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母没有想到陆父提前回来,就只问了她这么一句话,想着陆宸对她冷冰冰的,陆父也对她这样,心里委屈的不行。

    陆父皱眉看了她一眼,示意陆宸先离开。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婉云,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陆母嘴巴张了张,“我真的做不到,而且你也看到了,我这腿……”

    “你之前做的很好,为什么我一离开凉州,你就变了?为什么就不能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浅浅?”

    白馨偶然经过,听到房间里的对话,皱紧了眉。

    “是我们先对不起浅浅,你现在怎么还变本加厉的想要将她跟阿宸硬生生拆散?再说了,阿宸现在心里装着谁,你又不是不清楚!”陆父说完,又是一声叹息,“我最后跟你说一句,这个家,谁都能离开,就唯独浅浅不行!”

    听到脚步声,白馨赶忙躲起来。

    她回到房间,反复想着刚刚两人的对话,到底陆家做了什么对不起林浅浅的事情,可绞尽脑汁,也还是想不出来。

    不过,她觉得从陆母那儿肯定能够挖出一些什么来。

    陆父去了书房,直接开门见山。

    “这件事你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压下来?”

    陆宸眉头深锁,跟陆父说了一下他之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去查究竟是谁背后推波助澜的原因。

    得知林浅浅被景阳掳走,陆宸没有选择报警,而是亲自乘游艇寻找,林浅浅动了胎气住院,陆父脸色从未有过的铁青。

    “阿宸,这件事已经不需要去查,就已经能够猜到是谁了。”陆父目光沉沉的看向陆宸。

    两人对视时,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但是,当两人开口的时候,却说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名字。

    “你为何觉得是白馨?”陆父皱着眉头,他以为是景阳。

    “最后这一次狗仔队涌入病房或许有景阳的手笔,但是一开始,我妈住院这件事可是相当隐秘,景阳那时候掳走了我老婆,应该没有这些闲工夫去安排这样的事情。”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陆父沉声问。

    “我打算将计就计。”

    “说的再详细一些。”

    陆宸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后,陆父久久都没有开口,他在权衡利弊。

    “这件事,我最不愿意受到伤害的就是浅浅,所以,如果你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不希望你做这样的决定。”陆父语重心长。

    陆宸一脸的郑重,“我有分寸。”

    “那么就按着你所想的去办吧。”陆父点了下头。

    陆宸离开老宅的时候,没有再去看陆母一眼,这让陆母更是觉得心里伤心。

    陆父开门进去,“这就是你强行拆散阿宸跟浅浅的结果,如果你还不罢手,后果只能比现在还要严重。”

    陆母一脸愕然,她满脸担忧的看着陆父。

    “振华,我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那件事如果被阿宸跟然然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陆父没吭声,薄唇紧抿着。

    白馨敲门,“干妈,刚刚泡好的茶。”

    陆父眯着眼睛看了眼白馨,白馨心里一骇,手有些抖,赶忙将目光移开。

    她的心虚让陆父肯定了陆宸的猜测。

    “白馨现在有什么样的打算?”陆父问。

    白馨看向陆母,“干妈好了之后,我打算离开这里。”

    闻言,陆母满脸着急,“你孤苦无依的,为什么要离开?”

    陆父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趁着年轻,去学习充电也不错。”

    白馨抿着唇,没吭声。

    陆母有些不悦的看向陆父,“振华,馨馨这些年可是没少受委屈,我们应该好好待她。”

    “我出钱送她出国留学,这难道是在虐待她吗?”

    陆父这话让陆母哑口无言。

    白馨没有想到陆父竟然跟陆宸站在一边,竟然想要将她给赶出陆家,心里异常愤恨,攥着拳离开房间。

    她想了想,又拨通了景阳的电话。

    如此频繁的拨打景阳的电话,让景阳很是不悦。

    “你就这么点儿本事吗?”白馨没好气的质问。

    景阳眯了下眼睛,“我让狗仔队卷土重来,这难道不是本事吗?”

    “可是没有任何用处,陆家那个老头要送我出国。”

    “这什么意思?”景阳眉头一拢。

    “当初愿意相信你,不过是觉得你有本事,却不想你也就这么点儿本事,还不如我自己去想办法。”白馨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忙音,景阳真心觉得白馨这个女人很讨厌。

    不过,如果让陆父将她送出国,对他可没有半分好处。

    凝眉想了想,他有了办法。

    陆欣然跟白馨出去逛街的时候,被人泼了脏水。

    看着满身的烂菜叶,白馨被人围观,指指点点,陆欣然脸色都变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陆欣然怒声质问。

    “干什么?”那人一脸愤恨,“就因为她,我半辈子的积蓄都没有了!”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陆欣然一边帮白馨擦着身上的脏污,一边质问。

    “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就是这个LK的白灵,就因为她编造出来的一个什么爱情谎言,我们打赌输了!”

    陆欣然只觉得这理由还真的是够奇葩,就算眼前的真的是白灵,打赌输了这种事,也不应该迁怒到白灵的身上吧?更何况,眼前的是白馨,又不是白灵。

    “你们好好看仔细了,眼前这个人是白馨,不是什么白灵!”陆欣然就要打电话报警,被白馨给拦了下来。

    “欣然姐,别白费力气了,我们回去吧。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就是白灵,根本就说不清楚。”

    陆欣然死死瞪了那几个人一眼,我们去商场买几件干净衣裳。

    走进一家专卖店,那里边的店员看着白馨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很明显,她们也将白馨当成了白灵。

    陆欣然一脸冷肃,“你们看仔细了,这是白馨,不是什么白灵!”

    那些人干巴巴的笑笑,可是转过身的时候,依旧对着白馨指指点点。

    陆欣然快要气炸了,她送白馨回了老宅之后,给陆宸打了通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