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陆父进来的时候,林浅浅回头看了眼陆父,极力掩下心中的酸苦,喊了一声“爸”,便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这些年,陆父对她一直呵护有加,林浅浅相信,如果不是奶奶示意,正直的陆父是绝对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陆父看着她这般憔悴,整个人精神状态特别不好,心中越发歉疚怜惜。

    “浅浅,你妈伤了腿,想要来医院看看你,却也有诸多不便。”

    林浅浅没吭声。

    “爸,别说这些了。”陆宸喉间梗塞的厉害。

    他妈做的这些事情,陆宸提及都觉得丢脸。

    “浅浅,一定要快些好起来,你跟陆宸以后还有机会。”唐奕握着林浅浅的手安抚着。

    陆宸目光沉了沉,却没有冲上去扯开那两只手。

    看过林浅浅之后,陆宸送唐奕以及陆父离开。

    “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唐奕用力拍了下陆宸的肩膀。

    陆宸勉强挤出一抹寡淡的笑,点头。

    上车的时候,陆父动作僵了一下,陆宸跟唐奕探寻的看着他。

    陆父扶着车门缓了一会儿,眩晕减轻,眼前黑暗也消散无踪,冲二人笑道:“人要是老了,就不中用了。”

    两人安慰了他两句,陆父上了车。

    唐奕向来心思细腻,上车之后,时不时的观察着陆父。

    原来很健谈的陆父自从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眉头深锁,似乎很疲累的样子,唐奕道:“姨父,需不需要让大夫安排个全面检查?冯豫那儿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陆父睁开眼睛,恹恹的摇头,“最近陆家不太平,放心,我能挺过去。”

    “那你多注意休息。”唐奕仍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陆宸回到病房,笑着拂去林浅浅额前碎发,“你看,很多人都关心你,也都相信我们以后一定会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所以,如果你是林浅浅,一定要快些好起来。”

    林浅浅红了眼圈,哽咽的厉害。

    陆宸越发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你上来抱抱我!”林浅浅看着陆宸眼下一片清淤,故意撒娇的说道。

    陆宸心中更是难受的厉害,她这分明就是在关心他!

    两人紧紧相拥在狭窄的病床上,都很安静的没有说一句话,可是心紧密相贴,都能够感觉到对方所有想要说的话。

    林浅浅这一次没有再做恶梦,陆宸最近陪床也没有好好休息,两人的呼吸很快都变的绵长。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惊扰了这静谧安宁的画面。

    林浅浅揉了揉眼睛,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陆宸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怔了下。

    妈这么晚了打来电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赶忙接通,听到陆母几乎泣不成声的声音,陆宸眉头紧锁成团,“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爸他……”陆母声音再度哽咽。

    “到底怎么了?”陆宸心下焦急,低吼。

    陆母被他这一吼给弄的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王妈抢过电话,语气急促的说道:“少爷,老爷回来的时候就不对劲,刚刚去卫浴间洗澡,久久都没有出来,夫人觉得不对劲儿,开了门一看,老爷衣裳脱了一半,人倒在地上……”

    陆宸并没有听完,脸色惨白的厉害。

    刚刚爸上车的时候情况似乎就有些不对,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难道说……脑溢血?!

    想到这三个字,陆宸感觉心口就好像压着一座大山。

    “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浅浅一脸探寻的看着他。

    陆宸回过了神,问了下送在哪家医院,有些抱歉的看着林浅浅,“我可能要去一趟,你自己……”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不会再胡思乱想。”

    陆宸重重叹了口气,点头,快速离开。

    林浅浅目送陆宸的背影,感觉整个人快要窒息了。

    陆家现在就陆宸一个好人,其他的都在医院,也不知道陆宸能不能挺过去。

    她凝眉想了想,调出唐奕的电话。

    唐奕闻言,一边安抚着林浅浅千万不要着急,一边随意披了件衣裳急急忙忙的离开公寓。

    林浅浅一直坐等陆宸的电话,但,直到天亮,手机还依旧静悄悄的,甚至,唐奕也没有打来电话。

    朱丽叶早上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陆宸,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

    “这个陆宸就是这么当丈夫的?”

    林浅浅揉了揉酸胀的额角,“叶子,你别数落他,我公公昨晚出事了。”

    “啊?”朱丽叶嘴巴大张,“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浅浅红着眼圈摇头,“不知道,只知道送去医院,至今没有接到电话。”

    朱丽叶抿了下唇,感受到林浅浅周身散发出来的脆弱的气息,极力扯出一抹笑,安慰她,“陆伯父一直很健康,你放心,肯定是小毛病,陆宸一定是太困了,所以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睡过去,忘记给你打电话了。”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陆宸或许会如此,可唐奕不会。一定是陆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在电话里不好说,或者……陆父的情况很严重,至今还在抢救。

    朱丽叶看着她这般,心里急的不行。

    “浅浅,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林浅浅没有吭声。

    朱丽叶咬唇,掏出包里的化妆镜。

    “你看看你自己,憔悴成了什么样子?你是林浅浅,什么困难都不能将你打倒的林浅浅啊,你现在这算什么事情?”

    林浅浅咬唇,她也很想像以前那样,可是孩子现在就好像是她的一个心结,她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孩子,仿佛现在,腹中还能感受到孩子的气息。

    朱丽叶快要疯了。

    “浅浅,你哭吧,哭出来或许会好受一些。”

    不是都说眼泪是女人发泄的工具吗?或许嘶声哭过之后,所有都能放下了。

    泪水在林浅浅的眼眶里打着转儿,林浅浅看着朱丽叶,“叶子,你帮我给表哥打通电话。”

    朱丽叶怔了怔,难道唐奕也在医院?

    难怪浅浅会如此忧心忡忡。

    “你先吃点儿东西,一会儿我再打。”

    “你快些打。”林浅浅语气不耐的冲她吼。

    朱丽叶想了想,调出了唐奕的号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