吗?”

    景阳不想让他卷进来,有些抱歉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抱歉,现在还没有,不过,快了。”

    目送他的背影,托尼心情有些复杂,到底是什么事情?

    将文件塞给一个办公室小妹,快速跟上,见景阳去了地库,他也去了,并开车,隔着一段距离跟着他。

    去了码头足有二十分钟,还是没有见到一人,景阳看了眼时间,决定再等十分钟,如果阿坎真的这么谨慎小心的话,这一次估计只是在试探他。

    十分钟之后,依旧没有等到阿坎,景阳返身准备离开。

    刚刚上车,手机响起。

    一个陌生号,他在四周环视一圈,接通。

    “恭喜你,通过了考验。”

    一道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入耳中,景阳轻蔑的笑笑,“真正的约见地点在哪里?”

    “你现在上车,我自然会告诉你下一个地点。”

    景阳凝眉想了想,虽然阿坎十恶不赦,可是现在他一定更加想要得到他的帮助离开凉州。

    “好。”

    托尼远远的盯着他,有些好奇究竟是谁跟他通电话,当景阳上车后,他也开始发动车子。

    就在景阳驶上高速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景先生,您似乎没有什么诚意!”电话另一端,阿坎声音盈满怒意,手中的木头敲在地上,一下一下,震慑人心。

    景阳皱眉,“我不明白。”

    “你以为巧妙,可是我们也不傻!”阿坎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景阳甚是不解,直到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托尼的那辆车,才知道阿坎究竟为什么那样说他。

    车子猛的停在应急车道上。

    他甩上车门,径直向着托尼的车走去。

    见他停下,托尼也将车靠停,开了车门,“景总。”

    景阳目光直直的锁着他,想要给他一拳,可终究顾念着这么多年的情分,只是手越收越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景总?”

    “谁让你跟着我的?”景阳愤然大吼。

    “我只是担心。”

    “担心?”景阳那双眼睛布满了红血丝,“那么你跟着我,你发现了什么?”

    托尼没有想到景阳竟然会这样说他,他扯松了领口,“景总,这些年我对你是怎样的忠心,你不是感觉不到,即便你感觉不到,你也不应该这样质疑我!我跟着你,只是因为我担心你,毕竟现在事情这么多,可是你这叫说的什么话?”

    景阳微怔,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用这种语气来跟他说话。

    同样扯松了领口,“你干脆就说你对我已经彻底失望了,岂不是更好?”

    “你!”托尼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生生咽了回去。

    “你可以辞职,我绝对不会挽留!”

    这话极度伤人,托尼一脸的难以置信外加失望。

    “景总,行,你真的很厉害!”他粗喘了口气,甩了车门上了车。

    终于打发走了托尼,景阳给阿坎打了通电话,然而手机关机。

    他想着白灵可以帮自己的条件就是先解决掉阿坎,如果阿坎能够知道他的一切,就说明这附近一定有阿坎的人。

    那么,他刚刚打发走了托尼,阿坎如果知道了,会不会重新给他打来电话?

    如此想着,他在附近快速的又环视了一圈,希望可以找到那个人。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没有任何可疑的人。

    就在他上车,准备回去的时候,手机响起。

    他心下一喜,估计应该是阿坎有两个号码,跟他联系的那个应该是处于关机状态。

    赶忙接通,“你如果真的这么多疑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帮你。”

    “景先生,你的助理对你还真的是忠心耿耿。”

    景阳懒于跟他再继续这些无聊的话题,“下一个约见地点究竟在哪里?”

    “景先生先上车,经过这件事,我总要再试探一番。”

    景阳原本想转身就走,可是想了想,还是开着车,耐着性子。

    刚刚下了高速,阿坎又打来电话,让他再上高速。

    景阳觉得他这是在故意戏耍他,然而,阿坎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用力拍了下方向盘,巨大的鸣笛声刺的耳膜生疼,耐着性子开上了高速。

    再次下了高速的时候,阿坎再次打来电话,让他去九华山。

    他凝眉想了想,突然就知道了阿坎的大致藏身位置。

    不动声色的调出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声音阴沉的说道:“组织人,去九华山附近的仓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