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是第二天找到的林浅浅。

    电话接通的时候,刻意提醒林浅浅不希望这件事被陆宸知道。

    林浅浅告诉陆宸,是安娜打来电话,所以要去下边看一眼。

    陆宸觉得此事蹊跷,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却在她离开办公室之后,跟了上去。

    当陆母将白馨的病历单推给她的时候,她颦了下眉,“妈,这是……”

    “你自己看。”陆母抬了下下巴。

    林浅浅快速扫视了一番,虽然病历单上说的挺模糊,还有好多生僻的医学术语,但是她还认得两个字:脑瘤!

    满脸愕然的看着陆母,“妈,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母脸色愈发阴沉,“你是觉得我有这个闲情逸致在这里跟你开玩笑,并且还是用馨馨?”

    林浅浅攥着病历单的手在抖,脸色也一点点的褪尽。

    陆宸在远处悄悄的盯着,但见林浅浅一脸的惊愕,皱了下眉。

    他试图冲进咖啡厅,但是又突然想起陆欣然跟他说过的话,他越是维护林浅浅,自己的妈就会越加的讨厌她,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只能让她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

    虽然陆欣然时常犯二,但是自从跟冯豫在一起之后,道理倒是懂得了不少。

    “妈……”林浅浅用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稍稍平静了一些,声音颤抖着问:“你今天找我,是想要我怎么做?”

    陆母嘴角淡淡的一挑,借着喝咖啡的动作掩下这抹笑。

    “馨馨是怎么变成的这样,你心里很清楚,你应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馨馨是个可怜的孩子,我一直都想要弥补她,所以……”

    陆母放下咖啡杯,脸色异常严肃,“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当然了,我不会硬生生拆散你跟阿宸,毕竟你现在也有了身孕。”

    林浅浅的心口好像被一把钝刀硬生生的刺入,痛让她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

    刚刚陆母的话,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她没有怀孕,那么陆母就会劝说她放弃陆宸?

    见她许久都没有说话,陆母站了起来,“回去吧,别让阿宸生疑。”

    林浅浅目送她的身影,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久久都没有动一下。

    随着“哒哒”的脚步声,眼前出现了一道颀长的身影。

    她缓缓的抬头向上看去,对上陆宸那双深邃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陆宸拿过她手中已经被捏皱的病历单,快速的看了一眼,眉尾一挑。

    “脑瘤?你相信吗?”

    林浅浅此刻是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不相信白馨得了这种病,并非因为她有什么私心,只是觉得,白馨已经承受了太多,她不想让她再承受痛苦。

    陆宸握住她的双肩,“单纯的只是一张病历单,并不足以说明什么,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林浅浅抿着唇,浑身都在发抖,“去看看白馨吧,或许是真的。”

    陆母一直很疼惜白馨,没有道理去编造出这样的一件事。

    闻言,陆宸脸色乍然一沉,“林浅浅,你脖子上的是不是真的是石头?”

    她真的是太善良,善良到宁愿自己痛苦,也要成全别人的幸福!

    有的时候,他真的很想要撬开她的脑袋好好看看,究竟她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只要,她稍稍的自私那么一点儿,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

    林浅浅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良久,无力的说道:“如果那真的是石头的话,就好了!”

    如果是石头,她就不会像现在想这么多,承受这么多,无论怎样做,都觉得不妥。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陆宸缓缓蹲下,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如果我去照顾白馨,你会不会心痛?”

    林浅浅嘴巴张了张,陆宸抬手点住她的唇,“别急着回答我!想清楚了,问问看,自己会不会。”

    这或许是陆宸第一次,用这样认真的眼神,这样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林浅浅的心就好像是在沙漠之中行走了很久之后突然看到了一片绿洲时那般激动。

    可,很快,她便强自压下这种激动的情绪。

    “还是先看看她吧,毕竟我是一个健康的人,而她不是!”

    林浅浅很用力的握着他的手,恨不能一辈子与这双从小就能够给她温暖和勇气的手紧紧的相握。

    陆宸眸底现出一丝不悦,“林浅浅,我跟你说的这些话都白说了吗?”

    林浅浅抿了抿唇,“陆宸,之前,我们为这件事发生了很多争执,很多的不快,我真的不想再受到良心的谴责了!”

    她说完,就要站起来,可双肩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给牢牢按着,她只能保持与他对望的姿势。

    “林浅浅,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一直将我往外推,那才是真正的傻!是真正的会让良心受到谴责。”

    言罢,陆宸起身,再没有看她一眼的大步离开。

    林浅浅抬手,想要唤住他,或者是拉住他,但是,最终,她还是将手放下了。

    白馨夹在他们之中,三个人都会痛苦,现在白馨得了这种病,她或许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做了。

    当朱丽叶接到林浅浅的电话时,她正在准备行李。

    “浅浅,你是不是傻啊!”朱丽叶烦躁的在房间里走了几步,“你怎么就知道你那个黑心婆婆不是编造的?如果真的是脑瘤,怎么可能连一张CT片子都没有?”

    经她提醒,林浅浅愣了下,“或许是不方便带过来,也或者是就算拿来了,我也不是学医的,怎么可能会看出来呢?”

    “浅浅,不管你是不是学医的,别的大夫总看的明白吧?”

    朱丽叶重重的叹了口气,怎么感觉她现在好像智商有了问题,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聪明睿智的林浅浅!

    正好孟飞珩一脸笑眯眯的推门进来,看到她皱着一张脸,明显压抑着怒火的样子,关切的问:“怎么了?”

    朱丽叶瞪了他一眼,自从温泉山庄,孟飞珩彻底上了朱丽叶的黑名单,不过,她试了数次,都没有将戒指给弄下来,为了不伤害到自己的手,她便先戴着这枚戒指了。

    “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找你!”朱丽叶知道地方后,挂了电话,仿佛没有看到孟飞珩一般,大步离开。

    手腕突然被拉住,对上孟飞珩那双明显带着怒意的眼睛,朱丽叶冷着脸,威胁:“别跟我说话,否则我还继续摘戒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