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一直在外面想着一件事情,刚刚陆宸的话虽然不中听,不过却也提醒了她一件事情。

    现在阿宸抗拒着不愿意上去看白馨,还口口声声的说白馨如果死了,他才会去看。

    那么如果白馨真的有了什么重病的话,会不会让陆宸改变心意。

    当这个想法跃然于脑海中的时候,她难以置信的瞠了下眼睛。

    正在这时候,房门打开,当她对上陆宸那依旧不怎么好的脸时,抿了下唇。

    “妈,阿宸已经同意要上去看看馨馨了。”陆欣然笑着对陆母说道。

    陆母愣了下,脸上却依旧很冷,“你别对馨馨冷言冷语了,没有父母的孩子,看着怪可怜。”

    陆宸呼吸一凝,他老婆也没有父母好不好?为什么她就不能对他老婆好一点儿?

    林浅浅垂在腿侧的手紧了紧,陆宸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那种无奈以及悲苦,抬手环住她的肩膀。

    “我没事,你上去看看白馨吧,我出去透透气。”

    林浅浅不知道现在应该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白馨,上回陆宸跟她说了很多,她虽然愿意相信白馨做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并且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心里还是多少会觉得别扭。

    最重要的是,她实在是不想让陆母更加厌恶自己。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你如果心里不开心,我不去了。”

    闻言,林浅浅狠狠瞪了他一眼,“刚刚大姐跟你说的,都进了狗耳朵了吗?”

    陆宸轻哼一声,捏了下她小巧的耳朵,“这才是最最标准的狗耳朵呢!”

    林浅浅瘪瘪嘴,“去吧。”

    陆宸一眨不眨的凝望着她,心里酸酸的,感觉如果上去看白馨,便是对不起她。

    “快些去。”

    林浅浅说完这三个字之后,快速转身,脚步匆匆的离开,唯怕,只要稍稍慢那么一点儿,她就会改变了心意。

    陆宸凝着她的背影,感觉心口的位置随着她的渐行渐远一点点的空了。

    当他出现在戒酒病房外,透过门玻璃向里望去,看到精神恹恹的白馨时,原本想要转身就走的想法在这一刻突然凝滞了。

    白馨抬眼,目光迟缓的看向他,原本陆宸以为她一定会动作迅速的冲过来,那样,他会嫌恶她,会觉得她就是横亘在他跟林浅浅之间的那根刺。然后,他直接转身便走。

    可是,他们就那么隔着一道门,一块透明的玻璃,一段不算太远的距离,遥遥相望着。

    见她迟迟没有什么动作,陆宸看向陆欣然。

    “馨馨的酒瘾比较重,大夫必须要加重药量,这种药吃完了之后,就是这个样子的!”

    她这几天都跟陆母陪在外面,看着她痛苦的撞墙,嘶嚎,也就是今天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表情呆滞,让人看了更加的揪心。

    陆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

    “阿宸,你现在可以走了!”

    陆母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陆宸在这里明显会让她掣肘,而且,她也发现了,如果一直逼迫他,他真的会产生逆反心理。

    闻言,陆宸感觉喉间梗塞的更加厉害。

    抿了抿唇,想要转身离开,可,双腿如同生根地上。

    男人天生都对弱小的女人有一种保护欲,当初与白馨初遇的时候,也是白馨正被一群小混混围着,他对上白馨求助的眼神,就那么带着满身正义的光芒一拳一个解决了所有的小混混。

    白馨如同瓷娃娃一般,而林浅浅就如同墙缝中的杂草,两个人相较,他很自然的就更加的想要保护白馨。

    后来的后来,他发现,其实林浅浅同样也需要他的保护,别看她外表坚强,可是那颗心,真的也很脆弱。

    所以,他不允许自己的妈一次次的伤害她。

    陆母见他一直僵着没动,皱眉,“你怎么还不走?”

    “阿宸——”陆欣然推了他一下,看都看过了,他还这么站着干什么?

    陆宸倏然收回神思,“她一直这样?”

    陆欣然看了眼陆母,陆母沉着一张脸,“你还知道关心她?”

    “大姐?”

    陆宸并没有理会陆母,目光沉沉的看向陆欣然。

    “一开始情绪比较激动,就像之前你所知道的那样,撞墙,嘶吼,不过大夫说再过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了。”陆欣然看着白馨,目光充满了怜惜。

    “冯豫那里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陆宸接着问。

    陆母在一旁看着,心下涌动着一股喜悦,他内心深处还是关心着馨馨的,而且她越发肯定陆宸之前会那么狠心无情,就是因为林浅浅。

    在白馨出现之后,她对林浅浅真的是没有一点儿好感。

    而且,她总是担心那件事如果有一天被公之于众,她这一双儿女还有没有脸面在凉州立足!

    催促着陆宸快些回去,陆宸想着林浅浅还在外面等着,便没有再坚持留下来。

    陆母看着他离开后,进了医师办公室。

    当大夫听了她的想法之后,一脸为难,“陆夫人,我真的不能这样,我是一个医者,不能这样。”

    “你也说你是一个医者,既然是医者,不是理所应当的为病患多多着想吗?”

    大夫凝眉想了好久,还是摇了下头,“我真的不能帮你。”

    “难道你就打算看着馨馨继续饱受酒精折磨?”

    陆母这话让大夫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作为医者,他自然希望病患可以少一些,并且让病患在求医的过程之中可以少受一些折磨和苦痛。

    但是帮着她做那样的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

    毕竟陆宸已经有了妻子。

    似看出了大夫的为难,陆母沉声说道:“邵大夫,我知道你最近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去美国继续学习,如果说我能够帮你达成这个心愿,你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

    大夫眼睛一亮,很显然陆母的这个条件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好。”沉吟了许久之后,他点头,“我会尽量写的婉转模糊一些,这样对谁都好。”

    陆母嘴角浮上一抹满意的笑容,“最迟一星期,你会得到去美国留学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