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孟飞珩轻哂一笑,他如果跟白灵通电话,估计白灵一定不会卖股票给他。

    晃了晃手腕,他道:“如果白灵有诚意的话,那么就再低点儿。”

    苏眉头一拧,“孟先生,现在的价格已经低了很多。”

    要知道当初夫人从景总那儿买这些股票的时候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孟飞珩笑笑,站起,“那么你们另找买家吧,不过,我估计够呛。”

    苏急的脸色变了数变,在孟飞珩将要离开的时候,她开口唤住孟飞珩。

    “孟先生,好吧。”

    反正这笔钱最后也不会给夫人,压一点儿价,看似损失了,于她而言,也是赚到了,一辈子都吃喝不愁!

    孟飞珩挑了下眉尾,还真的像阿宸说的,可以压价。

    重新坐下,双腿交叠,“那么你打算降多少?”

    苏凝眉沉吟了一下,“孟先生准备给多少?”

    “我若说一毛钱都不想给,你能答应?”

    孟飞珩最讨厌这些生意人的虚头巴脑的东西,没好气的反问,见苏的脸色僵硬,他扬了下眉,报出心中的价位。

    苏想了想,点头答应。

    两人签署了合同之后,孟飞珩掏出支票,填写了数目,递给苏。

    苏确认无误,一脸的欢喜。

    孟飞珩给陆宸打了通电话,“已经办妥了。”

    陆宸看了眼时间,“很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孟飞珩想到刚刚陆宸冲他炫耀那样儿,便是轻哼一声,“不是只有林浅浅会做开水白菜的。”

    陆宸怔忪了一下,阿飞还真的是小气!

    “好,味道真心不错!”陆宸努努嘴,挂断了电话。

    孟飞珩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扬了下眉尾。

    回到自己的别墅,朱丽叶还在客厅看肥皂剧,哭的稀里哗啦。

    孟飞珩无语的按了按额角,扯着破锣嗓子打趣的问:“这些都是虚构出来的,你竟然还能哭出来?”

    朱丽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可能是虚构出来的,但是浅浅跟陆宸之间的爱情总不是虚构出来的吧?”

    孟飞珩哑然,的确,林浅浅跟阿宸之间的爱情感人肺腑,别看朱丽叶大大咧咧的,其实还是挺小女人的。

    朱丽叶擦干净泪水,“你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啊?”

    “帮阿宸收回流失出去的股权,有了这些股权,那些董事会的老家伙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孟飞珩脱下外套,“你做了吗?”

    朱丽叶点头,“不过你怎么会想起吃这样的东西?”

    做出来后,她尝了尝,真心难吃!

    孟飞珩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想要说,还不是陆宸那个该死的家伙跟他炫耀?想想,说了,指不定朱丽叶会怎么打趣他,索性还是不说好了。

    有些雀跃的坐在餐桌前,想要尝尝究竟什么样的可口珍馐能够让陆宸那么臭显摆。

    可是,当他看到那汤碗中几片白菜叶以及那丝毫没有半点儿油腥的汤时,他皱了下眉。

    朱丽叶在一旁看着他,“我尝了一口……”

    孟飞珩心想,陆宸都说好吃,或许看着难看,吃起来味道不错,不及朱丽叶说完,捧起汤碗,喝了一口汤,顺便吃了一口白菜叶。

    “卧槽!”孟飞珩吼了一嗓子,“陆宸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让我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朱丽叶蹙眉看着他,怪不得他突然会打电话回来说自己想要吃开水白菜,竟然又是跟陆宸攀比。

    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孟飞珩,我可不是浅浅,她做饭的手艺那么好,你如果想要跟陆宸比,那我们趁早散伙好了!”

    孟飞珩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忙笑眯眯的上前来哄着朱丽叶。

    朱丽叶打定了主意不理睬他,他气的不行。

    回到房间,朱丽叶上网查了一下开水白菜的做法,看过之后,唏嘘不已。

    怕是也只有林浅浅才能对陆宸花费这么大的心思了。

    白灵在酒店里走来走去,苏已经去了这么长时间,按理来说,也应该回来了。

    她揉了揉发胀的额角,调出苏的电话,关机!

    脸色顿时褪了个干净,虽然她不想往最坏的地方想,但是从小就见惯了人性的丑陋,她不得不往深处想。

    深吸了口气,她去了苏的房间。

    房门没有关严,她悬着的心稍稍落下,或许苏才回来,还没有上来跟自己通禀。

    推门进去,发现房间里只有一个负责清扫的清洁工。

    她手用力一攥,呼吸不畅,“苏呢?”

    “听说这间房间的客人已经退房了,因为现在房间比较紧张,所以,上边安排我过来打扫一下,一会儿有客人要入住。”

    白灵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苏竟然卷了她的钱跑了!

    颤抖着手去拨打电话报警,很快警察便来了,听了她所讲述的情况,警察称会尽快封锁机场火车站轮船等地,务必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将钱款追回来。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苏既然铁了心的要卷钱逃跑,自然想好了退路。

    在LK昨天出事后,她便做好了准备随时离开凉州。原本她想要伪造白灵的印鉴挪用公款,可是却没有想到白灵竟然让她全权处理股权一事。

    那时候,她便陆续将行李送出酒店,当天晚上跟孟飞珩签订了合同之后,拿着行李和支票直奔高速。

    警方封锁了机场等地的时候,她已经抵达凉州附近的另一个小城市,只等着坐火车转去下一个城市的机场。

    白灵颓然的坐在沙发里,双手扒着头发,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阿森纳让律师发过来的律师函。

    连续搞砸了事情,阿森纳除了要跟她离婚,让她赔偿之外,答应给她的酬劳更是成了泡影。

    原本她打算拿了转让股权的钱逃离,现在也是竹篮打水!

    犹豫了好久,她起身,敲响了景阳的房间门。

    房门打开,景阳看着白灵,“有事?”

    白灵咬着唇,吞吐着,“先生,我能不能进去,我们……”

    “抱歉,我现在如果稍稍有一点点的脑子,都不可能会跟你走的太近。”景阳说着就要关上房门。

    “先生!”白灵的手死死抵着房门,“阿坎的事情,你应该不希望别人知道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