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林浅浅有些纠结。

    “你别再这样了,好不好?”朱丽叶叹息一声,语气几乎是乞求。

    林浅浅咬唇,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朱丽叶长吁了口气,有些无力的看着陆宸。

    “你总算是来了,若是再不来,我是真的劝不动浅浅了!”

    陆宸有些抱歉的看了眼朱丽叶,随即走到林浅浅的身边。

    “又不乖了?”

    林浅浅在看到他的时候,心里的涩意被放大到极致,眼圈瞬间就红了。

    如此脆弱的她,别说陆宸的心绞痛无比,朱丽叶也止不住眼眶酸涩。

    陆宸扭头对朱丽叶说道:“阿飞已经等在楼下,这一天麻烦你了。”

    朱丽叶看着两人,想说点儿什么,终究是忍下了。

    “今天每日财经上报道了陆氏的事情,到底什么情况?是不是那股神秘力量又开始出手了?”

    朱丽叶刚走,林浅浅便急不可耐的追问陆宸。

    陆宸其实不太想跟她说这些事情,害怕她会胡思乱想,可是不说的话,又担心她还是会胡思乱想。

    很多时候,他都在怨恼着自己,如果不是坚持想要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再跟林浅浅说出一切,早一点儿告诉她,或许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了。

    “这些事情不过都是小事,我已经跟表哥商量好了对策,你别担心。”

    “那爸的情况呢?大夫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

    “你自己现在已经如此虚弱了,别想太多,我忙了一天了,真的很累,陪我躺一会儿。”陆宸握着她的双手,轻轻的凑到嘴边亲了亲。

    林浅浅还想要问些什么,但见他脸色的确不好,再联想到最近的事情的确是很多,便只是轻轻的“嗯”了声。

    陆宸去打来温水,帮她擦了脸,又涂了晚霜,“我老婆真漂亮!”

    林浅浅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

    两人相拥睡下,见她迟迟不闭眼睛,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陆宸蹙眉,板下脸来,“是想要做点儿什么?”

    林浅浅赶忙闭上眼睛。

    陆宸凝着她看了好久,心里无声一叹。

    陆欣然的病房此时只有各种仪器的轻微声音。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道人影借着走廊的灯光溜进了病房。

    那人盯着床上的陆欣然看了好久,手颤抖着伸向她脸上的呼吸机。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灯突然亮起。

    那人脸色惨白,不适应的闭上眼睛。

    “这么晚了,你来欣然的病房想要干什么?”

    沉冷的声音幽幽传入耳中,白馨止不住打了个哆嗦,眯着眼睛看着门口的冯豫,脑子快速转动。

    冯豫死死盯着白馨,是真的没有想到这样一张宛若天使一般的脸孔下竟然真的会有如此龌龊肮脏的心。

    白天陆宸提醒他的时候,他还犹有不信,若不是亲眼看到,他真的以为只是杜撰。

    “冯豫哥,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白馨很快便恢复如常,“刚刚干妈睡醒了,一直念叨着说欣然姐醒了,我实在是劝不了,所以就跟她说来看看。”

    “那么你碰欣然的呼吸机干什么?”冯豫大步走到白馨的面前,目光咄咄的盯视着她。

    白馨抿唇,“冯豫哥,你可能真的是误会了什么,我没开灯,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想要碰欣然姐的呼吸机?难道我就不能凑近了看看欣然姐是不是睁开眼睛了吗?”

    这语气没有半分慌乱,倒是让冯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冯豫哥,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欣然姐一直待我如同亲妹妹,我怎么可能会害她?”

    白馨红了眼圈,一脸委屈的看着冯豫,那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儿,让人真的无法再继续怀疑下去。

    冯豫凝眉想了想,刚刚若是自己能够沉住气,再等等开了灯,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子的了。

    “那抱歉,可能是我误会了。”冯豫闪开,示意白馨离开。

    白馨咬唇,快步离开。

    在她进了电梯之后,抚着胸口长长的吐了口气。

    幸好刚刚是冯豫,倘若换成陆宸,或者是冯豫再稍稍等一会儿她摘掉了陆欣然的呼吸机,她就算是再沉着冷静,再巧舌如簧,怕也是解释不清楚了。

    只不过,有了这一次,想来冯豫会多了戒备心,她还真的是不好再对陆欣然下手。

    凝眉想了想,她只能寄希望于陆欣然不要醒过来。

    冯豫静静的看着陆欣然,反复回忆刚刚的那一幕。

    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这时候估计陆宸早已经休息。

    搬了椅子在床边坐好,不知不觉的有些困倦,趴在床边。

    清晨和煦的阳光从窗口流泻进来。

    陆欣然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眼前这陌生的一切时,愣了愣。

    自己怎么会在医院?

    感觉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握着,她偏头看了眼,眼眶酸涩。

    声音有些艰涩的唤着:“冯……”

    冯豫此时还没有睡醒,当他听到陆欣然的轻唤时,还以为自己在梦中,嘴角微微翘起,轻轻的呢喃着,“欣……然……”

    陆欣然的心酸酸的,她用力挣了挣手。

    感受到掌心里的那只手在轻轻的动,冯豫犹如触电一般浑然清醒,愣愣的看着眼前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陆欣然。

    “欣然?”冯豫实在是太过惊讶,竟是止不住拔高声音,之后便嘴唇翕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欣然冲他翻了个白眼,那眼神好像在说傻子!

    冯豫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用力,但见她眉头皱紧,赶忙抱歉的松开手。

    “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叫大夫。”

    陆欣然甚是无语,他不也是大夫吗?

    冯豫猛拍了一下脑袋,“你瞧我,我这是都高兴的过头了,我自己就是大夫啊!”

    被冯豫这般紧张在意着,陆欣然心里如同吃了蜜,冯豫帮她简单做了一下检查,恢复不错,但是脑子里的那个血肿,还要等到做了CT片子之后才能确定有没有消除。

    “欣然,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告诉你之后,你又是否能够接受,但是,我不想瞒着你。”冯豫吞吐着说道。

    陆欣然心里一骇,愣愣的看着他,“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