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此刻根本就听不到门铃声,也听不到朱丽叶焦急的喊声,她只是用力握着录音笔,唯一的想法就是去当面质问景阳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朱丽叶又绕到了窗口,但见林浅浅正坐在地上,心里咯噔一下。

    “浅浅,你快些开门!”

    流产之后,她就没有好好调养,现在还坐在地上,这是想要干什么?

    见按门铃没有什么用处,朱丽叶索性开始砸门。

    林浅浅终于有了反应,她缓缓的站起,眼神愤怒的开了门。

    朱丽叶悬着的心突然落下,握住她的双手,却是神色一骇。

    好冰!

    “浅浅,你这么糟践自己干什么?”朱丽叶虽是埋怨她的话,可语气之中难掩关切。

    林浅浅表情木讷,没吭声。

    朱丽叶拿了抽纸帮林浅浅擦眼泪,看到茶几上的碎屑,皱眉,“浅浅,这是什么?”

    “没事。”林浅浅赶忙收好,声音发紧的说道。

    朱丽叶抿了抿唇,“要不要我帮你?”

    “叶子,我很好,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朱丽叶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心里有些纠结,现在她这个样子,她怎么会回去?

    “我还是……”

    “叶子,麻烦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林浅浅语气不耐,怒瞪着她。

    朱丽叶嘴巴张了张,“浅浅……”

    “叶子,我保证自己不会做傻事,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好姐妹,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林浅浅揉了揉胀痛的额角。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朱丽叶也不好再留在这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手握在她的肩上,微微用力,“有什么事的话,给我打电话,我24小时为你开机。”

    林浅浅没吭声,脑子里很乱,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最后一次听了一遍录音笔,她猛地站了起来,大步离开别墅。

    上次她的车被陆宸砸了,一直没有送去修理,加上现在她的情况应该也不适合开车去邻市,所以林浅浅拦了一辆出租直奔邻市。

    朱丽叶一直没敢离开,就害怕林浅浅会做傻事,看着她上了出租,赶忙让司机开车跟上。

    适逢孟飞珩打来电话,告诉她自己要陪着陆宸,可能今天晚上会很晚回去,朱丽叶现在很担心林浅浅,只甩了一句“我今天晚上可能不会回去”便挂了电话。

    孟飞珩一怔,难道是要陪着林浅浅?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想着再回拨回去,却被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的陆宸一把将手机夺下。

    “阿飞,我告诉你,女人特么的都是没有良心的动物!特么的你跟她掏心掏肺,根本就没有用!”

    裴若离跟孟飞珩对视一眼,两人知道他这是发泄,但进门就喝酒,一句话不说,现在这是准备说了?

    陆宸又往嘴里灌了一杯酒,继续黑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两人见他这副样子,也只能陪着,不敢多问。

    孟飞珩寻机拿回自己的手机,给朱丽叶发了条微信过去。

    朱丽叶迟迟没有回复,他心里有些慌,索性给司机打了过去。

    司机就要接电话,朱丽叶嗔道:“你注意点儿,别跟丢了!”

    听着“嘟嘟”的声音变成了机械的女声,孟飞珩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裴若离探寻的望过来,“怎么了?”

    “我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而且绝对是大事。”孟飞珩眉头紧锁,担忧的看了眼陆宸。

    “你先走,我一会儿把他送回去。”

    孟飞珩凝眉沉吟了一会儿,赶忙联系让自己的手下去调朱丽叶那辆车的GPS定位,很快,就查到她现在正往邻市去。

    他有些费解,这个时间,朱丽叶为什么会去邻市?

    转而突然就想明白了,朱丽叶刚刚在电话里说要陪着林浅浅,难道是……

    想到景阳就在邻市,孟飞珩的心就好像烧着了一团火,猛踩油门。

    天边终于现出一抹鱼肚白,车子也下了跨江大桥,林浅浅一早就知道景阳在邻市的公司。

    她攥着录音笔,周身气压凌寒,就那么蹲守在景阳的公司门外。

    朱丽叶也下了跨江大桥,可是因为遇到红灯,她竟是再也没有看到林浅浅那辆车的影子,一个劲儿的责骂着司机,司机也是一脸无奈。

    这开了一晚上,早就已经疲累不堪,又遇到了红灯,跟丢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起。

    “林浅浅现在跟你在一起吗?”孟飞珩沉沉的声音传入耳中,朱丽叶带着哭音,“我把浅浅跟丢了,怎么办?”

    孟飞珩粗喘了口气,“一会儿我将景阳的公司地址发你手机上,去了之后,千万别乱来,我马上就过去。”

    朱丽叶怔了下,怎么都没有想到孟飞珩竟然会赶过来,一直紧张慌乱的心彻底舒缓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手机再度响起,她看了眼,让司机快速去景阳的公司。

    景阳听门卫说门口有个女人样子挺吓人的,天刚刚亮就一直守在公司门外,听起来很像是林浅浅,赶忙开车过来。

    远远的看到林浅浅蹲在公司大门外,心重重拉扯了一下,还没有停稳,便开了车门。

    “浅浅——”

    乍然听到景阳的声音,林浅浅心中的怒火被挑到了极致,她霍然站起,脸色铁青惨白,却因为久蹲,双腿酸麻。

    景阳神色一骇,赶忙冲上去扶她一下,却被林浅浅一把推开了。

    他愣了愣,眼底有些许的哀伤和失望涌上,勉强扯出一抹笑,“你怎么会来这里?来了又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林浅浅怒视着他,眼神冰冷的仿佛化作了一柄柄利剑似的。

    “啪啪——”

    两声清脆的巴掌声让景阳懵住,而紧随而至的朱丽叶更是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忙不迭的开了车门下车,却见林浅浅手握一支录音笔,怒声质问景阳,“这是什么?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

    景阳一脸费解的盯着她手中的东西,“那是什么?”

    “跟我装傻是不是?”林浅浅不掩讥嘲的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