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抿唇笑笑,转了话题,“白馨今天情况有没有好一点儿?”

    陆宸不想再提及白馨,“今天早上会议如何?”

    林浅浅跟他简单说了一下早上的会议情况,陆宸听的很仔细,“你是想要老酒装新瓶?”

    “对!”林浅浅介绍,“我刚刚已经跟珠宝厂长联系了一下,他说现在的钻石切面基本都是57-58面,厂长说最近有几个工人师傅可以切出64面,你也知道钻石每多一个面儿,璀璨程度是不一样的。”

    “所以?”陆宸挑了下眉尾。

    “之前让安娜去做了下调查,LK的珠宝基本上都是57-58面,所以,我打算将滞销的钻石拿回工厂重新切割。”

    “可这样不会对钻石和底托有什么影响吗?”陆宸有些不敢冒进。

    “我还是相信工厂的师傅的。”林浅浅笑了笑。

    虽然陆宸掩藏的很好,可她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你怎么突然会来陆氏?”

    “身上都臭了。”陆宸笑了笑,“昨晚一晚上没睡好,陪我去躺一会儿。”

    林浅浅点了下头,昨天她也没有睡好,正好,也真的有些累了。

    景阳听说陆宸在陆氏地库抱着一个乞丐去了医院,并且还陪着那个乞丐待了许久,便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他通过关系查到了那个乞丐就是白馨的时候,几乎笑到抽筋。

    原本想要用一个白灵来离间陆宸跟林浅浅之间的关系,却不想,白灵实在是太没用,又或者假的终究是假的,所以,非但没有让林浅浅离开陆宸,反而还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深厚。

    但是现在,这个白馨可是陆宸的最爱,又混的这么凄惨,陆宸难道还会无动于衷吗?

    他拿起车钥匙,就要直奔医院,可是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却又犹豫了。

    万一被陆宸知道自己私下里找了白馨的话,会不会又怀疑白馨跟自己有什么交易?

    不妥!

    他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想要再制造一场绑架,想了想也不妥。

    阿坎跟白灵的事情已经太引人注意,虽然他让那些人暂时离开了凉州,不过,如果警察嗅到了什么,就一定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

    “笃笃——”

    敲门声响起,景阳看到沈怡的时候,眉头皱紧。

    “沈总怎么来了?”语气虽然平静,却依旧难掩厌恶。

    沈怡不动声色的将他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一番,坐到沙发里,“Mr.景似乎有什么非常开心的事情。”

    景阳皱眉,透着不悦,“最近因为音乐厅的案子,我已经焦头烂额了,麻烦沈总不要再对我冷嘲热讽的了。”

    沈怡淡淡的一笑,只那笑意不达眼底。

    “Mr.景,TheOne品牌马上就要全面降价,白灵此举无异于自掘坟墓,阿森纳必然会震怒,你现在跟我回去,将一切都推给白灵,既可以找到一个替罪羊,也可以全身而退,为什么你还要执迷不悟呢?”

    景阳嘴角微微一掀,“感谢沈总的一片苦心,只不过,即便我不回总部,应该也可以全身而退吧?”

    “是吗?”沈怡笑容越发加深了些许,“我走过的桥可能比你吃过的盐都要多,强扭的瓜不甜,你为什么还要这般呢?”

    “沈总,我感谢你的赏识,可是,我不可能一辈子做你的跟班!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景阳额角的青筋突跳的厉害。

    他是真的弄不明白,沈怡与他没有男女之间的情分,更加没有什么所谓的职场潜规则,为什么沈怡总是不肯放过他!

    沈怡站起身,“我已经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

    “沈总似乎给过我无数次最后一次机会。”景阳这话可说是毫不掩饰的讥嘲。

    沈怡不怒反笑,“是的,但是,这一次,的确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我将要回总部,至于白灵,由着她折腾,但是,毕竟当初我对你赏识一番,还是要好心的提醒你,别参与降价这件事!”

    景阳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参与吗?”

    沈怡挑了下嘴角,再未说别的,转身离开。

    走出办公室之后,沈怡动用凉州的关系,无论景阳用什么做抵押,都不要贷款给他,之后便去了酒店。

    景阳原本心里的喜悦因为沈怡而消失大半,他烦躁的走来走去,决定先以静制动,白馨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他很清楚,绝对不可能会由着林浅浅霸占陆宸。

    等到林浅浅这一次彻底的伤心了,他再出手!

    陆氏的休息室里。

    安娜敲门进来,没有看到林浅浅,暗暗想她或许是再休息室。

    听到敲门声,陆宸皱眉,有些不悦。

    林浅浅坐了起来,安娜进来,看到陆宸在,愣了一下,快速敛下纷乱的心绪,说道:“林总,白灵宣布TheOne新品全面降价。”

    “已经宣布了吗?”

    “是的,估计今天晚上所有的新闻都会是这条新闻。”

    林浅浅凝眉想了想,“先不用理会,不过,盯住了他们的销售情况。”

    安娜点头,离开。

    “我之前让安娜帮我查了一下阿森纳的情况,最近,阿森纳的私人医生经常会去他的别墅,是不是阿森纳生了重病?”林浅浅看着陆宸。

    陆宸将她拽到怀中,“你觉得呢?”

    “我只是想不明白,阿森纳为什么会突然看中了白灵,还自诩什么一见钟情!这世界上有几人是一见钟情!”

    这话,林浅浅不过是实话实说,可是听在陆宸的耳中,便有些刺耳。

    他对她是一见钟情的感情,可是却在十几年之后才赫然知道自己原来已经爱了她这么多年。

    而她呢,对他难道就不是一见钟情吗?

    察觉到陆宸的古怪,林浅浅颦眉,“你怎么了?”

    “没什么。”陆宸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阿森纳跟罗拉之间,一直不睦,从商理念有很大的分歧。”

    “所以呢?”

    “阿森纳一直有意收购陆氏,你知道这件事吗?”

    经陆宸提醒,林浅浅赫然想到了什么,“原来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