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就那么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僵在原地,看着林浅浅越来越远。

    他愤怒的回到白馨的面前,咆哮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是你跟林浅浅欠我的。”白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陆宸,我奉劝你,还是尽快想办法,怎么阻止你跟我接吻的照片流传出去。”

    陆宸因为愤怒,额角的青筋突跳的厉害,俊朗的五官也显得有些扭曲。

    他的手一点点的攥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果眼前是一个男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拳挥上去。

    但是,现在是一个女人,虽然可恨,但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白馨。

    白馨挑眉看着他,站起,贴着他的耳畔说道:“陆宸,你若是现在上去跟浅浅解释的话,还不晚。”

    周围围着不少人,在此刻看上去,就好像是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

    裴若离在车里看着大厅里越围越多的人,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赶忙下车进去。

    但见白馨也在,他心里咯噔一下。

    陆宸被白馨激怒,周身的气息都在急剧下降,冷眸在周围围着的人脸上缓缓扫过,怒吼一声,“滚!”

    众人不想得罪了陆宸,纷纷散开。

    陆宸指着白馨的鼻子,“白馨,你最好有点儿自知之明,别特么的想要继续兴风作浪,否则,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白馨抿了抿唇,“陆宸,你真的忘记了当年跟我说过的那些话吗?”

    “白馨!”

    陆宸心里的怒火终于被她给挑到了极致,那眼中仿佛燃烧着两簇火焰似的。

    白馨扬了扬眉尾,脸上不再是无害的笑容,满满的都是嘲讽。

    陆宸的手在发抖,已经快要抬起的时候,被裴若离给按下,“阿宸,我们先走!”

    就算不问,裴若离也能猜测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林浅浅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上,又被重重刺了一下,就算陆宸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估计林浅浅也还是不会听他的解释。

    陆宸死死瞪了一眼白馨,被裴若离给带走。

    上了车,裴若离沉声说道:“简明扼要的跟我说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陆宸烦躁的揉了揉额角,抬眸看了眼酒店上方的窗户。

    林浅浅还会站在窗前看着他吗?

    “刚刚白馨既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样的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裴若离拍了下陆宸的肩膀,“至于林浅浅的事情,我答应你,会帮你跟她解释清楚。”

    陆宸自嘲一笑,之后又是重重一叹,“估计是解释不清楚了。”

    她原本就恼着自己,愿意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已经算是破天荒了,却不想又亲眼见识到了这样的一幕,倘若交换位置,他也一定会生气,会愤怒吧!

    林浅浅回到房间后,紧紧的贴着房门,一点点的滑落下去,安娜听到声音,看到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愣了下。

    “林总,您这是……”

    不是说要下去跟陆总好好谈谈吗?这是怎么了?

    林浅浅仿若未闻,只是那样哀伤的蹲在地上。

    安娜走上前来,关切的问她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林浅浅只是扶着额角,“安娜,别说话,我头嗡叫的厉害。”

    “林总,您该不是脑震荡了吧?”

    昨天大夫说过她头上的伤很严重,看她的样子,倒是有些像。

    “安娜,拜托你,不要说话,行吗?”

    林浅浅很脆弱,就好像随时会被阳光炙烤融化的冰,就那么颓然的靠在安娜的肩头上。

    安娜闭上嘴巴,扶着她去了床前,之后给裴若离打了电话。

    裴若离告诉她一会儿自己会过来,让她照顾好林浅浅。

    安娜叹了口气。

    陆宸还没有去陆氏,便给刘强打了通电话,让他务必拦截关于他的所有新闻。

    刘强甚是费解,“陆总,您的什么新闻?”

    “你特么的怎么这么多屁话?”陆宸烦躁的扯松了领口。

    刘强懵了一下。

    “只要有关于我的新闻,拦下就是了!”

    裴若离看了眼陆宸,“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的准确一些,没有什么错处,你应该跟他说的明确一些,毕竟是你的人。”

    陆宸揉了揉额角,“都已经挂断了电话,你就别说了,刚刚安娜打来电话怎么说的?”

    “可能是又受到刺激了,躺在床上。”裴若离将车驶入地库,“我还要再去趟酒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你试着跟她解释一下。”

    陆宸笑笑,“估计现在解释不清楚了。”

    “可总要争取一下。”

    LK第二次关于罢免董事长案开始投票,阿森纳看向一众董事,最后将目光定在罗拉的脸上。

    罗拉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怡,最近,她私下活动频繁,约见了不少董事,不过这些董事跟他们夫妻之间关系还算不错,倒也没有让沈怡如意。

    沈怡淡淡的冲罗拉笑笑。

    一众董事拿出手机,开始投票。

    唱票开始。

    阿森纳突然站起来,道:“我知道大家都在担心什么,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有这个契机可以吞并陆氏,各位董事难道不想要试试吗?”

    闻言,罗拉眉头皱了一下。

    “阿森纳,你又开始幻想了吗?”

    其余董事互相交头接耳,沈怡挑了下眉尾,“阿森纳,你不妨说说,究竟有什么契机。”

    明面上得不到这些董事的股份,那么就将水搅浑了,不管最后LK是否能够吞并陆氏,一旦其余董事心有揣测,她正好可以趁机得到股份。

    “还是先唱票吧!”当中一位董事提议。

    阿森纳目光深邃的看了眼那位董事,坐了下来。

    在场一共八位董事,同意与不同意各站一半,只有那位神秘的董事不曾露面,阿森纳这个董事长还可以暂居其位。

    阿森纳有些得意的看了眼罗拉,罗拉眉头皱紧,心里有些担忧,若是让阿森纳继续这么折腾下去,会不会让LK遭受一次灭顶之灾?

    不过上次同样也是八位董事投票,上次赞成票多于不赞成票,却不想上次投了赞成票的,这次竟然投了不赞成票。

    当会议室就剩下阿森纳跟罗拉两人,阿森纳扬了下眉尾,“罗拉,你觉得我会坐以待毙吗?”

    罗拉一怔,很快就猜到了阿森纳这段时间一定是私下里与上次投了赞成票的董事们见了面。

    “阿森纳,你真的应该再好好考虑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