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陆母心里很是失望,同时对林浅浅的怨恨更是达到了极点。

    在她认为,一定是林浅浅阻止陆宸来医院。

    白馨一直很寡言,即便开口,也都是在为林浅浅找借口开脱。

    每每她这样,陆母便越加的恼恨。

    走廊里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陆母眉间浮上一抹喜色,仔细听了听,又觉得不对。

    这分明就是高跟鞋的声音,不是陆宸!

    白馨暗暗观察着陆母的神色,心下冷嗤一声。

    病房门被大力推开,陆欣然冲了进来,“妈,你怎么就会摔了?”

    “还不是林浅浅?”陆母恨声道,“就因为我指责她几句,她就恶毒到将我推倒!现在更是恶劣到不让阿宸来医院!”

    陆欣然皱了下眉,有些不相信林浅浅会恶毒到做出这种事情,要知道即便当初她偷偷将音乐厅初本泄露给景阳,林浅浅也没有直接就向董事会揭发自己。

    见陆欣然明显不信,白馨有些不悦的收紧了手。

    目前白馨得了脑瘤这件事也只有几个人知道,陆欣然嘴巴浅,陆母没打算告诉她。

    发现白馨脸色有些不对,陆欣然关切的问:“馨馨,你怎么了?”

    白馨心下一凛,笑道:“没事,可能是有些累了。”

    “你跟王妈回去,我照顾我妈!”

    白馨摇头,陆母想着她终究才从戒酒病房出来,便对王妈说道:“你带着馨馨回去,之前不是已经收拾好了她的房间吗?”

    王妈点头。

    白馨看了眼陆欣然,以前陆欣然可是非常讨厌林浅浅的,并且还很没脑子,怎么才这么几年,竟然就变了性子?

    倘若她留下,陆母会不会被她劝说的又不生林浅浅的气了?

    僵着没动,陆欣然柔笑一笑,“回去吧,馨馨,这里有我。”

    白馨想了想,跟着王妈离开。

    “妈,这里的条件不太好,明天去冯豫的医院吧。”白馨刚刚离开,陆欣然便劝着陆母。

    陆母重重叹了口气,“我这是心病!”

    “可是之前不是大家相处的很好吗?”

    陆欣然觉得陆母真的是有些怪,明明前段时间感觉对林浅浅多了几分宽容心,怎么最近又变了?

    虽然不愿意怀疑白馨,可是她这个妈对白馨那可真的是有时候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要嫉妒。

    “好什么好?”陆母动了动躺的有些发酸的身子,“那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要不是……”

    陆母惊觉自己险些说漏了,赶忙闭上嘴巴。

    “妈,要不是什么?”陆欣然狐疑的看着她。

    “没什么。”陆母闭上眼睛,想了想,又睁开,“你给阿宸打个电话,问问看,他到底什么时候过来,是不是铁了心的就要林浅浅了?”

    “妈,阿宸现在毕竟不是一个普通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胡搅蛮缠?”

    “我胡搅蛮缠?”陆母脸上满是不悦,“你现在是不是也站在林浅浅那边了?”

    “妈,经历了好多事,我明白了好多。有的时候与人宽容,其实就是让自己开心啊!”陆欣然握着陆母的手,“王妈应该给你带了好吃的,要不要吃?”

    “不吃。”陆母语气不耐的甩出两个字。

    陆欣然在医院的这段时间,可说是也见到了人间百态,对于陆母的小性子并没有表现出不耐,“好,我这就给阿宸打电话,总行了吧?”

    陆母脸上的冰霜终于退去了几分。

    陆欣然调出陆宸的号码,然而电话一响,便被陆宸挂断,见电话迟迟没有打通,陆母挣着坐了起来。

    “你发条微信给阿宸,告诉他,如果他不接电话,我明天就去登报纸!”

    “什么登报?”陆欣然一。

    陆母冷着一张脸,没好气的说道:“你发给他,他清楚!”

    陆欣然犹豫再三,发了过去。

    看到那条微信,陆宸恨不能将手机摔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特么的闹!

    回拨过去,恶声恶气的让陆欣然将电话交给陆母,声音冷的仿佛可以将人冻住。

    “妈,如果你不怕丢陆氏的脸面,也不怕事情闹大了被爸知道,你尽可以闹,我现在真的没有工夫去看你闹,别烦我!”

    甩了狠话,不及陆母应声,他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忙音,陆母脸色一点点的变白,嘴唇也哆嗦不止。

    陆欣然看着她这般,赶忙晃了晃她,“妈,你怎么了?”

    陆母满腹委屈,气的她只能捶打着被子。

    陆欣然安慰了她好久,才终于平息,她又调出陆宸的号码,可是陆宸却直接将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她凝眉想了想,又调出林浅浅的,听着机械的女声,她烦躁的吐出一口浊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白馨跟王妈回老宅的这一路上,想了很多。

    当她回到房间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喂,我要爆料!”白馨声音压得很低。

    “是什么明星的花边新闻吗?开价多少?照片还是视频?”对方话语之中难掩兴奋。

    “是关于陆氏集团的总裁陆宸……”

    农家小院之中,气氛一度变得很是压抑。

    景阳看着将笔尖牢牢抵在脖颈动脉上的林浅浅,一动不敢动,“浅浅,我们有什么好好说,你别做傻事!”

    他太了解林浅浅这个女人,不舍得对别人狠,却对自己舍得下狠手,如果他继续逼迫她,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笔尖扎在自己的脖颈之中。

    “景阳,放我走!”林浅浅语气之中不容半分退让。

    她力气小,敌不过景阳,所以,只能跟他保持一段所谓的安全距离。

    他若敢轻举妄动,她的速度绝对会快过他!

    景阳目测距离,倘若他敢轻举妄动,一定快不过她!

    一时间,心中非常乱!甚至于还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浅浅,我不可能会放你离开!”

    他想的很清楚,倘若林浅浅继续用自己威胁他,只要她经过他的身边,他就一定可以夺下她手中的笔。

    无论用怎样的方法,只要她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恨他,厌恶他,都无所谓,她的余生是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