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馨焦急不已的来到医院,陆父被大夫叫去了医师办公室,看到她来了,王妈一脸哀伤。

    “白小姐……”

    “欣然姐怎么样?”白馨放在兜里的手一直紧紧的攥着兜里的东西。

    “大小姐还在急救。”王妈抹了把泪水。

    “那欣然姐的东西……”

    王妈摇头,“我也不清楚。”

    陆父听说陆欣然的脑子里有一个阴影,很可能是因为撞击之后形成了血块,位置不是很好,如果强行做手术,很可能会碰到视神经,从而导致失明。

    闻言,陆父双鬓白了一大片。

    得了消息的冯豫赶了来,“伯父,欣然怎么了?”

    大夫跟冯豫也认识,跟冯豫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冯豫眉头深锁,身子晃了晃,顾忌着陆父年纪大了,勉强压下心里的担忧,安慰着陆父。

    “伯父,欣然不会有事情,而且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么,药物治疗,只要血块可以散了,就不会有事情吗?”

    陆父迟缓的抬头看着他,“可是,药物治疗很慢,并且什么时候会醒来还不一定。”

    冯豫凝眉想了想,“安排欣然转院。”

    大夫也点头同意,很快陆欣然便被推出了急救室,送到了冯豫的医院。

    陆欣然被推出来的时候,白馨看的很仔细,她并没有穿鞋,拦下了一个护士,打听了下才知道陆欣然的鞋就放在拐角的旧物回收站。

    白馨抿了下唇,仔细在周围观察了一圈,确认拐角没有监控,悄然走了进去。

    原本她想要将鞋丢了,可是觉得不妥,想了想快速拿着她的鞋子走出医院。

    上了急救车,陆父才想起白馨还没有跟着一起上来,眼底多了一丝冷峻之色。

    白馨拦了一辆出租,司机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双价值不菲的鞋,笑着问了句,“小姐,你这双鞋坏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白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司机觉得她有些面熟,正想要再多说点儿什么,白馨没好气的摔上车门。

    “小姐,这里不好打车,我不说了总行了吧?”司机不想丢了这单生意。

    白馨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他看了会儿,上了车。

    报了地址之后,白馨悄然将兜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快速的在鞋跟上抹了几下。

    司机一直好奇的从后视镜里看着她,见她正在粘鞋跟,情不自禁的打开了话匣子。

    “小姐,你那胶能行吗?”

    白馨听到声音,手抖了一下,不小心将502胶滴落在鞋上。

    她着急的去用手擦,结果非但没有擦干净,反而还弄了一手胶。

    “你烦不烦?”她怒视着司机,斥道。

    司机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好意,白馨竟然还斥责他,面有不悦,也终于想起了什么,“拽什么拽,就算是嫁了个外国有钱老头,不也离了吗?”

    白馨一脸愕然,愤怒让她红了眼睛。

    她拿着手中的高跟鞋冲司机一顿乱打,司机一个急刹,险些撞在绿化带上。

    白馨寻机开了车门,拿着高跟鞋离开。

    重新拦了一辆车,直奔冯豫的医院。

    陆父追问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她支支吾吾的说自己说错了地址。

    “欣然姐怎么样?”白馨将目光移到陆欣然的脸上。

    陆父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她又看了会儿,见她手里拿着一双高跟鞋,眉头皱了一下。

    白馨忙道:“我就要离开的时候,护士告诉我欣然姐的鞋子在那儿放着,让我一起拿走。”

    陆父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依旧咄咄的盯着她。

    白馨甚是紧张,抿着唇。

    “你出来了,婉云怎么办?”陆父声音沙哑。

    “陆宸后来又回去了。”

    陆父眉头皱的更深,将陆欣然拜托给冯豫之后,便快速离开。

    白馨舒了口气,将鞋子放下,又跟冯豫说了几句话之后便也离开了。

    回到老宅,看到陆母一脸哀伤的坐在那儿,彷如石化一般,陆父抬手握着她的肩膀,“婉云,你在想什么呢?”

    陆母趴在陆父的怀中,“振华,欣然怎么样?”

    “欣然……没什么事情。”陆父隐瞒了陆欣然的病情。

    “振华,你也看到了,林浅浅的心肠有多么的恶毒,这已经不是我对她宽容就能够家和万事兴的事情了。”

    “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或许只是欣然没有站稳,浅浅只是想要伸手去抓她。”陆父面色严肃。

    陆母没有想到即便到了现在,陆父依旧还是毫无保留的选择相信林浅浅,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振华,你也看到了,她先是将我推倒,害我摔断了腿,现在又将欣然推了下去,我是真的不敢想象,下一个会是谁!”陆母说着,泪如雨下。

    陆父心里有些烦躁,“那个监控,欣然已经看过了,角度不正,但我相信并不是浅浅。”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陆母止住哭声,“难道,我还能为了将她赶走,故意摔一跤吗?好,就算我是故意的,那欣然呢?欣然总不知道那件事吧?”

    “婉云!”陆父是真的跟她说不通,“这么做对浅浅有什么好处?”

    “她……”陆母嘴巴张了张,气不打一处来,“她可能已经知道自己才是陆家的亲孙女,所以,她心里有气,之所以没有对阿宸下黑手,只是因为她爱阿宸!”

    陆父见她这说法根本就是无厘头,摇头叹息一声。

    门外,白馨一脸惊愣。

    原来如此,难怪!

    她心里有些窃喜,果然像她所猜想的那样,林浅浅才是陆家的亲孙女,那么陆欣然是怎么回事?

    如果林浅浅也是陆家的亲孙女,那么陆宸也是的话……

    她有些激动的捂住了嘴巴。

    他们这就是乱伦啊!

    可随即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如果林浅浅也是陆家的亲孙女,陆母不应该像现在这么激动的。

    听到脚步声,她快速退了出去。

    另外一个女佣有些费解的看着她,她皱眉,“别多嘴!”

    女佣点了下头,陆欣然隔了一会儿重新进来,敲门,“干妈。”

    陆父已经离开,陆母有些烦躁的吐了口气,“馨馨,然然怎么样?”

    “还需要住院治疗,干妈,你就不要担心了,会没事的。”她仔细的打量着陆母,怎么看,陆欣然跟陆母都很是相像。

    而且,就陆母这性子,倘若陆欣然不是她亲生的,她怎么可能会对陆欣然这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