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油了。”

    闻言,陆宸眼睛一瞠,“什么?”

    “那赶快加油啊!”孟飞珩催促。

    “我去底仓看看。”那人脚步匆匆,须臾,去而复返,一脸的无奈,“实在是太匆忙,忽略了。”

    “卧槽!”陆宸目眦欲裂,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全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意。

    那人吓得直哆嗦,求救的看着孟飞珩。

    孟飞珩抬手握住陆宸青筋虬结的双手,“阿宸,别这样。”

    陆宸恶狠狠的盯着孟飞珩,“现在怎么办?”

    “只能打电话让人送油过来了。”孟飞珩重重叹了口气,拨打了卫星电话,通知自己的小弟送油过来。

    “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能够找到我老婆,阿飞,你等着!”

    听着陆宸这恶狠狠的话,孟飞珩嘴角抽了抽。

    “好了,你就不要这么烦躁了,不管是你,还是唐奕先找到了林浅浅,只要能够让她从景阳那儿逃离,就是好的。”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你不懂。”

    如果可以,他恨不能立即马上飞到林浅浅的身边!

    此时,她正经历着一些什么,他真的都不敢往下想。如果她此刻很怕,也一定很迫切的想要自己像个骑士一样降临在她的身边。

    但是,现在,游艇就只能在海上漂着。

    陆宸重重叹了口气,无力感以及歉疚让他只能对着浩瀚的大海大声嘶吼。

    孟飞珩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些泛酸。

    海岛之上,林浅浅虽然辗转反侧了一夜,可是在天亮前还是浅浅的睡了一觉。

    伸了个懒腰,看了眼窗外。

    昨晚夜色太暗,看的不分明,今天一看,周围倒是环境清幽,虽已入冬,不过绿植倒还能见到些许绿色。

    依稀还有粼粼的波光,难道是在海岛上?

    这时,传来敲门声。

    她神色戒备的盯着那道门。

    “浅浅,我给你准备了换洗衣裳,还有洗澡水也已经准备好了。”景阳笑眯眯的推门看着她。

    早起的她,头发乱糟糟的,很是可爱。

    “你放在那里放着就好。”林浅浅沉声说道。

    虽然刚刚只是匆匆一瞥,不过林浅浅已经知道,这里如果想要凭借一己之力跑出去,不容易。

    所以,没有必要去激怒景阳,先麻痹他,再寻机离开,才是最明智的。

    见她不似昨晚那么尖锐,愤怒,景阳挑了下眉尾。

    他接到消息,陆宸跟唐奕已经出海,正在寻找她,但是若要找到这里,并且带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天,当他听说陆母被送进医院,他就知道自己一直苦苦等待的机会来了!

    在他离开LK之后,这应该算是一个值得开心并且雀跃的消息。

    所以,才会冒险将她带到这里,逼着她签下离婚协议。

    林浅浅见他眼神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狐疑的盯着他,“你还打算说什么吗?”

    景阳倏然收回神思,嘴角轻轻一挑,放下衣服,“你若是要洗澡,可以出来。”

    林浅浅怔了下,“难道这里没有洗澡的地方?”

    如果自己此刻身处的是一个海岛,那么淡水应该是最为稀缺的东西,每日的用水量这么大,有没有可能每日有船专门出海运送淡水?

    “这里水压不够,上不去。”

    “那么这里有淡水?”林浅浅不打算继续跟景阳冷下去,那样根本就是对自己不利。

    景阳皱了下眉,“这里淡水很丰富。”

    林浅浅适可而止,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那好,我下去。”

    她也真的是想要好好的打量一下这周围的环境,好好做做打算。

    景阳目光研判的盯着她又看了一会儿,她向来有主见,说不准现在心里正在谋划着什么。

    但是,她没有继续跟他冷下去,倒是让他很开心。

    不管她想要谋划什么,他好好盯着就是了。

    走出门,林浅浅才发现,外面还有一个类似客厅的地方,“信号不是特别好,所以只有碟片。”

    林浅浅点了下头,继续打量着。

    “下楼梯的时候,小心一些。”景阳跟在她的后边。

    她皱眉看着有些老旧的楼梯,迟疑了好久,抬脚,踩上楼梯。

    “咯吱——”

    她脸色骤然一变,将脚又收了回来。

    景阳忍俊不禁的看着她,“你很害怕?”

    在他看来,她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过是楼梯老旧的声音,怎么就能让她吓成这样?

    林浅浅之所以会表现的这么激动,并不是害怕。

    一开始,只是惊了一下。

    后来,她觉得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一旦逃跑,声音太大,还没有走下楼梯,估计就能吸引一大票人的注意,所以,直接来了个将计就计。

    “我不是害怕。”林浅浅抿了下唇,可是却久久都没有动弹。

    “你这还不是害怕?”景阳嘴角噙着抹淡笑,“如果不怕,你下楼啊。”

    林浅浅就要抬脚,可是又将脚收了回来。

    景阳笑出了声,这是景阳回到凉州后,两人相处最为融洽的一次。

    “别怕。”景阳抬手捂住了她的双耳,“这楼梯很结实。”

    在他的手碰到自己的时候,林浅浅心里很是抗拒,然而,现在也只能尽量麻痹他,便生生忍下了心中想要将他推开的冲动。

    终于下了楼梯,林浅浅长吁了口气。

    刚刚下楼的时候,她在周围又快速看了圈,东西方向有两条小路,不知道通向哪里,住户比较分散,并且这里看不到海边,不知道到了海边之后,能不能找到船。

    景阳领着她进了一间房间,“你进去洗澡吧。”

    “真的不是海水?也不是海水净化的?”林浅浅进去之前问。

    景阳好笑的就要抬手去捏一下她的脸,林浅浅完全是下意识的快速避开。

    他有些失落的看着自己的手,僵僵的笑笑,“这个海岛淡水资源比较充足,再说了,海水净化设备可是很贵的。”

    林浅浅凝眉想了想,如果淡水资源真的很丰富的话,那很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有船只驶出,这对她还真的不是一个好事。

    她进去之后,快速的检查了一下,确认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窥视的地方,这才脱了衣裳,进了浴盆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