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顶级宠婚:总裁老公狠狠爱 > 第390章 只要打开……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于一个心思恶毒的媳妇,我们陆家可真的是高攀不起。”陆母指着自己的腿恶狠狠的说道。

    陆宸心里一股怒火越烧越旺,他盯着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想要撕掉,可是那上边的签名的确是林浅浅的亲笔签名。

    他想着,或许是景阳逼着她签下的,因为才脱离危险,所以她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这件事。

    她当时得有多么的无助,所以才会被迫签下这个,他恨透了自己!

    深吸了口气,“妈,我懒得跟你说,反正这里有这么多人照顾你,也没有我什么事情,倘若你觉得人还不够,我可以给爸打电话,让他早些回来。”

    闻言,陆母脸色瞬变。

    若是振华回来了,她根本就不可能再继续针对林浅浅。

    见陆母终于消停了,陆宸拿着文件袋离开。

    白馨目送他的背影,眼睛眯了一下,快步追上去,“陆宸……”

    听到唤声,陆宸顿下脚步,回头看向白馨。

    白馨脚步不稳,向前踉跄着,眼见着她就要跌倒,陆宸伸手扶了她一下。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他,却并没有急于从他的怀中撤出来。

    “有什么事情吗?”陆宸松开她,语气很是不耐。

    白馨心里蹿上一股恨意,这么多天未见,他竟然没有问她一句最近如何。

    极力压下心中的恨与怒,她抿了下唇,“你也别怪干妈,她心里这口恶气总是要出的。”

    “白馨,我妈住院的事情是怎么透露出去的?”陆宸眸色沉沉的看着她。

    白馨愣了愣,“陆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在怀疑是我给狗仔通风报信吗?”

    陆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但见她眸色如常,虽然愤怒却没有慌乱,便道:“最好不是你,倘若是你的话,我希望你就此罢手,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回到过去。”

    原本,他觉得白馨得了脑瘤,对一个病人,他就算心里再抵触,也不应该给她一张冷面孔,可是接连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真的不能再逼着自己去迁就她。

    闻言,白馨的脸色乍然抽离,盯着他的一双眼睛越瞪越大,泪水氤氲而上。

    陆宸皱紧眉头,寒声提醒:“别总是在我面前流露出这样的一副脸孔。”

    甩了话,他转身,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白馨就那么站在原地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背影,垂在腿两侧的双手用力收成拳,指甲深掐入掌心的痛却不及心痛。

    见她迟迟没有回来,陆欣然追出来。

    “馨馨,你别怪阿宸,他那个人,一旦陷进去,那就是一根筋,曾经他……”

    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陆欣然赶忙闭上嘴巴,转了话题,“我们回去吧。”

    白馨眼底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滴落下来,她垂首,哽着声音。

    “我也知道我跟陆宸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我只是想要劝劝他不要跟干妈怄气,可是他似乎对我有很大的误会。

    欣然姐,我没有奢望什么,也没有想要做什么,就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及浅浅万分之一,你觉得我就是想要跟浅浅争,我能争到什么?”

    陆欣然心口涌上一阵酸涩,她握着白馨的手,拍了下她的肩膀,“馨馨,阿宸一旦陷进去就是一根筋,你别怪着他,咱们回去吧。”

    白馨摇头,“欣然姐,我这个样子若是回去了,干妈肯定会追问我,你先回去吧。”

    陆欣然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她刚刚听了陆宸那么无情冰冷的话,肯定心里很难过,让她自己静静也好。

    “好,那我先回去。”

    白馨点了下头。

    陆欣然回去后,陆母又开始跟她叨叨个没完,陆欣然叹了口气,“妈,那天的监控我也看了,拍摄角度不正,看上去好像是浅浅推的你,可是那也未必就是浅浅……”

    她这话没有说完,陆母霍地一下坐了起来,扯到了痛处,嘶嚎一声。

    陆欣然脸色瞬变,又气又心疼。

    “妈,能不能不要这样了?分明之前我们一家相处的很好,你怎么突然就又变了样子?到底浅浅哪里对不起你了?”

    “有她在,你们就是名不正言不顺!”陆母忿忿的甩了话,懵住。

    短暂的怔愣之后,浑然想起之前陆父他们在书房说让林浅浅去跟奶奶|的血液样本做比对,陆欣然追问:“妈,你刚刚那话究竟什么意思?是不是跟dNA有关?”

    陆母眼神飘忽了一下,没有丝毫底气的说道:“什么dNA,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越是这样,陆欣然越是怀疑,正好王妈回来,她随便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医院。

    一路速度奇快的开回了老宅,直奔书房。

    她盯着保险柜,一颗心跳的很快,手心里满是汗水,秘密一定藏在这里,只要能够打开,那么她就能彻底弄清楚一切。

    擦了下手,她慢慢的走向保险柜。

    然而,她并不知道密码,当保险柜提示若是再输错一次,将会自动启动报警装置的时候,她烦躁的在房间里走了数步。

    想到了冯豫,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件事。

    用力攥着手机,那串号码迟迟没有拨出去。

    手机乍然响起。

    她止不住打了个哆嗦,接通。

    感觉她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冯豫关切的问:“欣然,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陆欣然凝眉想了想,“冯豫,假如你要设置保险柜的密码,你会怎么设置?”

    冯豫怔了怔,“你什么意思,忘记了密码?”

    “你快些想想看。”陆欣然语气焦急的催促。

    “当然是设置成重要纪念日,比如生日,结婚纪念日……”

    闻言,陆欣然又瞄了一眼保险柜,爸妈感情一直不错,爸会不会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当密码?

    凝眉想了想,不顾电话之中冯豫关切焦急的声音,抬手,按下了第一个数字。

    最后一个数字,陆欣然感觉心脏要停止跳动了,反复松手,握拳了几次,她竖指在键盘上按下了最后一个数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