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342章 深陷同居门
    景阳给白灵办理了新卡后,白灵再也没有接到那种鬼哭狼嚎的电话。

    这日,门铃响起。

    她一脸憔悴的来到门口,通过门镜向外看了看。

    “先生。”

    房门刚刚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至,景阳眉头一拢,不悦的关上房门。

    那巨大的关门声,让白灵止不住瑟缩了一下,再对上景阳那冷冰冰全无一丝温度的眼睛,白灵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景阳眯了下眼睛,目光在房间里快速环视了一圈,东倒西歪的酒瓶,酒杯里还有没喝掉的红酒……他一把扼住白灵的脖子。

    呼吸乍然被夺,白灵眼中满是惊恐,双手死死抠着景阳的手,“先生……”

    “白灵,你难道忘记了上次大夫是怎么说的吗?”

    景阳现在所有的筹码都押在了这个孩子身上,等拿到了阿森纳的股份,他才懒得理会这个孩子健康与否。

    即便现在,他所关心的,也只是这个孩子是否还会安然无恙的待在白灵的肚子里。

    “我……记得。”白灵声音艰涩的回答。

    “那么这些酒瓶是怎么回事?”景阳恶声恶气,双眼猩红一片,浑身散发着森寒的气息。

    白灵苦苦哀求,“先生,我以后再也……不喝了。”

    景阳没好气的松开手,“白灵,你要记住,现在是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的话,你早就已经踢出局了!”

    白灵抚着胸口发出剧烈的咳声,有些怯怯的盯着景阳。

    “阿森纳虽然迫于压力已经延缓了离婚一事,但是,你别以为阿森纳以后就再不会跟你提出离婚了。”景阳甩了话,离开。

    白灵目送景阳的身影消失,手一点点的收紧。

    心中满是不甘和愤怒,可她现在只能认命的待在房间里。

    门铃声再次响起,白灵以为还会是景阳,缓了会儿气儿,起身走到门口。

    “Roomservice。”

    白灵想着或许是景阳看她还没有吃饭,所以帮她叫了roomservice,她开了门,侍应生推着餐车进来。

    “放这吧。”白灵神色恹恹,收拾了地上的酒瓶。

    侍应生看了她一眼,将食物放到桌子上,趁着白灵不注意,将衣兜里的一个黑色小物件黏在了桌子底下。

    “老大,已经安放好了。”侍应生离开后,拨了一通号码。

    电话另一端,周福手里捏着一个小小的遥控器,阴凉的一笑,“做的好。”

    白灵正在吃饭,突然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她脸色骤然褪了个干净,手中的刀叉掉落在地上。

    隔了一会儿,声音止歇,她抚着几乎停跳的心脏,在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吁了口气。

    该死,自从接到那样的一通电话后,都产生了幻觉!

    白灵重新坐下,刚刚吃了两口,鬼哭狼嚎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惊恐无助,一双眼睛倏然瞪大,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冲出了房间。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让景阳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当他开了房门,看到一脸惊恐的白灵时,脸上浮上不耐。

    “又有什么事情?”

    白灵完全是下意识的扑进了景阳的怀中,“先生,声音,好可怕……”

    景阳狐疑的看了她一会儿,“我不是帮你重新办理了卡,并且也拔掉了酒店的座机电话线吗?”

    白灵吞咽了一下口水,“先生,那声音不是从电话里传出的。”

    景阳眯了下眼睛,隐隐的觉得这件事是一个阴谋。

    他让白灵先去自己的房间,他则进了白灵的房间。

    警惕的在四处看了看,地上的酒瓶已经收拾掉,桌子上还有没有吃完的牛排,刀叉掉在地上,足见刚刚白灵是有多么的惊恐。

    他凝眉沉吟了一会儿,开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你先暂时待在我这里,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

    白灵怯怯的看着景阳,“先生,您能不走吗?”

    景阳眉心紧锁,“白灵,我这里可没有什么鬼哭狼嚎的声音,你别得寸进尺。”

    白灵咬唇,“先生,我……”

    “够了,我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棋子。”

    景阳甩了狠话,离开。

    当他处理好一切,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白灵蜷缩在沙发里,已然睡熟。

    他看了眼时间,并没有叫醒她,而是开了电脑收发邮件。

    第二天一早,各大门户网站以及论坛都曝出了一条劲爆的消息。

    LK阿森纳的现任夫人白灵与LK凉州分公司执行总裁景阳同居,深深怀疑白灵与景阳早已经珠胎暗结。

    托尼给景阳打来电话的时候,景阳还不知情,走廊外传来纷乱吵杂的声音。

    景阳透过门镜看去,赫然一惊,门外围满了记者。

    白灵也听到声音醒来,“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景阳觉得从白灵接到的第一通鬼叫的电话起,他们就已经落入了一场阴谋之中,而对方要做的是让白灵深陷非议,从而让阿森纳能够成功离婚。

    按着手法,他觉得应该不是陆宸所为。

    “你先躲到衣柜里,没有我的指示,不能出来,你记住了吗?”景阳脸色阴沉。

    白灵愣了下,听到外面越来越嘈杂,赶忙躲进衣柜之中。

    景阳深吸了口气,快速环视一圈,没有什么不妥,他像往常一样,穿戴整齐,佯装不知的开了房门。

    无数话筒以及镜头都对准了他。

    “景总,您能解释一下同居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吗?”

    “景总,我们还收到一份匿名电子邮件,白灵女士曾经整过容,而她整容的监护人签名都是您,您跟白灵女士到底是什么关系?”

    “景总,真的像帖子上所说的那样,您跟白灵女士早已经珠胎暗结吗?”

    ……

    记者们的问题越来越尖锐,即便景阳再从容不迫,再处变不惊,也还是不由乱了方寸。

    他垂落在双腿侧的手用力收紧,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冷静自若。

    “抱歉,我不知道你们为何会这样问,至于其他的,我不方便回答。”

    他没有想到,同居门竟然将白灵之前整容的事情也牵扯了出来,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