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没有想到自己这话竟然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

    陆宸凝眉沉吟了一会儿,挑了下眉,“你这个……嗯,好主意!”

    他坐起,直接就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看着浴袍在空中划出一道不怎么好看的抛物线,林浅浅头皮发麻,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害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贴着床边躺着。

    陆宸睨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落在自己的胸膛上。

    林浅浅感觉手好像被烫到了,就要收回,陆宸恶声恶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么别扭,我可要放狠招了!”他说着,拽着林浅浅的手向下移去。

    “别……”林浅浅懵了下,失声嚷道。

    陆宸嘴角得逞的一挑,“躺过来。”

    林浅浅死死瞪着他,在心里咒骂了几句,不情不愿的躺到他的怀中。

    陆宸的手顺着浴袍领口钻了进去,指尖触碰在她柔滑的肌肤上时,林浅浅微痒,心里的渴望也被勾了起来。

    她彻底被他惹恼,“陆宸,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想跟孩子多多亲近。”陆宸没羞没臊的回答,那感觉倒好像是林浅浅思想污,想多了。

    “你……”林浅浅气的咬牙,坐了起来,“我去别的房间,你自己睡。”

    陆宸扬眉,抓着她的浴袍领子,在林浅浅准备下床的时候,浴袍被扒了下来。

    林浅浅脸上一阵烧烫,赶忙抬手去遮挡,陆宸笑的一脸坏痞,“反正都已经扒下来了,大晚上换房间还会让爸妈多想,担心,你这么孝顺,一定不忍心惊扰到他们。”

    这话威胁意味十足!

    “陆宸,你可真是过……”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陆宸抱起,直接环在怀中,原本以为陆宸会趁机拼命吃她豆腐,却不想他如火一般的大掌真的只是贴在她的小腹上。

    “小腹隆起了一点儿。”陆宸声音微哑,贴着她的耳畔说道。

    “大夫不是都说了吗?三个月之后会越来越大的。”

    “真神奇。”陆宸亲吻了下她的头发,“时间不早了,睡觉。”

    夜晚很是静谧,林浅浅在陆宸的怀中,睡得很恬静。

    第二天醒来,林浅浅脸色骤然一变,眼睛也瞪得很大。

    她手中握着的是什么?!

    眼睛向下望去,脸上红的宛若煮熟的虾子。

    正想要趁着陆宸毫无所觉的时候将手收回,陆宸却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她的手还牢牢的抓着他的某一处。

    “我……”林浅浅语无伦次。

    陆宸忍俊不禁,他其实早就已经醒了,看着她睡得香甜,想要捉弄她,便抓着她的手移到了自己的那处。

    他在脑子里想过很多种她醒来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却不想这么的让人欲罢不能。

    感受到手中他的那处的变化,林浅浅真的恨不能此时能够有一条沟壑,足够她躲进去。

    陆宸也没有想到,只是看着她羞红了脸,自己就能热血沸腾。

    此时,两个人都有些窘迫,适逢王妈敲门,两人都涨红着脸,有些无措。

    陆宸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将脑子里的那种旖旎心思都抛到脑后。

    林浅浅进了卫浴间之后,磨蹭了好久,脸上的温度也渐渐正常。

    她开了门,看了眼陆宸,脸上又蹿上一抹红晕,快速将目光移开。

    丢死人了,怎么就能在熟睡的时候抓着他那处!

    看着她在那儿纠结,陆宸忍不住发出一阵愉悦的大笑声。

    林浅浅气的不行,死死瞪了他一眼。

    陆宸大咧咧的走过来,林浅浅在镜子里看着他那光裸健硕的身体,脸上又是一片烧烫。

    “陆宸,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羞没臊了!”她闭着眼睛,懊恼无比的斥道。

    “我跟我老婆装什么绅士?”陆宸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我这种属于外面绅士,家里凶猛如狼的!”

    林浅浅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其实你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陆宸微恼,捏着她的下巴,“你刚刚说什么?”

    林浅浅瞪着他,“好话不说第二遍。”

    陆宸气息骤然变了数变,就想要攫住她的唇,给她点儿教训的时候,陆母见两人迟迟不下来,便让陆欣然上去再催催。

    陆欣然没有吸取昨天的教训,敲了两下门,直接推门进来。

    陆宸疯了,林浅浅更是头皮发麻,幸好,林浅浅挡住了陆宸,否则的话,陆宸跳楼的心都有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陆欣然也是惊慌失色!

    她连一句“抱歉”都没来的及说,赶忙将房门关上,涨红着一张脸急匆匆的跑到楼下。

    陆母见她这般,关切的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昨天晚上陆宸听到了她跟陆父之间的谈话。

    这一晚,她一直心里惴惴。

    陆欣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陆父将手中的报纸放下,“陆家的儿女要学着沉稳,你这样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陆母闻言,手中的汤勺一偏,掉到桌子上。

    陆父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婉云到底是个妇道人家,盛不住事。

    快速穿戴妥当,陆宸握着林浅浅的手来到一楼饭厅。

    陆家父母刚刚已经听了陆欣然说的事情,陆父轻咳一声,看向陆宸,“你跟我去一下书房。”

    陆宸瞪了一眼陆欣然,就知道他这个大姐除了会打小报告之外,再也不会做别的。

    跟着陆父去了书房,陆父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一脸的严肃。

    “你知不知道现在浅浅什么情况?”

    陆宸抬眸,没有一丝做错事情的歉疚,“爸,我只是跟我老婆来点儿生活中的小情趣!”

    这理由倒是找的很冠冕堂皇啊!

    “你听没听说过一个词叫‘擦枪走火’?”陆父嗔了他一眼。

    陆宸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浅浅现在是个孕妇,你玩小情趣也要有个度,别闹得最后把持不住!”

    陆宸抬手揉了揉额角,“爸,你这是说什么呢?闹得我好像是一个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你还觉得自己不是吗?”

    这是欣然无意间撞见,如果没有撞见,指不定他还要做什么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情!

    陆宸感觉自己现在是有百十张嘴巴也解释不清了,不耐的说道:“我记住了,还有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