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跟景阳在海边走了一会儿,是真的有些冷,便准备往回走。

    突然,她看到了远处有帆船驶过。

    心底深处,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快速漫上,那会不会是唐奕?

    唐奕正拿着望远镜在附近眺望着,如果这些海岛上还是没有发现浅浅的话,景阳会将浅浅带到什么地方?

    景阳发现林浅浅一直盯着海上的帆船,眉头拧紧,抓住林浅浅的手腕就要强行带着她回去。

    就在这时候,唐奕突然看到了海岛上的熟悉身影。

    他的心在飞速的跳动着,嘴巴也在发抖,“向着海岛快速张帆驶去。”

    浅浅在海岛上!

    虽然距离还很远,可是他还是能够一下子就认出来,那个人的确是林浅浅。

    林浅浅想要冲到海水里,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逝,一来,她不确认那艘帆船是否是唐奕的,二来,就算是唐奕的,她冲到海水里,要怎么过去?

    惹恼了景阳,对她没有一点儿的好处。如果被关起来,事情只会更糟糕。

    景阳一直紧紧盯着林浅浅的一举一动,见她并没有轻举妄动,他嘴角轻轻一挑。

    “回去吧。”林浅浅抿了下唇,声音平静的说道。

    景阳又盯着她看了会儿,握着她的手回去。

    唐奕有些激动,却也知道如果贸贸然的上了海岛,定然无法带走林浅浅。

    “还要靠近吗?”助手问。

    唐奕凝眉想了想,“先别过去,等天黑再说。”

    同一片海,不同的方向,当油箱被重新注满油,游艇继续向前驶去的时候,陆宸皱紧的眉终于舒展开。

    “能不能再快些?”陆宸语气不耐的催促。

    “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开游艇的人回道。

    孟飞珩拍了下他的肩,“你就别着急了。”

    陆宸绷着嘴角,他怎么可能会不着急?

    刚刚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而且他难道忘记了上次朱丽叶被掳走的时候他都急成了什么样子吗?

    “兴许现在唐奕已经找到了。”孟飞珩劝着陆宸。

    陆宸周身气压登时降低,孟飞珩恍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错话,摸了摸下巴,有些讪讪的催促着开游艇的人快些开。

    夜色一点点的降临,林浅浅自从回到农家院之后,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填饱肚子。

    刚刚她在周围看的很仔细,这个岛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即便已经入冬,草木依旧还有翠绿之色,而且树木比较茂密。

    只要她能够得了机会,先暂时藏起来,景阳应该找不到她。

    一旦景阳发现她不在了,那么一定会沿着东西两个方向去寻找,不管刚刚的帆船是不是唐奕的,景阳找不到她的话,势必会乘船离开海岛。

    等到天亮,那艘运送蔬菜的船停靠在海边的时候,她再偷偷溜到船上去,一定可以成功逃离这里。

    “想不想看看碟片?”景阳见林浅浅只是坐在窗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问。

    “有些困了。”林浅浅恹恹的摇头。

    景阳不疑有他,“那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搅你了。”

    林浅浅躺下,静静的等待一个恰当的机会。

    只要踩上就会发出声音的楼梯真的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能够阻止楼梯发出声音。

    海面之上波光粼粼,唐奕穿好潜水服,戴上氧气瓶,就要下水的时候,助手有些担忧的拦住了他。

    “现在毕竟已经入冬,海水太凉,万一抽筋了怎么办?”

    “放心,我好歹也在海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经验可说是很丰富。”唐奕将潜水镜戴上,准备入海。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可以潜水,那么你的朋友呢?”

    唐奕拧眉,对啊,他真的是关心则乱,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

    “帆船靠近的话,目标太大了。”他兀自低喃,在甲板之上来回走了几步,“我先潜到岛上,你注意观察,发现我用激光灯发送了信号之后,全力张帆,时间上应该很充足。”

    今晚上,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顺风顺水,会很快。

    助手点了下头,唐奕扎入海水之中。

    水真的很冷,他皱了下眉,向着海岛快速潜去。

    林浅浅等了一会儿,见所有房间的灯陆续熄灭,轻手轻脚的开了房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她借着月色走到大门口,贴着门竖耳倾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重新回到房间里,试着推了推窗户,似乎从外面被钉上了。

    如果要离开,就只能走楼梯。

    她思绪快速转动,目光落到床单上。

    如果结好绳子,从楼梯扶手上滑落下去的话,楼梯是不会发出声音,可她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有些焦躁,她却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口气,她开始撕床单。

    拿着结好的床单,轻手轻脚的开了大门,从缝隙之中向外看去。

    一切都异常安静,她快速将床单系在扶手之上,试了试,挺结实,翻过扶手,向下滑去。

    当双脚落地,突然,所有房间的灯尽数亮起。

    林浅浅脸色乍然一变,景阳竟然早已经有了防备!

    抿了下嘴角,快速冲出农家院,景阳在后边追着,林浅浅发了疯一般的跑着。

    她并没有向着东西方向,而是向着南边跑。

    很快就消失在树林之中。

    “老板,还要追吗?”

    景阳眯了下眼睛,“不用了,不过不要放弃寻找。”

    如果今天的那艘帆船上真的是唐奕的话,他根本就无法将浅浅继续留在这里,倒不如将计就计,反正离婚协议书已经给了陆母,白馨应该也会好好利用。

    林浅浅没命的跑,肚子有些不适,她不清楚是岔气了,还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唐奕刚刚潜到海岛附近,便听到嘈杂声,知道林浅浅已经成功摆脱景阳的掌控,就藏在这海岛之上,他又是担忧,又是欣喜。

    待到众人稍稍退离的远了一些,他才上岸。

    目光在四周快速的梭巡着,东西两条小路,浅浅那么聪明,一定不可能会向着这两个方向跑。

    只剩下南北两个地方,如果他是浅浅的话,应该会向着树木比较茂盛的南边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