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皱眉,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句,“你欺负我。”

    这娇嗔的话,配上这娇嗔的表情,让陆宸心里躁意涌动,他深呼吸,“如果不是顾忌你肚子里的那个,我真的很想狠狠欺负你!”

    刷——

    林浅浅脸上漫上一抹巨大的红晕,她赶忙老老实实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陆宸尽量放空大脑,不去想那些旖旎的画面,可是……

    不知道是不是她怀孕的缘故,还是他太久没有碰她,感觉她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香的味道,那味道随着呼吸涌入肺腑,就好像化作了一只手,轻轻挠着他的心,让那颗心越来越不安分。

    “我……”他低眉看了眼林浅浅,“去个卫生间。”

    林浅浅被他抱在怀中,也异常难受,听他这般说,暗暗吁了口气。

    陆宸去了外面,拉开窗户,猛吹冷风,正好看到追着陆欣然跑出去的冯豫,垂头丧气的,不禁觉得好笑。

    冯豫感受到那道戏谑的目光,抬头看去,加快了脚步。

    “阿宸,你知不知道欣然她……”

    “我大姐那人时常会犯二,你别太当回事。”冯豫的话没说完,便被陆宸笑着打断。

    冯豫喜欢陆欣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陆欣然的性子?今天陆欣然绝对不是犯二!

    “我是觉得今天这件事有点儿奇怪,你知道刚刚欣然跑到医院来跟我说了什么吗?”

    陆宸怔了下,难道是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闻冯豫讲了刚刚陆欣然在办公室的事情,他眉头皱紧,在冯豫离开之后,拨通了老宅的电话。

    陆母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心绪难平。

    听到铃声,着实惊了一下,赶忙接通。

    “妈,我很肯定我老婆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如果你还质疑,那是你的事情,不过,你最好别想着让我老婆去做什么羊水穿刺,比对DNA!”

    陆宸声音冷沉的说完,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忙音,陆母表情仍旧僵硬。

    正好陆欣然进门,看到她这般模样,关切的问了句,“妈,你怎么了?”

    陆母浑然收回神思,“你是不是去医院跟阿宸说了什么?”

    “没啊!”陆欣然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刚刚阿宸打来电话说什么DNA比对,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陆母情绪异常激动。

    如果林浅浅知道了这件事的话,会不会问他们要陆家的家产?会不会四处张扬这件事?那样,她的脸岂不是丢光了?

    一时间,脑子异常乱。

    陆欣然之前就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看了她一会儿,“妈,你可不可以先冷静下来?”

    陆母抬眼看着她,此时,她急需找个人好好倾诉,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说。

    “我先去躺一会儿。”

    目送陆母的背影,陆欣然越发想要弄清楚这件事。

    泡了杯茶,敲了下陆父的书房门,没有听到应声,她深吸了口气,推门准备进去,却发现书房门上了锁。

    这更是让她费解,因为以前根本就不会上锁。

    当天晚上,陆母就病了。

    一口饭都不想吃,只是不停嚷嚷着头疼。

    听说她病了,林浅浅催促着陆宸回去,陆宸皱眉,“家里那么多佣人照顾着,还有大姐,你就别想这么多了。”

    林浅浅叹了口气,“可能是因为阿坎这件事,你从警察局出来后都没有回去过,我向你保证,一定不会胡思乱想,为了孩子会好好休息。”

    陆宸想了想,“那我先回去。”

    当他回到老宅的时候,只觉得气氛有些凝重,看了眼陆欣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只是因为质疑林浅浅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话,他这个妈不应该病了,而是像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斗鸡。

    可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

    陆欣然知道陆母肯定是因为那件事,但她绝对不能说出来。

    陆宸去了陆欣然房间,看到她床上放着的iPad上满屏都是有关于比对DNA的搜索,气的额上青筋突跳的越发厉害。

    正好陆欣然推门进来,看到陆宸手中拿着自己的iPad,周身散发着凌冽的气息,脸上血色顿时褪了个干净。

    “大姐,你是不是又犯病了?”陆宸手高举着iPad,声音冷的仿佛带着冰碴。

    陆欣然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阿宸,你听我解释。”

    “砰——”

    iPad落地,摔了个粉碎,陆宸一双眸子如同淬了火,“以后,如果再让我看到这些,你等着!”

    直到陆宸离开十多分钟,陆欣然才浑然收回神思,她紧张不已的盯着地上iPad的残骸,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陆宸回了医院,看着他一脸的冷色,林浅浅关切的问:“是不是又吵架了?”

    “没有,只是突然有些心烦而已。”

    林浅浅心里挺不是滋味,别人怀孕,都是丈夫婆婆关心体贴,她得到的都是质疑,纵然陆宸现在对她极好,可她想到以前,心也还是会揪痛。

    凉州机场,从出站口走出一位戴着墨镜的女人,一身名牌,肤质极好,气质冷艳。

    她身后跟着的助理帮她推着行李车。

    “夫人,酒店已经帮您订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女人仰头看了眼已经黑透的天空,唯有霓虹闪烁不停,将这夜色渲染的热闹璀璨无比,她勾了下嘴角。

    凉州,我又回来了!

    见女人迟迟没有说话,助理探寻的看了她一眼,又问了一句。

    女人轻“嗯”了声,去了酒店的总统套房。

    景阳走出酒店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女人进去,他只觉得那背影很是熟悉,却又觉得不太可能。

    听到声音,女人勾着嘴角,回眸冲景阳一笑。

    景阳脸上的表情登时僵住,眼睛也瞪得滚圆,白灵!

    白灵已然关上了房门,对助理说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隔了一会儿,门铃响起,白灵拿着酒杯开了房门。

    “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些什么?”甫一进门,景阳便声音沉沉的质问白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