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两个人都同时一怔。

    林浅浅怔怔的看着陆宸,手覆在小腹之上,“你骗我的是不是?”

    孩子一定还在!

    陆宸看着她这完全是怀孕的症状,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赶忙按下了紧急铃。

    值班大夫匆匆进了病房,看到林浅浅好端端的,愣了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宸抿了抿唇,“我老婆现在闻到鸡汤的味道就想吐,她是不是……”

    大夫有些同情的看着林浅浅,示意陆宸先出去。

    “你说什么?”陆宸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的!”

    “看陆太太的反应,的确是一种心理上的假孕反应,别说现在给陆太太鸡汤,你给她其他的东西,也还是会表现出孕吐的反应。”

    “那怎么办?”陆宸有些担忧的顺着门玻璃往里边看去。

    “这个……”大夫凝眉想了想,“多安慰,尽量让陆太太走出这个阴影,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出去旅游,散散心。”

    陆宸一拳砸在医院的墙上,这时候,手机响起。

    刘强告诉陆宸,那个账号的最后登录地点是在邻市,很可能是景阳!

    陆宸心口熊熊燃烧着一团愤怒的火焰,景阳,我是不是让你活的太潇洒了?

    就在他沉浸在纷杂的思绪中时,一阵轻缓而沉稳的脚步声传入耳中,陆宸循声看去。

    眉头一拧,不阴不阳的说道:“表哥,你对我老婆还真的是关怀备至,用情至深啊!”

    唐奕面无表情,“刚刚在病房里,有些话不好说,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陆宸脸色铁青。

    “不!”唐奕语气凌寒,“如果你真的为浅浅好,你就应该跟我好好谈谈!”

    陆宸眯了下眼睛,“你不觉得你有些多管闲事吗?”

    “浅浅的事情于我而言是最重要的,我不觉得那是闲事!”唐奕已然来到了他的面前,不由分说的握住他的胳膊,就要带着他去楼梯间。

    陆宸盯着他落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大掌覆于唐奕的手背之上,用力一扯。

    “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好了!”

    “你若是不怕被浅浅听到的话,可以。”唐奕一脸严肃,“这个孩子对浅浅一直很重要,刚刚大夫的话我都听到了,至于景阳做过的事情,交给我,你陪着浅浅去外面好好散散心。”

    陆宸一脸愕然,他以为唐奕一定会劝着他放手,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般说。

    “我知道浅浅这么多年心里一直都是你,任何人都无法插进去,也根本就无法将你从她的心里挤出来。”

    唐奕顺着门玻璃向里望去,看着林浅浅颦眉的样子,心口用力一扯。

    “我曾经说过,并且发过誓,如果再看着你负了浅浅,让浅浅伤心难过,我势必不会放过你,但是,我也知道……”

    唐奕感觉胸口有些闷,扯松了领带。

    “浅浅不能离开你!没有了陆宸的林浅浅是没有生命力的,纵然她现在再伤心,再难过,可是有你陪在她的身边,她可以挺过去,而别人,不行!”

    他说完这些后,手用力的收紧,有多少次,他都希望他可以是她心里的那个他,可以留在她的身边,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她,在她快乐的时候与她一起分享。

    但,那不过是想想罢了。

    陆宸此刻的脸上除了难过,还有震惊。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陆宸目光牢牢锁着唐奕的眼睛。

    唐奕凝着他,突然就笑了,“你我是什么关系?不过,你似乎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表哥,甚至于,你我之间的感情还不及你跟裴若离以及孟飞珩。”

    陆宸盯视着他,也笑了。

    两个男人,原本还水火不容,此刻,拳头对着拳头。

    “进去吧。”唐奕深吸了口气,“对浅浅有点儿耐心。”

    陆宸点了下头,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顿了下,“表哥,你是彻底的放手了吧?”

    唐奕挑了下眉尾,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应该。”陆宸嘴角半勾。

    唐奕语气凝肃,“但,假若有一天,当浅浅主动提出要离开你,也希望你可以潇洒放手,而我,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种情况,永远都不可能会发生。”陆宸自信满满的看着他,进了病房。

    “大夫怎么说?”林浅浅有些急切的看着陆宸,“是不是孩子还在?”

    陆宸看着她现在眼神无光的样子,心痛无比。

    握住她的双肩,眼神认真,“老婆,你冷静下来,听我跟你慢慢说。”

    林浅浅讷讷的看着他,“我知道这个孩子向来很坚强,所以,这一次也一样。”

    陆宸不想她再继续靠着这些臆想来自我麻痹,希望她可以像以前那样,抛却一切忧思愁绪。

    “孩子没有了,是真的!”

    他忍痛说出这一切的时候,心口就好像有万箭穿过。

    林浅浅剧烈的摇头,“你骗我!”

    明明她闻到鸡汤的味道会恶心的,怎么可能会没了?

    “孩子在的,我可以感觉到。”林浅浅执拗的握着他的手就要覆上自己的小腹,却被陆宸用力握住了手。

    “林浅浅,你冷静一点儿,孩子没有了,一切如同怀孕一般的反应不过是你悲伤至极,无法面对的心理暗示!你醒醒,别这么折磨着自己了,好不好?”

    我看着会难受,痛心,我多么的希望可以代替你承受一切痛苦!

    林浅浅愣愣的看着他,眸光一点点的转冷,用力甩开他的手。

    “我不要听,我明明感觉到的!”

    陆宸咬唇,不知道现在究竟应该跟她说些什么,说了,她又是否能够听得进去。

    抱起她,直接去了卫浴间。

    林浅浅用力挣着,奈何全身的力气早已经被她消耗殆尽。

    当裤子褪下,陆宸指着她两腿间的卫生棉时,林浅浅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陆宸睁大一双布满血色的眼睛,满脸喜色的看着她,“醒了?”

    林浅浅已然恢复了平静,她知道,孩子没了,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坚强的留在她的体内!

    “要不要吃点儿粥?”

    林浅浅仿若未闻,许久,才说道:“房间里为什么这么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