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唐奕向着南边跑去,当他发现树枝上有刮破的衣料时,心口用力一缩!

    轻声的唤着,“浅浅?”

    林浅浅靠在一棵树下,肚子很痛,听到唤声,她白着一张脸,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回答:“表哥……”

    唐奕皱眉,声音怎么这么虚弱?

    循声大步而去,看到林浅浅用力捂着肚子,很是痛苦的样子,他面色乍然一变。

    就要抱起她,可是潜水服上沾满了水。

    “要不要紧?”

    “我肚子很疼!”林浅浅用力抓住唐奕的胳膊。

    唐奕脸色铁青一片,他赶忙用激光灯给自己的助手发送信号。

    “还能走吗?”

    林浅浅抓着他的胳膊,撑着站了起来,双腿还在打颤。

    唐奕情知情况不妙,对她说道:“我抱着你走,不过可能会弄湿你的衣裳。”

    林浅浅咬着唇,点了下头。

    助手接到信号之后,很快就靠近了南边的海岸,看到唐奕抱着林浅浅跑过来,赶忙冲下船来帮忙。

    上了船,唐奕才发现林浅浅的脸色苍白如纸,声音几乎变了调,对助手吼道:“赶快打电话安排医院。”

    一定是刚刚跑的太快,动了胎气。

    帆船满帆前行,唐奕亲自驾着帆船,脸色肃凛,握着舵的手越收越紧。

    陆宸等人先后又找了几个海岛,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正准备向这个方向驶来,却发现了唐奕的帆船。

    孟飞珩道:“速度这么快,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林浅浅?”

    陆宸拿过卫星电话。

    助手对唐奕说道:“是陆宸,要不要接?”

    想到正是因为陆宸总是将精力都放在别人的身上,而且还是一些不相干的女人身上,才会让林浅浅承受这么多的痛苦,唐奕对陆宸是充满了怨恨的。

    “挂掉。”

    见唐奕迟迟没有接电话,陆宸脸色铁青一片,寒声下达命令,“向着帆船靠近。”

    游艇追着帆船,唐奕满身的肃杀之气。

    卫星电话再次响起,助手有些为难的看着唐奕,唐奕凝眉想了想,接通。

    “陆宸,你就是个混蛋!”

    陆宸没有想到唐奕张嘴就骂他,呼吸粗重了几分,“你什么意思?有没有找到我老婆?”

    “你还会关心浅浅的死活吗?”唐奕甩了话,再度结束了通话。

    陆宸一脸懵逼,难道林浅浅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想着,他一把推开开游艇的那人,将发动机开足到最大马力,孟飞珩一脸担忧,“你这样会烧坏发动机的!”

    “别特么的废话!”

    陆宸现在可以肯定唐奕已经找到了林浅浅,并且林浅浅很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的话唐奕绝不会这样情绪失控。

    一股烧焦的味道飘散在空中,孟飞珩推开陆宸,“你这个疯子,发动机都出味道了!”

    陆宸眼见着帆船越行越远,心里一股怒火瞬间燎原。

    孟飞珩看向开游艇的人,“马上去检查发动机。”

    幸好减速及时,发动机并没有被烧坏。

    陆宸迎面给了孟飞珩一拳,“干什么要减速?”

    孟飞珩快速避开,紧跟着给了陆宸一拳,“你是不是傻?唐奕不是景阳,起码现在证明林浅浅是安全的。”

    “可是……”

    孟飞珩看着陆宸那一双猩红的眼眸,整个人已经疯癫,眉头拧成了一团,“我这就联系阿离,再不济,我老婆肯定知道情况的吧?”

    闻言,原本还如同一只暴怒的猛兽的陆宸一点点的安静了下来。

    孟飞珩吁了口气,快速联系了裴若离。

    海岛之上,景阳正准备连夜离开这里。

    陆宸知道他掳走了浅浅,势必会展开疯狂的报复,他之前已经让托尼在邻市注册了新公司,现在正好可以过去。

    就在这时候,下边的人来通禀,说是有一艘游艇正在靠近这里,但游艇上的人似乎并不是陆宸。

    景阳皱了下眉,难道除了陆宸跟唐奕,还有别的人也在找林浅浅?

    来到海边,正好游艇也停靠在海岸。

    景阳眯着眼睛看着游艇上的那个人,“你是谁?”

    “我们老板要见你。”对方说着一口不算太流利的中文。

    景阳凝眉想了想,“你们老板是谁?”

    “景先生上来不就知道了吗?”

    景阳犹豫了一会儿,就要上游艇,手下人担忧的拉住了他的手腕。

    “无妨。”景阳冲手下人点了下头,上了游艇。

    这艘游艇很大,也很豪华,足见此人来头很大。

    当他进入内仓,看到一个背影,眉头一拢。

    “你是……”

    那人缓缓转过来,“你或许并不认识我,但是我认得你。”

    “直接开门见山吧。”景阳面有不悦。

    “好,我就喜欢爽快人。”那人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就是上次买了你LK股票的人。”

    景阳一怔,随即意味不明的笑笑,“我手中LK的股票也就那么多,你若是还想要买,可以去找LK其他的股东,我无能为力。”

    言罢,他就要离开,那人唤住了他。

    “我原本是不打算见你的,不过最近我观察了一下,景先生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能力的人。”

    景阳顿下脚步,脑子快速转动,这个人说这番话的意图,缓缓转身,目光直直的锁住对方的眼睛。

    “我很欣赏景先生的能力,所以,我想要投资景先生。”

    景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曾经,陆奶奶要投资他,那是为了送他离开这里,远离林浅浅;后来,沈怡要栽培他,那是希望自己成为她的左膀右臂,甚至于她敛财的机器,枪手。

    现在,这个陌生人说要投资他,目的何在?

    “抱歉,我现在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景阳不假思索,且语气不容半分商量的回答。

    那人呵笑一声,眸中满满的都是戏谑。

    “景先生挺有骨气,不过你那家空壳公司,单纯只依靠频繁的买进买出,靠抢夺几个小项目获得银行贷款,什么时候能够打败陆氏?什么时候能够让沈怡对你刮目相看?”

    景阳懵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此人,“你……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