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灵晃着手中的红酒杯,表情戏谑的看着一脸沉色的景阳,微微皱了下眉。

    “先生,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

    景阳眉头一拢,“你就不怕我将你的那些事情都说出去?”

    白灵发出一阵轻笑声,浅浅的抿了一口红酒,“你将事情说出去了,又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景阳哑然,的确,说出去对他没有半点儿好处。

    他紧了紧拳头,“你这次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么……”白灵示意他坐下,“我的打算就是陆宸!”

    景阳眯了下眼睛,静静等着白灵的后话。

    “陆宸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在这场游戏中,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所以……”她冲景阳挑了下眉,露出一个“你懂”的眼神。

    景阳脑子快速转动,大概明白了白灵的意图,“可是阿森纳那里你就不怕……”

    “阿森纳都老成了那样,你觉得我会爱上他那种老人家吗?还有一件事,阿森纳得了癌症,命不久矣。”白灵将红酒一口饮尽。

    景阳脸色登时一变。

    阿森纳如果得了癌症,那么整个LK将大乱,沈怡必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绝好的可以篡位夺权的好机会,也难怪他出事的时候,她会坐视不理,这是想要逼着他回去!

    “我要陆宸,你要林浅浅,这一刻,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所以,先生,你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白灵红唇轻轻勾了一下,继续说道。

    原本白灵背叛了自己,让景阳异常生气,并且,他发誓,如果再次见到了白灵,一定会让她受到教训,可是白灵现在是LK老板阿森纳的人,他若是动了,便是自掘坟墓!

    “我现在只怕是心有余力不足,你也知道LK高层对我已经失去了信任。”景阳抱臂看着她。

    “这个好说,只要阿森纳一句话。”

    “条件。”

    景阳确定,白灵上回说的解决掉阿坎不过是一个楔子,真正的条件,必然不会是阿坎。

    “我刚刚说的很清楚了,我要陆宸,这就是我的条件。”白灵起身,又拿了一个酒杯,倒了两杯酒,递给景阳一杯。

    景阳晃了晃酒杯,“那么你要怎么帮我解决眼前的危机?阿森纳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把你手里的陆氏股票给我,我帮你堵上LK的资金缺口,这样谁都不亏。”

    “这……”

    景阳皱紧眉头,他之所以宁愿被问责,也没有卖掉陆氏的股票,就是想要深入陆氏,如今白灵要他手中陆氏的股票,他到底应不应该给?

    “我可以按着以前陆氏股份的价格给你。”白灵不假思索的说道。

    景阳眉头一拢,目光直直的打量着白灵,究竟是他以前太小看白灵了,还是白灵掩藏的太好了。

    “好。”

    不管陆氏的股票在谁的手中,只要能够分开浅浅跟陆宸就好。

    “那么明天我们签订合同,现在时间有点儿晚,我才下飞机。”白灵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景阳淡淡勾了一下嘴角,离开。

    第二天,白灵让助理将拟定好的股权转让合同拿来,跟景阳签了合同,景阳成功将LK公款的窟窿堵上,并且还还上了银行抵押自己在LK股份的款项。

    所有危机解除,景阳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只不过,托尼跟他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如以前。

    他下班后,约托尼去酒吧坐坐,托尼婉拒。

    “你要不要这样啊,私底下,大家还是朋友。”景阳抬手搭在他的肩头。

    托尼沉着一张脸拂开他的手,“抱歉,景总,您是我的上司。”

    说完,他快步离开。

    景阳盯着他远去的背影,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三天后,林浅浅出院,陆宸好说歹说,要她在别墅静养,可是林浅浅执意不听。

    陆宸实在是没了办法,最后两人各退一步,陆宸同意林浅浅去陆氏,林浅浅答应搬到陆宸的办公室。

    两人刚刚去了陆氏,安娜听说要将文件全都搬到陆宸办公室,有点儿懵逼。

    陆宸横了她一眼,“听不懂?”

    安娜赶忙去了林浅浅的办公室,简单拿了一些需要处理的文件去了陆宸的办公室。

    看到这样一大摞的文件,陆宸脸色登时一沉,“我老婆怀孕了,你让她处理这么多的文件?!”

    林浅浅嗔了他一眼,“这是最近需要处理的文件,我没那么娇贵。”

    “孩子娇贵,你要是再不听话,我直接给你锁别墅里。”陆宸恶声恶气的威胁。

    林浅浅忍俊不禁的笑笑,心里暖暖的。

    这一上午,林浅浅快要被陆宸的唠叨给烦死了。

    她工作半小时,还没有处理完手上的文件,陆宸便将文件阖上,让她去休息室躺一会儿,她懊恼,讲道理,卖萌,扮可怜,都不能动摇陆宸。

    当她按着陆宸的意思休息了半个小时再出来,想要继续工作的时候,却赫然发现,陆宸已经都帮她处理好了。

    心里顿时如同吃了蜜。

    中午时分,陆宸接到了一通电话,还没有接通的时候,她就发现陆宸的脸色不是很好,当他挂断了电话之后,更是脸若寒霜。

    “到底怎么了?”林浅浅隐隐觉得可能会跟阿坎的事情有关,“别瞒我。”

    “警方让我下午抽空去一趟。”

    林浅浅凝眉想了想,“配合调查,不是你做的,别人怎么诬陷都没有用,水落会石出。”

    她当初不也被陆宸误会了长达三年吗?最后,也有冰释前嫌的一天。

    出神的时候,脸上突然一阵柔软的触感,她脸上一红,“办公室。”

    也真的是服了陆宸,刚刚还阴沉的一张脸,瞬间就能晴转多云。

    “下午我去警察局,你要答应我,不可以胡思乱想,要注意劳逸结合,别逞能。”陆宸又开始唠叨起来,林浅浅揉了揉额角,“我知道了,你真唠叨。”

    “不唠叨,你能长记性吗?”陆宸努努嘴。

    从警察局出来,陆宸的情绪不太好,林浅浅想问问,但后来想想,问他估计也问不出来什么,于是给孟飞珩打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