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刺耳的报警声没有响起,传入耳中的是轻轻的“哒”声。

    陆欣然眼睛瞪大,竟然打开了!

    快速的翻找着,终于找到了一个文件袋。

    当她看到了上边的文字时,满脸愕然。

    原来,这就是妈所说的只要有林浅浅在,他们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原来,林浅浅才是奶奶|的亲孙女。

    想起小时候,奶奶对林浅浅那让她嫉妒发狂的关心,她终于明白了原因。

    他们根本就不是陆家的子孙,林浅浅才是!

    林浅浅才是……

    手中的那几张DNA检测报告一点点的从指尖滑落,散落在地上。

    老宅外面,一辆车速度奇快的驶入。

    顾不得停稳,冯豫快速开了车门直奔老宅。

    “欣然?”

    陆欣然没有应声,满脑子都是那份DNA检测报告。

    冯豫就要冲上二楼,突然看到书房的门大敞开,皱眉,推门进去。

    看到陆欣然就那么如同石化一般僵站着,地上是散落的纸张,他感觉陆欣然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走到她的身边,原本想要安慰一下陆欣然,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DNA检测报告上时,他一脸愕然。

    陆欣然终于回过了神,她如同疯了一般推开冯豫,蹲下,胡乱的捡着。

    然而,手一直在发抖,根本就捡不起来。

    时间太短,冯豫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送检人与被检人的名字,可是看着她情绪如此失控,他首先就想到的是,会不会陆欣然并不是陆家亲生的女儿。

    看着她的目光多了些许的怜意,他试图帮她捡起,却被陆欣然再次推开。

    “欣然!”冯豫不小心跌坐在地上,“你冷静一些,就算你不是陆家的女儿,也犯不着……”

    陆欣然白着一张脸,眼睛瞪得滚圆,“你刚刚都看到了是不是?”

    冯豫懵住。

    “你看到了,所以,你觉得我很可恨是不是?”陆欣然冲他咆哮着。

    其实,他们一家才可恨,非常可恨!

    冯豫一头雾水,他只会怜惜她,怎么会觉得她可恨呢?

    “你走,别在这里烦我!”陆欣然死死瞪着他。

    冯豫知道陆欣然情绪太过激动的情况下,自己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便安抚着她说道:“你冷静一点儿,我稍晚一些再来找你。”

    陆欣然没吭声,依旧在努力的捡起地上的东西。

    明明很轻,可是握在她的手上,却如有千斤。

    冯豫在车里等了一会儿,想要打个电话给陆宸,可想想又觉得不妥,上次他跟陆宸提及过DNA的事情,但陆宸似乎并不知道。

    今天看陆欣然这般情绪激动,或许她也不想被别人知道。

    犹豫再三,开车离开。

    白馨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坐了好一会儿,想了很多。

    天气很冷,可是不及心冷。

    她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有事吗?”

    淡冷的声音夹杂着不耐。

    “我有一个想法,需要你的帮忙。”

    白馨原本并不想找景阳帮忙,在她看来,景阳就是一只毒蛇,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但是现在,她想不到什么人可以帮到她。

    “如果是跟浅浅以及陆宸有关,我很愿意帮忙。”

    景阳这几天都在邻市忙于新公司开业的事情,他想了很多,年前,凉州市政府有一个很好的老城区改建项目,只要能够拿下这个项目,他就可以赚很多,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名声。

    “我找你,自然是跟他们有关,现在陆宸已经不相信我了,无论我做什么,在他的眼中都是别有目的。就连我得了脑瘤这样的事情,都已经无法得到他的同情心。”白馨自嘲而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我原本还以为你比白灵手段更加的高明一些,不成想,你终究不及浅浅。”景阳轻嗤一声。

    闻言,白馨的一张脸扭曲的越发厉害,“景阳,如果你故意想要嘲讽我,那么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

    景阳发出一阵轻笑声,“你就这么点儿度量,难怪……”

    “够了!”白馨怒吼。

    “我跟你说白馨,你在我眼中什么都不算,如果你还是这种态度,你自己去折腾好了。”景阳恶声恶气的威胁。

    白馨轻“呵”一声,透着浓浓的嘲讽。

    “你在我眼中同样什么也不算,你好不容易将林浅浅带走,还逼着她签了离婚协议,可是你还是没有撼动他们分毫,说到底,你跟我都是一样的,无能!”

    景阳呼吸乍然沉了几分,他怒极反笑,“所以,两个无能之辈才更加应该联起手来。”

    白馨轻嘲的笑笑,“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景阳听了之后,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计划,“我会立即安排,不过,为了看起来更加逼真一些,我不会提前通知你,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且放心好了。”白馨扬了下眉尾。

    挂断了电话,白馨扭头看了眼住院楼方向。

    进病房之前,她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眼圈通红的进去。

    陆母闻声看去,皱了下眉,“馨馨,是不是阿宸又冲你甩脸子了?”

    白馨摇头,“我不怪他,毕竟看到离婚协议,他心情也不会好。”

    “那也不能拿你当撒气桶啊!”

    白馨勉强扯出一抹笑,“欣然姐呢?”

    “她就是个疯丫头,你不用理会。”

    陆母刚刚失言,也不知道陆欣然会不会想到什么,心里一直惴惴。

    “干妈,我怎么觉得你心里好像揣着什么事情啊?”白馨温声问。

    陆母抿了下唇,“还不是被阿宸给气的?”

    白馨乖巧的冲她笑笑,“干妈,陆宸就是那样的脾气,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陆母重重的叹了口气,握着白馨的手,“还是你好。”

    两人说了会儿话,白馨正准备开门出去,呼啦啦的涌进一堆狗仔。

    她懵了一下,陆母也是一脸的讶然,王妈反应比较快,匆忙去关门,却根本就不敌这些人。

    那些狗仔纷纷将镜头对准白馨,“白灵小姐,你能说说跟阿森纳先生离婚的真相吗?”

    “是不是因为陆总?”

    ……

    闪光灯不停的闪,白馨不停的后退,最后跌坐在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