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坎有些焦躁,在仓库里一遍遍走来走去,当他听到汽车驶入的声音时,脸上不但有喜悦也有戒备。

    拿着刀躲了起来,听着脚步声一点点的靠近。

    “我来了。”景阳敲了下门,压低声音道。

    阿坎没有急于说话,而是等着一通电话。

    就在这时候,手机震动,他看了眼,松了口气,走到门口处,开了门。

    警惕的向外看了看,确认只有景阳一人,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景先生还挺有品。”

    景阳一脸轻鄙,“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所以,一千万太多。”

    “好商好量。”阿坎关上仓库门,“只要能让我离开凉州,钱可以少一点儿。”

    景阳心中冷嗤一声,抬手看了眼时间。

    “我时间不多,能拿出手的钱也就五十万,你要,咱们就坐下来商量一下,不要,抱歉,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

    “五十万?”阿坎眉头皱紧,“你打发要饭的?”

    “你应该知道,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凉州,我给你五十万,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景阳说完,转身离开。

    阿坎犹豫了一会儿,“你等一会儿。”

    “别跟我讨价还价。”景阳顿下脚步,语气不容半分退步。

    “好,五十就五十!”阿坎示意他坐下来。

    景阳虽然跟阿坎说着话,可是时不时的总是抬手看着时间。

    阿坎心性多疑,在他又一次抬手看时间的时候,将手中的刀子狠狠扎在桌子上,“景先生,你是不是叫了条子?”

    那声音幽冷,衬着他此时的一双猩红色眼眸,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怖。

    可是,景阳毕竟也是见过风浪的人。

    他嘴角轻轻一掀,“阿坎,你应该知道白灵是怎么来的,我如果叫了警察,你觉得对我有什么好处?”

    阿坎眼睛转了转,这话倒也不是全无道理,如果要叫警察来的话,他最多也就是个十几二十几年,罪不至死,反倒是景阳,有可能身败名裂。

    “你快些跟我说说,究竟要怎么把我弄出凉州?”

    沉吟了一会儿,阿坎决定相信景阳。

    两人正在研究怎么帮助阿坎逃出凉州,数辆车悄无声息的停在距离四五十米远的地方。

    车门有序的打开,之后从车上下来十几个孔武有力的人,他们向着仓库悄无声息的摸来,在阿坎的那几个小弟发现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已经重重的敲在了他们的后颈上。

    “砰”的一声巨响,仓库大门砰然打开。

    “你特么的竟然阴老子!”阿坎脸色骤然一变,拔刀向着景阳刺去。

    景阳巧妙的避开,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幽冷的光芒,划破了景阳的衣袖。

    为首那人看向景阳,“老板!”

    “解决掉!”景阳脸若寒霜,三个字,宛若带着冰碴。

    阿坎心下大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自掘坟墓,就要夺路而逃,却被那人狠狠一脚踹倒在地上。

    “景先生,如果我死了,那么你的秘密很快就会昭告天下,到时候,我不过一条烂命,可是你却会身败名裂。”阿坎急中生智,想出了这样一条计,以期可以暂时拖住景阳。

    景阳冷睇着地上如同蝼蚁一般的阿坎,“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阿坎浑身蹿上一股寒意,“你若不信,那么可以试试!”

    景阳将信将疑,“你如果死了,你外面的那些小弟若是也死了,将没有人知道我今天来过这里,你觉得你凭什么可以威胁到我?”

    阿坎突然大笑出声,这样剑拔弩张的氛围之下,他这笑声听起来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景阳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眯着眼睛盯着他。

    他不紧不慢的盘膝坐好,笑着反问:“你怎么就知道,我的小弟都在外面呢?”

    景阳眼眸一利,“卑鄙!”

    “若论起卑鄙,我与景先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我性子暴虐,可是景先生就向毒蛇一样。”

    他的话刚刚说完,“砰”的一声,一拳挥向他的嘴角,滴滴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景先生,不信的话,你试试看。”阿坎抬手摸了下嘴角,看了眼指尖上沾着血色,一字一顿说的很缓慢。

    景阳的脑子在飞速运转着,想了想,他道:“只要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样的安排,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

    阿坎轻“呵”一声,“你当我傻?我若是告诉你我的后路,那不是死的更快?”

    他已然知道自己今天想要脱身不易,所以,能拖就拖,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逃也可以。

    景阳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他看了足有一分钟,对为首的那人说道:“带他上车。”

    “老板,万一他只是诈呼咱们怎么办?”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景阳目光幽冷的看了阿坎一眼,“先把人带走,再做打算。”

    阿坎最后被关到了一处地下室,他进去前,仔细的打量着这附近的环境,不容易逃,心里有些着急,却也只能静等。

    景阳收走了他的手机,刀子,让人每天来给他送两顿饭,便回到了自己的酒店房间。

    有些疲累的松了松领口,靠坐在沙发里。

    陆宸给孟飞珩打了通电话,“我说你养的那些人都是饭桶吗?怎么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阿坎那个混蛋?连特么的景阳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卧槽!”孟飞珩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老子天天忙的焦头烂额,都没有时间陪小叶叶,你特么的上来就骂老子,你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了?”

    陆宸皱了下眉,小叶叶……真特么的恶心,一会儿要洗洗耳朵了。

    “我可不管,时间拖得越久,这事情越难办。还有,你既然这么在意朱丽叶那个男……”他赶忙将话收回,“这口气可是不能咽下。”

    “还用你告诉老子?”

    提及这事,孟飞珩便是一肚子的火气,这个阿坎,他发誓,如果找到了,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小飞飞,快点儿帮我推一下秋千。”朱丽叶欢快的声音顺着话筒传入陆宸的耳中。

    陆宸愣了愣,卧槽,没时间找阿坎,倒是有时间帮朱丽叶那个男人婆推秋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