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森纳挑了一下眉尾,眼底闪烁着的都是疯狂。

    罗拉看着他慢慢走出会议室,关切的唤了一声。

    “阿森纳,大夫说你现在需要的是静养,你如果继续这个样子的话……”

    阿森纳顿下脚步,回眸看着她,“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话可说是相当的无情冷漠,罗拉脸色骤然一变,“阿……”

    “不管如何,以前我势单力薄,但是现在,我相信我可以做到!”阿森纳语气异常笃定,说完,扬着自信满满的笑容,大步离开会议室。

    阿森纳回到办公室之后,快速安排,整个凉州LK的专柜全面降价。

    当陆宸正在为白馨而烦躁无比的时候,乍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

    唐奕虽然心里不满陆宸之前对林浅浅的所作所为,但是因为知道陆氏对林浅浅的重要程度,还是来了陆氏。

    “阿宸,你决定怎么办?”

    陆氏现在根本就是个空壳,如果阿森纳想要跟陆宸打价格战的话,就单凭几个商铺专柜的每日流水,根本就不能支撑多久。

    陆宸凝眉想了想,“跟LK对着干。”

    “你是不是疯了?”唐奕目光咄咄的盯着陆宸。

    “我没有疯,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浅浅的感受?”唐奕双手撑在办公桌上,脸色很严肃。

    “我就是考虑过了,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决定。”

    “你这是准备真的要毁了陆氏吗?”唐奕的手一点点的收紧,骨节泛白,“真的不考虑后果了?”

    陆宸霍然站起,目光郑重的跟唐奕对视,唐奕竟是被他那眸中的幽深给震了下。

    “表哥,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话吗?”

    唐奕凝眉想了想,很快就想清楚了陆宸的打算。

    但他并不赞成。

    “我可以明白你的心思,但是现在的浅浅不会明白!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可以保证,你们这段婚姻……”唐奕点到即止,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陆宸用力握紧双手,之后猛地松开。

    “表哥,我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只能希望时间长了,她想明白了一切之后可以理解我!”

    唐奕想着昨晚两人间那剑拔弩张的样子,重重叹息一声。

    只怕时间长了,误会会越来越深。

    陆宸抽了一根烟,当一根烟燃尽的时候,他按下内线,通知刘强,陆氏所有柜台全面降价,正式拉开了与LK的价格战。

    听说陆宸竟然毫无畏惧的也紧随其后的宣布降价的消息,阿森纳嘴角诡诈的一挑,仿佛已经可以预见LK将陆氏吞并的画面。

    林浅浅再一次发了高烧,大夫来给她吊了点滴,告诉安娜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有降温的话,可能要送到医院了。

    安娜守在林浅浅的床边,心里急的不行。

    门外传来门铃声,安娜想着或许是陆宸,迟疑了一会儿,来到床边,通过门镜向外看了眼,赶忙开门。

    朱丽叶嗅到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赶忙冲了进去,“浅浅!”

    此时林浅浅脑子昏沉沉的,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奈何眼皮太沉。

    朱丽叶抬手摸了下林浅浅的额头,手一抖。

    “都烧成这样了,陆宸那个渣在哪里?”

    安娜抿着唇,“朱小姐,大夫说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有退烧的话……”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朱丽叶不耐的截口打断,“别特么的听大夫的,你拿着吊瓶,我要带浅浅去医院。”

    看着她那脸色白的都好像透明似的,嘴唇也干裂的起皮,朱丽叶心里酸涩无比。

    安娜多少了解一些朱丽叶的脾气,知道拗不过她,一手拿着吊瓶,一手帮衬着,将林浅浅扶进了电梯,之后去了医院。

    大夫量了下温度,已经不似刚刚那么烫,而且点滴用的也对,便也没有再给林浅浅开别的药,只是给了朱丽叶几个退热贴。

    朱丽叶不停的用酒精帮林浅浅擦着手掌心,听着林浅浅含糊不清的呓语,好几次都想拿出手机怒骂陆宸几句。

    当天下班前,刘强便让各个柜台商铺的店长将当天的流水统计出来,他会一直等着。

    当刘强拿着数份报表进来的时候,扑鼻一股浓重的烟草味道,呛得他赶忙抬手挥了挥。

    陆宸闻声回眸,刘强赶忙放下手,干巴巴的扯出一抹笑。

    “陆总,这是今天的流水报表。”

    陆宸轻“嗯”了声,“是不是下跌的很严重?”

    “这怎么说呢,是一定的,毕竟是价格战啊。”

    陆宸没再继续说什么,默了一会儿,有些疲累的说道:“先这样吧,你可以下班了。”

    “陆总您……”

    “我再待会儿。”

    刘强离开后,陆宸靠在大班椅里,竟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去哪里。

    裴若离不放心林浅浅,再加上他想要打探下林浅浅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还有谈的余地,并且她的情绪也彻底稳定了下来,他会试着跟她说说陆宸的打算。

    能不能听进去,相不相信全在林浅浅。

    但是当他按了数次酒店房间的门铃,都没有人开门的时候,他心里不由浮上一抹不安。

    赶忙打给安娜,知道林浅浅又烧了起来,他开车匆匆去了医院。

    路上反复沉吟,决定还是通知陆宸。

    “我还是不去了,免得她看到我会再受什么刺激。”陆宸已经站了起来,可是到了电梯门口的时候,却又改变了主意。

    她病着,必然不可能听得进去他的解释,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他想就算他解释了,她还是不会相信。

    裴若离大抵能够猜到陆宸在担忧什么,叹息一声,“这样也行,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会打电话给你。陆氏现在跟LK的价格战彻底打响,你还是安心去处理陆氏的事情吧。”

    或许,当陆氏胜了LK,那些觊觎陆氏的人统统被陆宸解决,林浅浅也就能相信陆宸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来到医院的时候,安娜不在。

    看到他时,朱丽叶脸色不是很好的将裴若离拉了出去。

    “陆宸呢?”

    裴若离抿了下嘴角,“林浅浅情况很严重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