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刚要开口,被他狠狠瞪了一眼。

    陆宸温声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只要好好养胎。”

    已经让她承受了这么多,在她被景阳带到海岛上的时候,他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无论怎样,他不能失去她。

    林浅浅很认真的看着他,眼眶酸涩无比,却不想眨眼睛,唯怕,一眨眼的时候,泪水会滚出眼眶。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是诡异。

    陆宸抿了下嘴角,极力冲她扯出一抹笑,握住她的手,“你曾说过,我是你心中的英雄,你现在这样忧心忡忡的是不相信我吗?”

    林浅浅喉间如同闷堵着什么东西,她静静的看着他,还是决定说出心中想法。

    “阿森纳的发言对陆氏很不利,尤其是你现在还准备承接市政府……”

    她的话没有说完,被陆宸竖指点住嘴唇。

    “什么都别说,这些都可以解决。”

    “可是……”

    “什么都不要说,如果还继续说,我不介意做点儿什么堵住你的嘴巴!”陆宸恶声恶气的威胁。

    林浅浅有些懊恼的吐了口气,她已经说了,虽然没有说完整,可是他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应该会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承接市政府的老城区改建项目吧?

    陆宸瞄了一眼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样子不能给她这个东西,会加重她的心思。

    朱丽叶拿着保温饭盒敲响了房门,陆宸看她眼,脸色不太好。

    “你又发什么神经?”朱丽叶恶声恶气的嗔了陆宸一句。

    “明知故问。”陆宸没好气的继续霸占着唯一的凳子。

    林浅浅有些无语的看着两人,冲朱丽叶招了招手,“今天又给我煲了什么汤?”

    朱丽叶将保温饭盒放在床头柜上,使劲儿瞪了一眼陆宸,“陆大少爷,能麻烦你让让吗?你在这里实在是有些碍事。”

    陆宸原本以为就是朱丽叶给林浅浅通风报信,闻言,更是觉得朱丽叶在没事找事,脸色黑如滴墨。

    “你每天送汤就送汤,可千万别说些有的没的。”

    这话有些刺耳,朱丽叶皱眉看着他,“陆宸,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陆宸瞪着眼睛就要警告她以后不许再跟林浅浅说一些没用的话,对上林浅浅那双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睛,又将话咽了回去。

    朱丽叶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不识好人心。”

    陆宸皱眉,“真不知道阿飞怎么就看上了你!”

    林浅浅轻咳一声,陆宸道:“你们先聊。”

    他开门出去,却并没有走远,只要他在门口听到朱丽叶跟林浅浅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立即冲进病房。

    “陆宸发什么神经?”朱丽叶给林浅浅倒了汤。

    “没事。”林浅浅尝了一口,眉间眼角漫上一抹喜色,“你最近手艺不错啊。”

    朱丽叶赧然一笑,“是吧,小飞……孟飞珩也说很好喝,我手艺越来越好了。”

    林浅浅弯唇笑,“你这汤里加了爱心,当然好喝。”

    顺着门玻璃向外看了眼,林浅浅知道陆宸并没有离开,所以也没有打算跟朱丽叶说关于陆氏的事情,唯怕会将朱丽叶拖下水。

    可是,她不说,不代表朱丽叶不会问。

    “阿森纳的那个发言你看了吗?”

    闻言,林浅浅蹙眉,“现在我不想谈论这些。”

    “孟飞珩是陆氏的股东,再加上又是陆宸的兄弟,所以一直在留意这些事情……”

    话还没有说完,房门被“砰”的一声大力推开,一股冰寒气息从门口迅速席卷而来。

    朱丽叶脸色乍然变了数变,向着门口望去,对上陆宸那双阴云涌动的眼眸,有些微慌。

    林浅浅说道:“叶子,你先走吧。”

    朱丽叶僵僵的挤出一抹笑,点了下头,在经过陆宸的身边时,她嘴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想了想又作罢。

    待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陆宸一脸严肃的开口,“林浅浅,你给我听明白了,陆氏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理,即便你不相信我,也一定相信爸吧?”

    “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害怕你被恨蒙蔽了双眼。”林浅浅强调。

    陆宸抿唇,他对景阳的确有恨,但是绝对不会被恨意蒙蔽了双眼。

    “浅浅……”他的声音虽然放柔,但是语气带着不容半分退让的意思,“我送你离开吧。”

    无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独自面对。

    林浅浅愕然看着他。

    “名义上送你去美国分公司,但实际上送你去英国,那里已经都安排好了。”陆宸说着这些的时候,心口也是阵阵如同针扎一般。

    林浅浅抿着唇,迟迟没有开口。

    她知道他要送她离开是不想她再操心这些事情,孩子一直很弱,能挺到现在,真的是苍天垂怜。

    可是她想要告诉他的是,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想要陪在他的身边,除非他不要她。

    但,冷静下来之后想想,离开或许就能够解决一切。

    她不是他的负担,也不能够变成他的负担。

    陆宸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从没有一刻,是如此的期待她给出一个回答。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好。”

    上一次,她就知道他想要送她离开,绝不可能会莽莽撞撞的送她走,必然已经做好了一切安排。

    “那什么时候离开?”陆宸压着喉间的酸涩。

    “听你的,不过,离开之前,我想要回家。”

    现在的别墅,不再冰冷,是他们的家,离开前,她想要再好好待上一晚。

    陆宸点头,握着她的手凑在嘴边反复亲了亲。

    虽然她很坚持要立即出院,但是陆宸还是坚持等大夫确认已经可以出院再出院。

    阿森纳的发言果然在第二天攀升到了热搜第一名,随之而来的是陆氏的股价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股市刚刚开盘,股价持续下跌。

    林浅浅一觉醒来,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便猜到了一定是陆宸给藏了起来。

    她有些烦躁的揉了揉额角,陆宸,你越是这样,我越是难以安心,你待我的心如何,我待你的心便是十倍,百倍!

    看了眼时间,去了医师办公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