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咬牙,一手拨开他的脸,“你愿告就告!”

    “那你乖乖把饭吃了。”

    “不吃!”

    “我都听到孩子喊饿了!”陆宸笑眯眯的。

    “饭都凉了,你让我吃凉饭?”林浅浅抱臂,没好气的瞪着他。

    看他笑的这么开心,一定是已经解决了乔约翰这件事,她也没有必要这么胡思乱想了。

    陆宸恍然,“我让吴爽去加热一下。”

    “我就要你亲自去。”林浅浅瘪着嘴。

    陆宸凝眉想了想,不就是用微波加热吗?之前又不是没有干过,“你等着。”

    他开门去了茶水间,吴爽看到他端着盒饭出来,“陆总,我来吧。”

    陆宸摇头,“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林浅浅走出休息室,伸了个懒腰,拿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给裴若离打了通电话。

    裴若离但笑不语,“这个你还是等阿宸亲自跟你说吧。”

    就在这时候,林浅浅突然听到了一阵惊叫声,她忙挂断电话,冲进了茶水间。

    几个秘书也听到了声音,冲到茶水间的时候,只见林浅浅正无语的抓着陆宸的手往水池走去,“你是不是傻?这么烫你以为自己戴着手套?”

    陆宸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脸怒容,只觉得这责备的话就是最美妙的声音。

    他将她抱在怀中,很用力。

    林浅浅懊恼无比,用力推着他,“你别闹了,手上万一起泡了怎么办?”

    “抱一会儿。”

    “就一分钟。”林浅浅吐了口气,心里默数了一会儿,帮他冲凉,又让吴爽去找了烫伤药。

    “下次记住了,不要这么莽撞。”林浅浅帮他吹了吹,涂了烫伤药。

    陆宸抿着唇,点头。

    林浅浅见他迟迟没有应声,皱眉抬头看他眼,正好对上他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她瞪了他一眼,“都烫伤了,还能笑成这样?”

    “我老婆漂亮,看着就不知道疼。”

    刷——

    林浅浅的脸上飞窜上一抹巨大的红晕,可是心头却暖暖的,很是受用。

    她捏了下他被烫伤的指尖,他闷哼一声。

    “不是说看着就不知道疼吗?怎么还会喊疼?”

    林浅浅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自己的手伤了,他没有一点儿温柔的帮她处理伤口。

    陆宸死死瞪了她一眼,“你故意的是不是?”

    听着这充满了危险气息的话,林浅浅有些心紧,帮他快速包好,“好了。”

    陆宸坏痞的一笑,直接将她扑倒,困在双臂狭窄的空间内。

    四目相对,两人靠的很近,呼吸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林浅浅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你……唔……”

    她的话刚要溢出口,却被陆宸快速攫住了红唇,辗转,厮磨,纠缠……

    林浅浅经过短暂的怔愣之后,抱住他的脖颈,回应了他的这个吻。

    “起来吃饭。”陆宸凝着她被吮吻的嫣红一片的唇,将她拉了起来。

    “到底乔约翰的事情你是怎么解决的。”林浅浅吃了一口,忍不住发问。

    “告诉你了就没意思了,先暂时保密。”陆宸一脸神秘莫测。

    林浅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挑了下眉尾,“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LK里,白灵正在看文件,苏敲门进来。

    “已经查到了?”白灵问。

    “夫人,这么查下去实在是太困难,您能说一下那是一辆怎样的车吗?”

    白灵凝眉想了想,简单说了一下车型,颜色等等。

    “最近TheOne的销售情况如何?”在苏准备离开的时候,她问。

    “销售还算是平稳。”

    “那你先出去吧。”白灵想了下,“你把销售报表拿来我看看。”

    看着销售报表,白灵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她皱眉,“这也能算是平稳?”

    “夫人,已经两次降价,现在的销售情况,真的已经算是平稳的了。”

    “陆氏那边现在有没有什么动静?”

    她挖走了他们陆氏的一个钻石切割师傅,没有道理陆氏一直风平浪静的。

    “目前还没有。”苏感觉心口似被压着一块巨石。

    “怎么可能没有?”

    白灵现在有些焦躁,罗拉那边已经开始缩减她的预算,如果不能快速回笼资金,继续购买陆氏股票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夫人,是真的没有。”

    白灵有些烦躁的靠在椅背上,“你先出去,我静静。”

    就在苏即将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白灵的手机响起,她看了眼,原本还铁青的脸登时漫上一抹喜色。

    “乔约翰先生给我打来电话,是已经有了决定吗?”

    “当然,我已经决定要跟LK合作。”乔约翰笑着说道。

    “那我们现在可以签订合同?”白灵现在急需推出新品,这样的话,更有利于她敛财。

    “明天吧。”乔约翰跟白灵约了时间后,挂断电话。

    夜晚,对很多人而言,都是漫长的。

    白灵因为即将要跟乔约翰签约而兴奋的睡不着,而白馨则因为心中的愤恨嫉妒以及不甘而睡不着。

    今天她去了所在的公司,以为前台的工作会很轻松,却不想跟地狱一般。

    没完没了的工作,穿着高跟鞋的她感觉双腿都要断掉了。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事情,她现在早就已经是陆太太,林浅浅所处的位置就是她的。

    越是想,她越是恨,心里就如同烧着一团火,她开了冰箱,拿出啤酒,灌了几口,心中的怒火才稍稍被浇熄。

    看了眼安静的手机,她凄然的笑笑,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即便陆宸真的已经变心了,也应该给她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吧?

    还有林浅浅,口口声声说她是她的朋友,闺蜜,为什么也没有打来电话?

    这些人,就只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林浅浅如此虚伪,当着陆宸的面儿只会假好心,偏偏已经变了心的陆宸根本就看不到她有多么的让人恶心。

    地上很快就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啤酒易拉罐,白馨躺在沙发上,终于闭上眼睛迷糊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林浅浅突然想起昨天是白馨第一天去上班的日子,都怪昨天陆宸瞎折腾,她竟然将这件事给忘了,赶忙调出白馨的号码,拨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