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被踩碎的手机,孟飞珩脸色越来越沉。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接通。

    “还没有找到吗?”

    陆宸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

    孟飞珩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说,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

    陆宸听说此事,再也不顾陆母,失魂落魄的赶到巷子里。

    看着满地血迹,陆宸有些眩晕,他猛地抓住了孟飞珩的胳膊,“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些找!”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林浅浅!”孟飞珩安抚着。

    陆宸的心里很乱,这满地的血到底是不是林浅浅的?

    为什么不直接开着车离开,怎么就会跑到这里?

    一时间,他的脑子里闪过许多个疑问。

    当他想起他吼了她,心里更是觉得抱歉。

    如果好好跟她说,是不是她就不会跑到这里来了?

    一拳狠狠落在墙上,陆宸此刻恨不能给自己几拳。

    孟飞珩看着墙上的血印子,猛抓住他的手腕,“你就算将手砸成了肉酱,也还是于事无补!”

    陆宸眯了下眼睛,声音颤抖,“如果这些血是我老婆的,那么她有没有可能会去医院?”

    经他提醒,孟飞珩赶忙让他的小弟再去附近的医院打听。

    当他们赶到之前林浅浅跟景阳去过的医院时,大夫说的确有这样的两个人来过,不过受伤的是那个男的。

    闻言,陆宸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幸好不是他老婆!

    可,既然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么林浅浅现在在什么地方?

    景阳快速打了几通电话,一路猛踩油门,将林浅浅带到了码头,乘游艇去了远离凉州的一处海岛农家小院里。

    他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

    犹豫了许久,手指温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最后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这时候手机没命的震动起来,当他看到屏幕上那熟悉的号码时,嘴角冷冷的一掀。

    陆宸,你还真的是有本事!这么快就想到了我这里!

    不过,我既然费尽心思的将浅浅带到这里,就绝不可能让你们再好好的在一起!

    做人不能太贪心,已经有一个白馨了,为何还要霸占着浅浅?

    将手机关机,之后又找到另外一个号码,打给托尼,“按着我以前所想,找个人代替我办理一下登机手续。”

    托尼虽然不赞同景阳的做法,但还是按着吩咐去做了。

    景阳不接电话,并且之前住过的酒店总统套房也早已经退房,这让陆宸异常恼怒。

    他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冲孟飞珩怒吼,“去找!找到了一定要将他给废了!”

    孟飞珩看着这样可怖的他,一时间心里也有些惴惴,“我跟你说了很多次,找个人不容易,而且景阳又不是白痴,离开医院之后,一直挑着没有监控的地方开,现在你先别自乱阵脚!”

    陆宸现在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猛兽,他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将孟飞珩当成撒气桶。

    孟飞珩到底跟他这么多年的兄弟,不跟他一般见识。

    夜色一点点暗了下来,终于查到了一些什么。

    “景阳登机?”陆宸皱着眉头看着孟飞珩,“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事情?费尽心思的将我老婆弄走,怎么可能会去登机?”

    “可能只是想要搅乱迷惑我们吧。”孟飞珩凝眉想了想。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朱丽叶问他是不是又去什么地方鬼混了。

    最近,他都在跟朱丽叶商量婚礼的事情,虽然孟老爷子一手包揽,但是婚纱、蜜月这些还是需要两个人商量着来。

    虽然他在外面强势,但是对朱丽叶可是非常迁就,只要她喜欢,都无所谓。

    “我怎么可能会在外面鬼混!你这么说,就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

    “那么半小时之内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朱丽叶下了最后通牒。

    孟飞珩一脸难色,迟迟没有应声。

    朱丽叶想着今天他离开的时候很是反常,想了想,“孟飞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孟飞珩赶忙表决心,可是朱丽叶根本就不相信。

    电话挂断之后,她想了想,打给了孟飞珩的一个小弟。

    电话接通的时候,那个小弟支支吾吾的,朱丽叶一声大吼,终于知道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孟飞珩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朱丽叶真的很担心景阳那个疯子会做出伤害林浅浅的事情。

    她在别墅里焦躁的走来走去,最后想到了唐奕。

    虽然知道陆宸一直在意唐奕接近林浅浅,可是现在多一个人去寻找,就能快些找到林浅浅,她也真的是顾不得那么多。

    唐奕听说林浅浅被景阳给带走了,脸色骤然一变。

    匆忙联系人开始大范围的去寻找。

    林浅浅醒来的时候,后颈还有些疼,她皱了下眉,在周围快速环视了一圈。

    听到声音,景阳推门进来。

    林浅浅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声音也冷得宛若寒冬,“你到底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

    景阳挑了下眉尾,“你不需要知道,饿不饿?”

    林浅浅一脸戒备的盯着他,没吭声。

    “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个孩子,所以,不会做什么伤害孩子的事情。”

    林浅浅不掩讥嘲的看着他,“是吗?”

    景阳挑了下眉尾,“浅浅,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对你的爱也一点不比陆宸少,我唯一败给他的,就是我没有那么好的家世!”

    林浅浅心里涌上一股躁意,“景阳,你以为我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吗?当初我说的很清楚,我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爱上你,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我们就……”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景阳暴躁的打断。

    “够了!我以为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哪怕是演戏给陆宸看也好,说不定你就会发现我对你的好,可是林浅浅……”

    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悸的凌寒气息,林浅浅不由打了个哆嗦。

    景阳冲到她的面前,她脸色骤然褪了个干净,快速向后挪去。

    当他那双如钳般的手牢牢握住她的肩时,她全身肌肉都紧绷在了一起。

    “景阳,你冷静一点儿!”

    林浅浅不怕他,可是现在她是孕妇,所以,她很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