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心里有些小雀跃,他老婆最近越来越可爱,这主动的感觉真特么的好到爆!

    满心等着她贴上自己的唇,却不料,唇上一阵麻疼袭上。

    他皱紧眉头,看着林浅浅,一字一顿说的很缓慢:“你这是玩火,知道吗?”

    林浅浅歪头,“你敢欺负我!”

    陆宸扬了扬眉尾,就要狠狠吻上她的唇,恼人的敲门声响起。

    刘强进来,看到两人这一黑一红的脸,狐疑的皱紧眉头。

    陆宸冷着声音问:“有什么事情?”

    “听说沈怡又来了凉州!”刘强倏然收回神思,匆忙回道。

    陆宸眉头一拢,随即嘴角一挑,“沈怡来了,看样子罗拉坐不住了。”

    林浅浅深表赞同,“一开始就是希望LK内讧可以越闹越大的,现在应该说是按着我们所预料的那样进行。不过,沈怡这个女人很精明,她来了凉州,很有可能内讧会平息。”

    “这个还不好说。”陆宸看向刘强,“还有没有什么事情?”

    “这是一份邀请函,帝都的青年才俊颁奖典礼。”刘强将邀请函递给陆宸。

    林浅浅笑容深深,“这个奖你还没有拿过呢!”

    看着她满眼都是倾慕,陆宸扬了下眉尾,“所以说,你老公厉害吧?”

    刘强在一旁憋笑憋到内伤。

    陆宸一个眼刀子扫过去,刘强赶忙敛下笑容,声若蚊蚋的说了句,“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林浅浅拿着邀请函反复的看,“真好!”

    陆宸正想要问问她哪里好,便听到她继续说:“奶奶如果看到这个,肯定会特别特别开心的!”

    顿时,陆宸脸上的所有表情都僵住,只是因为奶奶,所以她才会笑的这么开心?

    察觉到他的不正常,她清了清嗓子,“我也很开心!我老公真棒!”

    陆宸脸上的僵硬退下,笑容重新漫上,“不过,似乎没有说要带女伴!”

    “你傻呀!”林浅浅戳了下他的额头,“这么隆重的颁奖典礼,又不是凉州的商业宴会。”

    “你再说一句你老公傻?”陆宸黑着一张脸。

    林浅浅缩了缩脖子,“别闹。”

    喜悦之后,陆宸突然想到一件事,非常重要。

    去帝都,来回加上参加颁奖,差不多要四天时间,她能照顾好自己吗?

    一眼看穿了陆宸的担忧,林浅浅安抚的握住他的手,“我多大的人了,怎么可能会照顾不好自己呢?你安心去。”

    陆宸点了下头。

    因为沈怡突然来了凉州,且有罗拉这个第二大股东的授权书,再加上沈怡的股份,很快,被白灵下架的那些品牌又重新挂了上去。

    白灵气的不轻,偏生她手中没有股权,就算是想要闹腾,也敌不过沈怡。

    陆宸早在上回音乐厅案子之后,便成功在LK内部安插了自己的人,听着汇报,陆宸感觉,他可以安心去帝都参加这个颁奖典礼了。

    因为马上就要分别,所以,两个人虽然很珍惜这短暂的幸福时光,却也随着启程的日子的渐渐来临,而多了几分不舍和愁思。

    陆宸安排好了一切,想要林浅浅陪着他一起去帝都,领完了奖,他们再好好玩一玩。

    可林浅浅觉得现在LK那边虽然风平浪静,却是虎视眈眈,再加上自己是孕妇,不适合舟车劳顿,所以,陆宸只能放弃让她跟着自己一同去的打算。

    离别前的最后一顿晚餐,陆宸原打算去外面吃,林浅浅却坚持要在家里。

    两个人去了超市,陆宸握着她的手,两个人一同推着购物车,那幸福的画面,再次引来很多人的目光。

    “猜猜看,明天能不能上热搜?”陆宸突然偏头小声的问。

    “上不上都无所谓。”林浅浅嗔了他一眼。

    幸福是自己的事情,就像喝水,冷暖自知。

    陆宸挑了下眉尾,口是心非,上回上了一次热搜,她就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这次竟然这种态度。

    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她脸上浮上一抹巨大的红晕,死死瞪了他一眼,他笑声愉悦的捏了下她气鼓鼓的脸颊。

    林浅浅在厨房忙碌,陆宸给她打下手,但是,却趁机吃她豆腐,越帮越忙。

    “陆宸!”林浅浅举着锅铲,一脸恼怒,“你到底出不出去?”

    “没进去,怎么出去?”陆宸一脸坏痞。

    “你……”

    陆宸最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走到她身后,将她圈入怀中,“我要忍十个月,不对,算起来加上坐月子,近八个月,怎么活?”

    “怎么……怎么就没法活?”林浅浅语结,“以前……”

    没她的时候,不也过得很滋润吗?

    只是这话,在对上陆宸那一脸的黑色时,被她咽了回去。

    “以前的事情你还要我说几遍?”陆宸绷着嘴角,“我没跟别的女人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最多也就是搂搂肩膀,亲个……”

    但见林浅浅神色僵硬,他立即将话收回。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

    陆宸抿了下唇,“我现在很幸福,真的,身边有你陪伴,期待孩子出生,阿坎那件事也洗脱了嫌疑。”

    这话如同一股暖流,直抵心口,将林浅浅心中的酸涩被驱散,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靠在他的怀中,“有你,此生真好。”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在她颊边亲了下。

    原本诡异压抑的气氛,瞬间如同熊熊燃烧的大火。

    “什么味道?”陆宸吸了吸鼻子。

    看着即将糊掉的菜,林浅浅倏然一惊,嗔道:“都是你!”

    陆宸赶忙帮忙添水,林浅浅则直接关了煤气。

    晚饭很丰盛,摇曳的烛光很旖旎。

    第二天一早,林浅浅帮陆宸打领带,陆宸又问了一句,“真的不打算跟着我一起去?”

    “都说好的,你还问干什么?”

    这不是在动摇她的心吗?

    可现在LK虎视眈眈,陆氏不能没有人。

    陆宸有些悻悻的抿了下嘴角,“抽空视频。”

    送陆宸去了机场,林浅浅回了陆氏,车子刚刚驶进地库,她便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心里咯噔一下,在附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或物,然而,她的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些不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