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着电话里孟飞珩温声跟朱丽叶说着话,林浅浅为朱丽叶感到开心。

    虽然上次朱丽叶因为阿坎受了重伤,不过万幸的是,她的双手没有受到影响,只要好好调养,不做重体力活,坚持复健,就可以恢复。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让景阳那个小人伤害到阿宸!”

    林浅浅舒了口气,告诉他打听到了什么务必不要瞒着她,她要知道所有一切。

    当天晚上,孟飞珩便给林浅浅发了微信,陆宸只是跟负责查案的警察发生了争执所以才会如此,林浅浅舒了口气。

    第二天,两人刚刚到公司,刘强便一脸沉色的通知他,所有董事齐齐聚在会议室。

    他与林浅浅对视一眼,均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陆总,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董事问。

    “我也不知道。”

    “我们是突然接到一通电话,说是今天要召开临时董事会。”

    其余的董事们也纷纷附和,点头。

    林浅浅凝眉沉吟了一会儿,捏了下陆宸的手,陆宸也猛然想到这很可能是景阳临时通知的。

    “先等着吧。”陆宸脸色肃冷。

    久也没有等到景阳,陆宸耐性几乎被耗尽,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清脆的高跟鞋声缓缓的传入耳中。

    林浅浅眉头一拧,来的不是景阳,竟然是……白灵!

    所有人都是一愣,陆宸更是眸色幽深了些许,为什么会是白灵?

    白灵笑容淡淡的看了眼所有人,最后目光移到陆宸的脸上,嘴角一勾。

    林浅浅只觉得白灵与以前不一样,她思绪快速转动,猜测着白灵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是不是受景阳的指使。

    陆宸抱臂看着她,一脸的不耐,“白小姐,这里是陆氏的董事会,你来似乎有些不合适。”

    白灵笑笑,冲身后跟着的助理递了个眼色,助理将一份文件递给他。

    “这是景先生跟我签署的股权转让文书,现在我已经是陆氏的董事,既然是新董事,总要找个机会跟大家见一面吧?”

    陆宸看了眼手中的文书,“既然都看过了,都散了吧。”

    这就是毫不留情的打白灵的脸!

    就在所有人以为白灵会恼羞成怒的时候,白灵却笑着说道:“最近陆氏似乎有很重要的项目,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林浅浅皱眉,白灵的确跟以前不一样了。

    回到办公室,陆宸扯松领带,气的胸口起伏不定。

    林浅浅安慰他几句,“为了一个白灵,不值得。”

    “我只是想不明白,那么大的一个资金缺口,景阳竟然还能将陆氏的股权给白灵,并且他的危机也都解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宸虽然不想林浅浅跟着担心,可是他现在脑子如同浆糊。

    林浅浅抿了下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情。”

    陆宸皱眉,林浅浅拉着他坐下。

    “她身上穿着的都是大牌子,而且口红的颜色也变了,气质更是变得比以前沉了很多。”

    陆宸仔细回忆,的确,白灵这一次确实跟以前不一样。

    “你觉得景阳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他可能给白灵买这样的大牌子吗?”

    陆宸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我懂了,会尽快让人查明白。”

    “白灵进陆氏,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浅浅是女人,自然能够读懂白灵。

    白灵喜欢陆宸!

    “我知道她是怎样的,怎么可能还会对她动心。”陆宸将她圈入怀中,原本乱糟糟的心,一点点的变得平静下来。

    林浅浅神色僵硬了些许,“如果你不知道呢?”

    陆宸呼吸一滞,“我之前说过,对她,只是因为她是白馨的妹妹。”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窒闷,林浅浅笑了笑,“算了,不说这些了。”

    就在陆宸让人紧密查着白灵之前失踪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微信、微博上几乎被一条消息霸屏。

    “陆总,您看到今天的微信朋友圈的新闻了吗?”刘强实在是太过惊讶,都忘记了敲门。

    对上陆宸那沉沉的眼睛,他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

    “我们已经看到了。”林浅浅温声对刘强说完,示意刘强先离开。

    “白灵倒是有手腕,连阿森纳都能勾搭上。”陆宸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你怎么就知道没有可以扳倒白灵的方法呢?”林浅浅笑的意味深长。

    陆宸眯了下眼睛,“你是说……”

    两人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了然,之前陆宸不让裴若离将白灵的资料告诉给林浅浅,可是林浅浅还是从裴若离那里知道了。

    “阿森纳本身会娶白灵就是一件特别蹊跷的事情,老夫少妻,你觉得阿森纳的儿子们会答应吗?”林浅浅单手直颐,冲陆宸挑了下眉尾。

    “白灵也是太过急于求成,竟然忽略了这一点。”陆宸薄唇冷酷的一扬,眸中有冷冽的杀意一闪而过。

    林浅浅纠正,“她并不是急于求成,只是想要给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最近一定会暗中有所动作,最有可能的是……”

    “收购陆氏的股票!”

    陆宸抢先说出林浅浅想要说的话,林浅浅笑笑,“聪明!”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还真的要给她找点儿麻烦了。”陆宸眉头深锁。

    “麻烦可以不用我们去找,交给阿森纳的儿子们就好,对了,阿森纳的前妻似乎与沈怡关系不错。”林浅浅笑着提醒。

    陆宸盯着她的眸色幽深了几许,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林浅浅若是坏起来,竟然这般的坏!

    不过,这坏,他喜欢!

    电视上,关于白灵与阿森纳一见钟情的新闻铺天盖地一般,景阳看着这些新闻,冷笑一声。

    一见钟情……当真是侮辱了这个词儿。

    托尼拿着一份文件进来,依旧态度疏离,“景总,签字。”

    景阳接过文件,“我们真的要继续这样下去吗?”

    “我只是景总的助理,有些事情不好过多插手。”托尼一脸冷色。

    “托尼!”景阳将文件摔在桌子上,霍然站起,指着电视,“你看到了吗?LK现在已经大乱,你难道也要让我分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