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在威胁我!”景阳眯了下眼睛,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白灵的心跳几乎都要停止,她看着他,深呼吸,“先生,如果你帮我,那么我一定会闭紧嘴巴。”

    景阳扬了下眉,心思快速转动,开了房门。

    白灵吁了口气,将自己一会儿想要说的话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走进去。

    桌子上放着一杯已经醒好的红酒,很明显景阳这是在庆祝。

    白灵目光幽深了些许,隐隐有恨意在心头、眼底涌动。

    “先生,我要的并不多,足够我下半生衣食无忧就好。”

    景阳坐在沙发里,眯着眼睛看着她,“你凭什么这么自信,我一定会给你?”

    “你一定会给我,因为我知道太多你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白灵逼着自己与景阳对视。

    景阳目光牢牢锁着她的眼睛,许久,久到白灵觉得脊背发寒,双腿虚软,他才开口,“你觉得我是一个没有大脑的人吗?”

    “不是。”

    景阳周身气息乍然一变,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威胁我?”

    白灵心悸了一下,有些紧张的攥紧满是汗水的手。

    “我并不是在威胁先生,只是想要一份保证,我已经这样了,就跟一颗老鼠屎一样,先生犯不着因为我这颗老鼠屎就坏了整锅汤!”

    白灵自贬自己,自认如此,景阳一定会救她。

    景阳轻嗤一声,“白灵,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你竟然如此自信,以为可以将我踩在脚下!”

    白灵对上他一双猩红的,盈满了怒意的眼睛,心狠狠一颤。

    “砰”的一声,白灵双膝跪地。

    “先生,我低贱如泥,当初之所以会答应你,就是想要活着,我不想进监狱,你帮帮我。”她跪行到景阳的脚边,抱着景阳的腿,哀声乞求。

    景阳睇视着她,猛地揪住她的头发。

    头皮好似被撕扯下来,白灵痛的直抽气。

    就在这时……

    “呕——”

    白灵捂着嘴巴,非常痛苦的干呕起来。

    景阳眯了下眼睛,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白灵,“你怀孕了?谁的?”

    白灵勉强忍下胃里的不适,拿起桌子上的那杯酒,灌了下去,“先生,我没有。”

    此刻,她的嘴边还挂着嫣红的酒液,脸色却异常惨白,看着异常可怜。

    景阳又用了几分力,眼泪自白灵的眼中滚出,“先生,我没有!”

    她跟阿坎只有那一次,怎么可能会那么正好的怀上?

    “白灵,你如果想要我帮你,那么就趁早跟我坦白。”景阳声音森冷的贴着她的耳畔说道。

    白灵呼吸几乎停滞,她在脑子里快速分析了一下利弊,怯怯的回答:“可能是怀孕了,应该是阿坎的。”

    景阳的嘴角突然诡诈的扬起。

    “我可以帮你最后一次,或许利用的好,你非但不用赔偿,还有可能捞回来一笔,但是,我要你向我保证,所得所有要听从我的安排。”

    白灵怔了下,“先生,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会保证你下半生衣食无忧!”景阳松开了手,起身快速开了电脑,很快就打印出两份合同来。

    “签上。”他将合同递给白灵。

    白灵盯着合同看了好一会儿,即便知道自己一旦答应景阳,势必对景阳好处颇多,于自己而言,依旧还是景阳手中的一颗棋子,心中涌上巨大的悲凉。

    可是,她现在还有退路吗?

    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咬着唇,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景阳挑了下眉尾,“希望你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

    “先生,我现在……”

    “你现在先回去,我要好好计划一下。”景阳眼底都是掩藏不住的雀跃,仿佛已经坐拥整个商业帝国,将陆宸狠狠的踩在脚下。

    白灵抿了下唇,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离开。

    林浅浅是被一阵饭香味给叫醒的,正好肚子发出“咕噜”声,她笑眯眯的看着陆宸。

    “起来,我们吃饭。”陆宸将她扶起来,两人去了外面吃饭。

    “刚刚阿飞已经买下了白灵手中的所有陆氏股票。”陆宸一边帮她挑着菜,一边说道。

    “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孟飞珩和裴若离。”林浅浅抿着唇想了想,“有了这些股票,那些对你还质疑的董事们,应该再也不敢轻易提出质疑了。”

    陆宸点头,“这是肯定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让阿飞出手。”

    “这么好的兄弟,你昨天竟然还跟他扯嗓子比谁的嗓门大。”林浅浅忍俊不禁的责备他两句。

    陆宸突然想起了什么,发出一阵轻笑声。

    “笑什么?”林浅浅探寻的看着他。

    “你信不信,阿飞今晚会吃开水白菜。”陆宸扬了下眉尾。

    林浅浅颦眉,有些不明白。

    陆宸开了手机免提,响了两声,便被孟飞珩接通。

    “阿宸,你特么的到底安得什么心?”孟飞珩开口就没好气的数落。

    陆宸皱了下眉,“什么安得什么心?开水白菜那么好吃,是不是朱丽叶没有给你做啊?”

    林浅浅在一旁听着,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是不是男人都喜欢互相攀比,金钱,权势,女人……

    “老子特么的……”孟飞珩粗喘了口气,“那么难吃不说,还惹得小叶叶不开心,要跟我一拍两散。”

    闻言,林浅浅脸色骤然一沉,这么严重,瞪了眼同样惊讶不已的陆宸,两人齐声问:“怎么就会这么严重?”

    林浅浅很了解朱丽叶,肯定是孟飞珩吃了她做的开水白菜不好吃,再加上孟飞珩口无遮拦,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朱丽叶一气之下才会放出狠话。

    将餐盒阖上,“我们去一趟吧。”

    陆宸烦躁的吐了口气,要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他才不会打这通电话,“你放心吃完,阿飞的别墅守卫森严,朱丽叶轻易跑不掉的。”

    林浅浅冲他翻了个白眼,“是轻易跑不掉,但是一定会影响两人间的感情,感情如果被影响到,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和好如初的。”

    陆宸闻言,眼神暗了暗,“所以,你跟我之间的感情算和好如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