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279章 看蝼蚁的眼神
    挂断电话,陆宸眼睛转了转,长大之后,他似乎还没有给他老婆推过秋千。

    小时候虽然推过,不过都是戏耍她,猛推一下,听着她的尖叫声,然后再将她抱在怀里,安抚着吓得小脸发白的她。

    想起小时候,陆宸嘴角一挑,竟是心情奇好的靠在大班椅里。

    内线电话响起,将他从遥远的记忆之中拉了回来。

    “我知道了。”他就要挂断电话,想了想,对刘强说道:“给我订购一个室内秋千。”

    刘强愣了下,“好。”

    “注意保密,务必今天晚上之前送到。”

    刘强“嗯”了声,挂断电话时,正对上安娜那双探寻的眼睛。

    “又有奇葩任务?”安娜问。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陆总跟林总两人关系不错,可是安娜总是为林浅浅隐隐担忧着。此刻,见刘强露出这种苦哈哈的表情,自然会多想。

    “也不算是奇葩任务,最多算是……”刘强突然想起陆宸的吩咐,低头开始处理手上的文件。

    “算是什么?”安娜急问。

    “哎呀,你能不能不总像个八婆似的?”刘强快速点开电脑,查了一下哪里有卖这种室内秋千的,记录下电话,便去了外面。

    安娜觉得刘强真的有古怪,想要追出去,内线响起,林浅浅让她去一下她的办公室。

    忙碌了一天,林浅浅有些疲累的揉了揉肩膀,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她循声望去,只见陆宸一脸柔笑的走进来。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带你去吃好吃的。”陆宸来到办公桌前,帮她收拾好一切,关了电脑,锁门。

    “到底去吃什么好吃的?”林浅浅笑眯眯的看着他。

    “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去了西餐厅,林浅浅发现里边空无一人,皱眉,嗔他一眼,“包场,挺奢侈的嘛!”

    陆宸笑着捏了下她的鼻子,“赚钱给我老婆花,我开心。”

    林浅浅抿着唇,满满的都是幸福。

    陆宸帮她切着牛排,林浅浅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他,他一脸柔笑,“长得帅,就这么看不够?”

    林浅浅努努嘴,“真的是脸皮够厚!”

    陆宸将脸凑到她面前,“你捏捏,看看究竟厚不厚?”

    林浅浅伸手戳了下他的脸,两人笑闹的时候,有小提琴师拉着小提琴缓缓的走来,身后跟着一个推着餐车的侍应生。

    “里边藏着什么?”林浅浅隐隐觉得餐车里边一定放着什么东西。

    “你猜,猜对了有奖励。”

    看着陆宸一脸坏痞的笑,林浅浅挑了下眉尾,“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坦白交代,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

    陆宸脸色一沉,“生活么,要懂得浪漫。”

    林浅浅撇嘴。

    就在这时候,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她依稀听到了清脆的声音,估摸着应该是餐盘盖被揭开了。

    吸了吸鼻子,馥郁的花香随着呼吸钻入肺腑,她手猛地一紧,他送自己玫瑰了吗?

    灯光再次亮起,林浅浅看到那红的,黄的玫瑰,视线模糊。

    陆宸心里一急,赶忙起来,试图帮她擦掉越来越多的泪水,林浅浅却扑进了他的怀抱。

    远处,信号灯绿转红,一辆车戛然停下。

    男人看着被陆宸拥在怀中的林浅浅,被那幸福温馨的一幕深深刺痛了心,灼伤了眼睛。

    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他一遍遍的自问:为什么,他对浅浅的爱一点儿也不比陆宸的少,为什么浅浅的心里和眼里就只有陆宸一个人?

    这时候,信号灯红转绿,后边一阵阵急促不耐的鸣笛声像洪水一般灌入耳中。

    景阳深呼吸,最后又看了一眼那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猛踩油门。

    回到酒店,看着阿坎的那只手机,眼睛微微眯起。

    手机安静异常,真的会像阿坎说的那样,一旦他出了事情,他的那些丑闻就会昭告天下吗?

    他拿起手机,反复的看了又看,最后将手机又丢在桌子上。

    刚准备去洗澡,手机响起,景阳眉头一拢,大步返回。

    看了眼手机,接通。

    “大哥,你现在在哪里?”

    景阳一直没有说话,风子以为阿坎成功逃离,现在可能不方便接听,便又说道:“你让我们放在保险柜里的东西,已经都办妥了。”

    银行保险柜?!

    景阳嘴角诡诈的一勾,通话结束后,他去了地下室。

    阿坎虽然被关在这里,不过日子倒也过得轻松自在,毕竟那些东西都在他的手里,景阳最后一定会送他离开凉州。

    当景阳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挑了下眉尾,“考虑好了?”

    “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威胁到我吗?银行提供保险柜服务的也就那么几家,你又是这种情况,所以,值得怀疑的银行也只有四五家而已,我劝你还是不要跟我玩,否则的话,真的会死的很惨!”

    景阳抱臂看着阿坎,那眼神就好像是看看蝼蚁一般。

    阿坎后背沁出冷汗,他眉头一点点的皱紧,“没有想到景先生倒是厉害!”

    景阳未语,只是目光越来越冷。

    “即便景先生知道了又能怎样?打开保险柜需要两个人的身份证明,你认为你能拿到那些证据吗?”阿坎稳住纷乱的心绪,靠在墙上,眯着眼睛,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儿。

    景阳冷嗤一声,“你觉得我可能会急于去银行取保险柜的东西吗?”

    阿坎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见他眼神越发的阴鸷,隐隐还透着疯狂,心狠狠一揪。

    “既然需要两个,那么少了任何一个,就都打不开了。”

    话音刚落,阿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血色也快速抽离。

    景阳蔑笑一声,继续说道:“而银行提供保险柜服务的无人打开时效最多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这些所谓的可以让我身败名裂的东西,还有什么用?”

    阿坎虽然是一个刀口舔血的人,可是此刻,面对景阳这般冷冽的眼神,听着这刺骨冰冷的话,心中的希望犹如玻璃般快速碎裂成渣。

    “你想要我的命?”阿坎嘴唇哆嗦着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