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说陆父是脑溢血引发的中风,目前人虽然抢救过来了,不过左半身都动不了,朱丽叶脸色瞬间就变了。

    她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林浅浅,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说。

    林浅浅的目光一直紧紧锁着朱丽叶的脸,但见她流露出那样惊骇的神色,已经知道陆父的病很严重。

    朱丽叶挂断电话,极力扯出一抹笑,“没事,大夫说住两天院就好了。”

    林浅浅沉默了一会儿,“叶子,我要吃东西。”

    陆家现在也就陆宸一个好端端的,就算他身边有唐奕帮忙,可也总是势单力薄,如今真的是内忧外患,她真的怕陆氏会受到重创。

    听说她主动要吃东西,朱丽叶没有半分喜悦,反而还很是不安。

    林浅浅吃过东西之后,让朱丽叶扶着她去卫浴间。

    “浅浅,你现在还不能随意走动,你就不怕落了病根吗?”朱丽叶一脸严肃。

    林浅浅看着她,深吸了口气,“叶子,我很清楚我想要干什么。”

    不管她是不是陆家的亲孙女,陆氏都是她想要守护的。

    朱丽叶劝不动她,不得不给陆宸打电话。

    此时陆父已经被推出了手术室,陆母一脸哀痛的握着陆父的手,陆宸陪在一旁。

    听到手机响,陆母脸色登时就变了。

    “一刻都离不开你吗?”

    陆宸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尖锐?”

    “我尖锐?”陆母一晚上被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到底林浅浅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要这么维护她?”

    陆宸脸色黑了几分。

    “还是说,你知道了她才是陆家的亲孙女,你害怕她会抢了陆氏?”陆母如同上紧了发条,嘴巴没有一刻停顿。

    “妈,你说这话未免有些太过了!”陆宸额角的青筋突跳的越发厉害。

    他因为太生气,几乎如同低吼呵斥。

    陆母怔了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自从陆宸对林浅浅上了心,简直可以说处处维护,一旦遇到她的事情,管你什么亲妈后妈,直接黑着脸一通吼。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他倒好,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动不动的就指责她。

    “阿宸……”陆母深吸了口气,“你根本就没有必要讨好林浅浅,奶奶当初的遗嘱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林浅浅只有陆氏5%的股票,她想要从你手里夺走陆氏,根本就是想都不要想!”

    陆宸一脸愕然的看着陆母,“妈,你简直不是人!”

    “你……”陆母愣了愣,嘴唇哆嗦着,她握着陆父的手,哭的稀里哗啦。

    陆宸有些不耐的看着陆母,走出病房。

    手机铃声早就已经止歇,陆宸深吸了口气,回拨回去。

    “到底什么情况?”朱丽叶语气焦急的质问了一句,“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陆宸额角一阵阵的嗡叫的厉害,很是疲累的说道:“我现在真的没有闲工夫听你的指责,发生了什么事情?”

    “浅浅今天有些反常,她好像要出院。”

    “出院?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陆宸闻言,脸色骤然一变。

    “我不跟你说了,浅浅出了卫浴间。”

    陆宸挂断电话后,很是疲累的靠着墙。

    闻讯而来的唐奕看到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你去医院看看浅浅吧,这里有我。”

    陆宸什么都没有说,所有感谢的话都化作了用力拍在唐奕肩头的那一下。

    果如朱丽叶所料,林浅浅要办理出院。

    看着她那几乎没有血色的一张脸,朱丽叶拳头攥的很紧,恨不能可以给她一拳,将她敲晕了。

    “叶子,你别劝了,陆宸一己之力根本就不可能对抗那么多人!”林浅浅苦口婆心,奈何朱丽叶就是不让开。

    “浅浅,不管你怎么说,我不可能看着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朱丽叶紧紧贴着门,还扯着嗓子对外面俩保镖喊着务必要守住门。

    林浅浅叹息一声。

    “浅浅,陆宸一会儿会过来,如果他同意,我肯定不说二话!”朱丽叶哽着声音。

    林浅浅抿着嘴角,退回到病床上坐好。

    过了一会儿,陆宸急匆匆的来到医院,头发凌乱,早已经不见以前的风流英俊。

    看到这样的他,林浅浅眼眶一酸。

    “爸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陆宸喘了两口气,一瞬不瞬的盯着林浅浅,“你能不能消停一点儿?不要在这个时候再这么任性了?”

    林浅浅愣了愣,她为他着想,他却根本就不领情?

    心下一寒,眼睛里氤氲上一层水雾。

    “爸很好,你不要担心,你只要养好身子就是帮我了!”陆宸握住她的双肩,“别哭,我不该吼你!”

    “我只是想要帮你……”

    泪水大滴大滴的从林浅浅的眼睛里滚出来,落在她紧紧攥握的手上。

    “我知道,但你现在这样根本就不是帮我。”陆宸心中泛酸,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林浅浅揪着他的领口,泣不成声。

    陆宸并没有劝着她不要哭,或许哭出来,发泄出来,她的心情还能稍稍好一些。

    林浅浅哭累了,被陆宸哄着重新躺下,陆母那边的电话紧跟着来了。

    他有些分身乏术。

    朱丽叶很理解的看着他,“这边交给我。”

    “谢谢。”

    这是陆宸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跟朱丽叶用如此郑重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朱丽叶怔忪一下,“谁让我们现在都是爱浅浅的!”

    陆宸现在连努力挤出一丝笑的力气都没有,疲累的开门离开。

    当陆宸重新回到陆父的病房时,眉头皱紧。

    “你不是说今天要去香港的吗?”语气不是很好。

    陆母轻咳一声,“馨馨善解人意,家里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推迟了。”

    闻言,陆宸抓着白馨的手腕,眸光冰冷,“不用你做出这种牺牲,你马上去机场。”

    白馨手腕被他捏的很疼,眼圈通红,“陆宸,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是真的想要为你分担,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不过就是我的一时鬼迷心窍?”

    陆宸眉心紧拧成“川”,“不用你做任何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情去探究你到底是不是一时鬼迷心窍,不用你,就是不用你,立即走!”

    “阿宸!”陆母摇着轮椅出了病房,“幸好有馨馨,否则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你这是什么态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