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景阳冷酷的勾起嘴角,“你错了,要你命的不是我。”

    阿坎心中涌上一股巨大的不安,他怒视着他,“景阳,你要知道,如果你敢要我的命,那么你也逃脱不掉法律的制裁!”

    “我说了,要你命的不是我!”景阳厉声甩了话,抬步离开,徒留阿坎一人贴着墙,满眼都是恐惧。

    烛光晚餐之后,林浅浅跟陆宸回了别墅。

    进去之前,陆宸捂住林浅浅的眼睛,林浅浅狐疑的皱眉,“你又要玩什么?虽然今天很浪漫,不过你要为孩子多考虑。”

    陆宸呼吸一滞,没好气的质问:“我特么的在你眼里就是个禽|兽?”

    林浅浅撇撇嘴,“我可没有那么说。”

    陆宸吐了口气,“懒得跟你说。”

    进了别墅,陆宸开了灯,看着厅里新安好的室内秋千,嘴角一勾。

    林浅浅实在是不知道陆宸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心里一直惴惴。

    “慢点儿。”陆宸示意她坐下。

    林浅浅微怔,随即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室内秋千!

    陆宸松开手,轻轻的推着,“我的公主,喜欢吗?”

    林浅浅脸颊绯红,回眸看着他,那双美眸在灯光的映射下,如同天边瑰丽的星子,还有那嫣红一片的唇。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缺水严重,就在他想要一亲芳泽的时候,林浅浅双脚一蹬,秋千荡了起来。

    扑了个空,陆宸异常气恼。

    “有本事你亲啊!”林浅浅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狡黠。

    陆宸眸色幽深了几许,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连他都敢戏耍了!

    双手死死攥住秋千绳,任凭林浅浅如何去蹬地,这秋千都荡不高,最后被陆宸逮到,狠狠掠夺。

    景阳苦思冥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他取出阿坎的手机Sim卡,给陆宸发了条短信。

    然后又让人给了阿坎一刀,送阿坎去了与陆宸约见的地方时,阿坎已经不行,可是陆宸并不知道。

    当陆宸开车去了约见地方,看到阿坎腹部扎着一把刀的时候,他很冷静的没有去碰那把刀,而是打了电话报警,并联系了裴若离。

    之所以没有先联系孟飞珩,那是因为裴若离是他们三人之中最为冷静的一个,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警车呼啸着来到这里,紧跟着是救护车。

    然而,遗憾的是,阿坎已经没了气息。

    警察立即开始立案调查,因为这周围没有监控,所以即便陆宸没有碰那把刀,也还是被列为了嫌疑人。

    林浅浅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慌了手脚,安排好陆氏的一切之后,她去了警察局。

    裴若离与孟飞珩已经到了,看到她,裴若离安慰着,“放心吧,不是阿宸做的,绝对不会冤枉他。”

    孟飞珩也信誓旦旦的说道:“我老爸也上下疏通了,很快就会出来。”

    陆宸能够有这样两个交心的朋友,林浅浅真的为陆宸感到欣慰,她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阿坎与白灵以及景阳关系密切,有没有可能是景阳从中做的手脚,嫁祸给陆宸。

    对于她所提及的这件事,裴若离也有想到过,但是目前苦于没有证据。

    孟飞珩凝眉想了想,“你们还记得阿坎手下的那些个小弟吧?说不定可以有突破。”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务必要快!”裴若离用力拍了下孟飞珩的肩。

    唐奕得到消息赶来警察局的时候,见林浅浅还算是冷静,悬着的心稍稍落下。

    “表哥,这件事不会很麻烦,你不用太担心。”林浅浅冲唐奕弯了弯唇。

    “我原本想着来劝你,你怎么反而来劝我了呢?”唐奕牵了下嘴角,只那笑容深处依稀多了几许苦涩。

    陆宸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宁愿去请裴若离和孟飞珩帮忙,都没有打电话联系自己,是真的想要跟他划清界限吗?

    裴若离不动声色的将唐奕脸上的所有情绪变化悉数纳入眼中,心中无声一叹。

    事情办得都差不多了,众人回去。

    唐奕想要跟送林浅浅回去,被林浅浅婉拒。

    感受到她那刻意的疏离,唐奕脸上微有些不自然,干巴巴的扯出一抹笑,上车离开。

    裴若离目送唐奕的车子驶离,对林浅浅说道:“怎么说也是你们的表哥,你这样会不会太伤人了?”

    林浅浅叹了口气,她也不想,可是实在是不想再因为任何一个男人影响到她跟陆宸这得之不易的幸福了。

    “我宁愿伤人,也不愿意影响到我跟陆宸之间的关系,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是,我知道,我也不想。”她说完,上了车回了陆氏。

    还没有到陆氏,陆母的电话就跟夺命似的打了进来。

    接通电话之前,林浅浅反复深呼吸,做足了心理建设,可在电话接通,听到陆母那哽咽担忧的声音时,所有的平静悉数不见。

    她快速回了老宅,陆欣然正在安慰着陆母,林浅浅走上去,“妈,别太担心……”

    话没有说完,便被陆母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浅浅,你真的是一个害人不浅的扫把星,自从你进了陆家的门,什么烂事都接踵而至,你到底要把阿宸害成什么样儿,你猜肯滚出陆家?”

    陆欣然脸色蓦然一变,“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陆母恨恨的瞪了眼陆欣然,“阿宸被她灌了迷魂汤,你难道也被她给灌了迷魂汤了吗?”

    林浅浅攥紧双手,极力压下心口越来越剧烈的痛意,哽着声音,“妈,孟飞珩跟裴若离已经在想办法了,这件事不是陆宸做的,谁冤枉他也是不可能的!”

    “我自己的儿子我当然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可是,如果不是你这个丧门星,阿宸怎么会平白受人冤枉?”陆母越说越激动,话也越来越狠毒。

    那些话就好像化作了利剑毒针,齐齐向着林浅浅的心口扎去。

    看着林浅浅脸色越发青白,陆欣然劝道:“妈,你别说了,行不行?”

    “为什么不说?”陆母死死瞪了眼陆欣然,见她还打算劝自己,猛地推开她。

    “我就是要说,馨馨是她害死的,这一次又连累阿宸!更过分的是,水性杨花,跟旧情人藕断丝连,谁知道肚子里的那个是不是陆家的骨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