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景阳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吻上她,却又害怕会因此而激怒她,那样所有努力就此付之东流。

    四目相对,林浅浅的呼吸都好像凝滞了。

    景阳长长的吐了口气,“浅浅,如果你不想伤害到孩子的话,那么就签了这个。”

    林浅浅愣了下。

    景阳开口唤了声,一个村妇推门进来,“先生,东西都准备好了。”

    “好了,你出去吧。”

    林浅浅颦眉,恶声恶气的对景阳说道:“景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景阳看着她,缓缓松开了手,走到桌子前,拿起那个文件夹。

    林浅浅抿着嘴角,思绪快速转动,看到床边有一个花瓶,快速拿起冲向景阳。

    景阳耳廓一动,在林浅浅手中的花瓶就要落在他的后脑上的时候,他快速转过去,手用力抓住她的手腕。

    力道很大,她感觉骨头好像都要被捏碎了,却始终用力抓着花瓶。

    “浅浅,你这样,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景阳皱眉盯着她,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控诉。

    林浅浅咬牙,“你松开我!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签字!”

    景阳盯着她,忽然就诡异的笑了。

    “浅浅,这可由不得你!”

    感受到他凝在自己肚子上的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林浅浅心里一骇。

    “景阳,你如果敢,信不信……”她的话没有说完,景阳用力捏了下她的手腕。

    “咔嚓”一声,手腕错位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紧跟着,紧紧抓在手中的花瓶落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惊扰到了外面的人。

    房门被大力推开,“老板,没事吧?”

    景阳眯了下眼睛,声线幽冷的斥道:“出去!”

    那人看了眼两人,赶忙垂首离开。

    看到林浅浅疼的红了眼圈,却咬着唇,不发一声,景阳心里的愤怒彻底消失不见。

    他让人进来帮她重新接好错位的手腕,展开文件夹,“浅浅,签上字,你所有的痛苦就会彻底消失不见,以后,我会好好爱你,疼你!”

    林浅浅彷如看一个笑话一般看着他,连一个字都吝啬给他。

    “浅浅,你最好想清楚!”景阳挑了下眉尾,并没有生气。

    林浅浅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她想到刚刚景阳那让人心骇的目光,脸色骤然一变。

    景阳将文件放在桌子上,“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但是,不要考验我的耐性!一个小时之后,是要你们这段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婚姻,还是要保你的孩子,完全取决于你!”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边,林浅浅的一颗心彻底沉入了谷底。

    明明知道景阳心怀不轨,你是不是傻?

    林浅浅在心中将自己狠狠骂了一通,就因为他救了自己,就圣母心了?

    你就是活该!

    林浅浅仰躺在床上,手腕还有些疼,但并不影响她做什么。

    她盯着窗外的夜色,重重叹了口气。

    村妇进来,将地上花瓶的碎片收拾干净,又悄然无声的离开。

    林浅浅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来到窗边,向外望去,才惊觉这里是一个农家院。

    而她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个眺望的阁楼,差不多有三米高,外面影影幢幢,虽然光线暗,但还是能够看到有不少人守着。

    冒冒失失的出去,非但逃不掉,反而还会彻底惹怒了景阳。

    她凝眉想了想,来到桌子前,拿起那个文件夹。

    看到“离婚协议”这几个字的时候,她心中百感交集。

    曾几何时,这样的东西,她也签过,但是最后都没能改变她跟陆宸之间的关系。

    虽然说陆宸在医院里那样冲她大吼,可是冷静下来想想,或许他并不相信是她将陆母推倒的,只是不想让自己继续留在那里听那些恶毒的咒骂。

    想到陆母,她心里又有些酸涩。

    也不知道为何,她跟陆母之间共同住了这么多年,竟是一点儿都没能够暖了陆母的这颗心!

    之前以为有所改变,可是呢?

    重重吐了口气,她想了好久,拿起旁边的笔。

    如果她能够体会到陆宸的良苦用心,那么她迫于无奈签下名字,陆宸应该也可以体谅。

    但是,签字的手在发抖,根本就写不了字。

    最终,她将笔又丢到了一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那道门终于重新推开。

    看到她安静的坐在那里,而桌子上那份离婚协议明显被动过,景阳嘴角轻轻一掀,大步走到桌旁。

    拿起,看到上边依旧干干净净,他脸色沉了几分。

    “浅浅,看来你也是一个心狠的人!”

    这冷嘲热讽的话刺痛了林浅浅的心,任何一个人生下来就不是心狠的人,即便她一次次的被算计,被伤害,也不曾彻底心狠!

    缓缓的抬眸看向景阳,“景阳,我请求你,收手吧!”

    “我爱你,你却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跟陆宸每日待在一起,你觉得可能吗?”景阳的声音之中明显压抑着愤怒。

    林浅浅深呼吸,不答反问:“你对我的那是爱吗?”

    “不是吗?并且一点儿不比陆宸的少!”

    “我记得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对我的爱,根本就是偏执!”

    “林浅浅!”景阳愤怒的冲她吼,五官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我这些年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你,你现在却一次次的跟我说,我对你的爱是偏执,你真的想要看到我心痛而死吗?”

    “你会心痛吗?”林浅浅红唇轻轻一扬,讥嘲:“我甚至都怀疑你有心吗?”

    这最后一句话,就好像唐僧的紧箍咒,一遍遍在景阳的脑海中回响着,折磨着他都要疯狂了!

    他的手用力收紧,那两份离婚协议书在他的手中一点点的变皱……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到底要你们的婚姻,还是要孩子?”景阳此刻是真的疯了。

    对上他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林浅浅不是不怕,只是,她在跟景阳赌!

    用自己的命去跟他赌!

    发现她眸中多了一丝决绝,景阳的心骤然一缩,“你想要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