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并非不愿意相信陆宸,而是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而这理由,她不能说。

    裴若离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林浅浅,今天阿宸哭了,作为哥们,我看到他这样,真的很心痛。”

    林浅浅的心重重一扯,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慢慢萦绕在心尖。

    “裴若离,以后好好照顾陆宸!”

    这是她唯一能够说的话,其他的,等一切弄清楚了之后再说。

    裴若离离开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林浅浅,这世界上最容易错失的就是幸福,而人们往往错失幸福的根本原因就是不懂得珍惜。

    阿宸以前差点儿让幸福溜走,就是因为他不懂珍惜。

    而你,假若幸福从你的指尖溜走,那不是你不懂得珍惜,而是你瞻前顾后!”

    直到裴若离的车驶离别墅,林浅浅还僵僵的站在门口。

    她瞻前顾后吗?

    不,她只是想要弄清楚一些事!

    照顾了陆宸一晚上,天快亮的时候,林浅浅去了客房。

    陆宸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没有看到以前他每每喝醉就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他的人,心里涌上无尽的酸苦。

    揉着额角去了楼下,倒了杯水喝,这时候门铃声响起。

    当陆宸接过快递的时候,心里的愤怒,委屈,不解……无数种情绪如同洪潮一般直冲向大脑。

    他用力抓着那份快递,最后用力撕成碎片。

    林浅浅折腾了一晚上,是真的累了,并没有听到门铃声。

    陆宸简单洗漱之后,摔门离开。

    又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林浅浅揉了揉胀痛的额角,下楼。

    当她看到一地的快递碎片时,愣了下。

    开了门,又有一份快递要林浅浅签收。

    林浅浅看着手中的这份霍耀仁寄来的快递,又看了眼地上的,心道:霍耀仁应该不会一天之内邮寄两次,并且还隔着一段时间。

    蹲下一点点的拼凑,她脸色乍然就变了。

    这是邹律师给她快递过来的关于奶奶当时在别的医院做体检的一些数据信息,竟然被陆宸给撕了!

    心里的火气被挑到了极致,林浅浅用力的掐着大腿,取来胶水,一点点的拼凑着。

    陆宸到了陆氏,前台唤住他,“陆总,这里有您的一份快递,昨天您不在,便在前台签收了。”

    接过快递,陆宸反复看了看,拿着快递进了专用电梯。

    刚刚坐下,刘强便敲门进来,“陆总,刚刚得到的消息,景阳似乎正在打听我们休闲中心的案子。”

    陆宸嘴角一挑,轻嗤一声,“声势造的越大越好,让他信以为真。”

    景阳就是将LK的股票以及那些他在国外的不动产还有基金都卖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又是开办新公司,又是着手准备老城区的改建工程。

    一开始,他以为景阳开的是个空壳公司,还让人好一通调查,但明显他想错了。

    经过这次试探,他感觉景阳的背后还有一个金主给他提供资金支援,想到霍耀仁现在就在凉州,他不得不将景阳还有他联系在一起。

    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个快递,陆宸拆开,里边是一支录音笔,他狐疑的皱了下眉。

    按下播放键,当他听到里边的对话时,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林浅浅怎么可以这样说!

    昨晚裴若离劝他的那些话尽数被他给忘到了脑后,他拿着那个录音笔,一路飞驰向别墅。

    听到那巨大的开门声,林浅浅不由打了个哆嗦。

    陆宸目光落到她正在茶几上费力拼贴着的东西时,脸色更加阴沉,“林浅浅,你就这么在意这些破烂东西吗?”

    林浅浅心口闷闷的,如同堵着一团棉花,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撕成碎片,现在又怒气冲冲的冲他发火,他凭什么?

    陆宸逼视着林浅浅,“我问你,昨天你说你心里有其他男人了,那个男人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林浅浅冷笑一声。

    “你跟景阳在海岛上都发生了些什么?”他步步向着她走去。

    林浅浅有些心慌,“你在怀疑什么?”

    “我就问你,在海岛上你们都发生了些什么?你又是在什么情况下签下的离婚协议?”

    林浅浅一脸愕然,一时间不明白陆宸究竟为什么会问这些。

    当时,景阳用孩子威胁她,她是在不得以的情况下签字的,之前她跟他解释过,可是陆宸说不想听,绝对的相信她,可现在他这是干什么?

    如果一开始不相信,何苦要拖这么长时间来问她?

    “林浅浅,你是不是对景阳还难以忘怀,你恨不能我们都找不到你,你好跟景阳双宿双栖?”

    林浅浅懵了。

    他在说什么?

    陆宸只觉得眼前的林浅浅真的是让人恶心!尤其那无辜不解的眼神,更是让他心里恼恨不已。

    “还抵死不认是不是?”陆宸拿出手中的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当林浅浅听了那些她跟景阳的对话时,一脸的难以置信。

    明明之前是景阳逼着她签字的,为什么这里记录的是她心甘情愿的签字?还有那些她跟景阳说的温声浅语的话,都特么的是谁说的?

    感觉空气有些窒闷,林浅浅冲向陆宸,“这不是真的!”

    陆宸冷笑一声,“林浅浅,我总算明白了,你在海岛上的时候就盘算着怎么跟我离婚,现在就是最好的契机是不是?”

    林浅浅摇头,那些话真的不是她说的。

    “这是谁寄给你的?”她颤声问。

    陆宸不掩讥嘲的看着她,“林浅浅,这里是不是你的声音?”

    林浅浅点头。

    声音的确是她的声音,可那些话,她没有说过。

    “既然是你的声音,那么还有什么可说的?”陆宸用力推开她,“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对你一片痴情,你却如此待我!你,很好!太好了!”

    陆宸甩了话,如同一阵风一般离开别墅,大门再次“砰”的一声摔上。

    林浅浅抓着那个录音笔,反复的听着,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些话到底是怎么录进去的。

    正好朱丽叶不放心她,来到别墅,拼命按门铃,却依旧没有得到应声,朱丽叶喊道:“浅浅,我知道你在里边,你开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