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脊背紧贴着墙,牵了下嘴角,始乱终弃……好重的帽子!

    兀自一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不是很大,但是很急,让人有种萧瑟的感觉。

    主卧的房间里,陆宸也站在窗口,点燃一支烟,开着窗户看着那雪。

    重重吐出一口气,风来,夹裹着雪花将烟气吹散。

    雪下了一晚,虽然小,第二天一早,世界还是一片白色。

    林浅浅揉了揉胀痛的额角,懒懒的不想动。

    陆宸看了眼时间,以前这时候,她已经起来去了楼下做早餐,今天竟然赖在床上,真是铁了心的想要远离他!

    听着他故意弄出的很大动静,林浅浅直接将被子扯过头顶。

    见她迟迟没有起来,陆宸恨的咬牙,摔门离开。

    刚刚到别墅门口,刘强的车已经等在外面。

    看着陆宸黑着一张脸,刘强很识趣的闭紧嘴巴,只是注意路况,小心翼翼的开车。

    今天是市政府老城区改建项目的第一次招标会,陆宸一直在等消息。

    如他所料,景阳的新公司与他的新公司齐齐进入第二轮。

    长吁了口气,开始工作,可总是有些心绪不宁。

    昨天遇到黑客攻击,但直到现在,依旧安安静静,尽管如此,陆宸依旧没有掉以轻心。

    林浅浅感觉自己好像身处冰火两重天,忽冷忽热。

    冷的时候骨头缝都疼,热的时候浑身汗流浃背。

    别墅的座机已经响了好几次,即便听到了,她也懒得起来去接。

    外面有汽车驶入的声音,林浅浅看了眼时间,皱了下眉,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否则陆宸怎么可能这个时间回来。

    她嘴唇发干,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水杯。

    还差一点儿……

    她极力的去够,却不小心将水杯碰到地上。

    “咚”的一声,楼下已经进了门的人神色一骇,三步并两步的冲了上来。

    房门打开,四目相对,林浅浅一怔,撑着坐起来,“表哥?”

    唐奕看到她嘴唇发干,脸色潮红,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大步冲了上来,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滚烫一片!

    “你这么折腾你自己做什么?”

    他第一次对她如此发火,发完了,自己也有些后悔。

    林浅浅懵了一下,声音发涩的说道:“我没事。”

    “什么叫没事?”唐奕皱紧眉头,“也不用量体温了,直接跟我去医院。”

    甩了话,他来到床边就要抱她起来。

    林浅浅拒绝,“表哥,我真的没事,楼下应急箱里有退烧药,吃完了就好。”

    唐奕眸中现出哀痛之色,重重叹息一声,下了楼。

    找到应急箱,拿出温度计还有退烧药,重新倒了水上来。

    林浅浅吃了药,唐奕帮她拉好被子,“我去给你做点儿粥。”

    他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住,回眸看了眼林浅浅,嘴巴动了动,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尽数咽了回去。

    吃了退烧药之后,林浅浅迷糊了过去。

    唐奕一直守在床边,帮她擦着额上的汗,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他帮他买一部新手机送过来。

    一觉醒来,林浅浅身上已经不那么烫,对上唐奕温柔的目光,她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表哥,你一直在?”

    “粥已经好了,起来吃。”

    就在唐奕喂林浅浅喝粥的时候,一条新闻炸响了整个凉州。

    陆氏现在不过一个空壳的新闻如同龙卷风一般,快速传开,还有陆氏的财务明细。

    不少记者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即便雪后的天气很冷,依旧敬业的守候在陆氏的大楼外。

    陆氏的所有大小股东,尽数匆匆赶来陆氏,势必要陆宸给一个说法。

    整个陆氏一团乱,股价直接跌到低谷。

    唐奕的助理买了新手机送过来,看到唐奕如此费尽心力的照顾林浅浅,几次欲言又止。

    林浅浅抬手挡住唐奕再次递过来的勺子,“表哥,我真的吃饱了,你的助理似乎有什么事情,你别忙乎我了。”

    唐奕刚刚也看出来自己的助理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闻言,轻“嗯”了声,“那等一会儿再吃。”

    林浅浅恹恹的躺下,唐奕跟自己的助理去了楼下。

    “你说什么?”唐奕一脸难以置信,“这个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

    当初陆宸这么做的时候,他就知道将来一定会有这样的一天,却不想会这么快。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这个消息所带来的影响力真的是很大。”

    “我知道了,你现在立即去查,务必要弄清楚究竟是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唐奕感觉这次应该跟霍耀仁有关。

    助理匆匆离开。

    唐奕回了客房,“浅浅,我给你新买了个手机,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联系。”

    林浅浅喉间如同哽着什么东西,眼眶有些酸涩的点了下头。

    “对了,表哥你今天怎么会来?”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后,林浅浅率先打破这种诡异的寂静。

    “我一直打你手机,但是你一直不接,而且,今天感觉心慌的厉害,过来看看。”

    “那刚刚……座机的电话也是你打的?”林浅浅不确定的问。

    唐奕笑着点头,“你想不想吃点儿水果什么的?”

    “暂时没有什么胃口。”

    唐奕凝着她,心若刀割,“浅浅,你这身体一直很差,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调理调理。”

    林浅浅笑笑,“不用,可能昨天晚上看雪的时候,吹了冷风。”

    唐奕眉头一拧,昨天下雪的时候已经很晚,那么晚了她还没有休息?

    “你若是不方便跟陆宸住在一起,我带你离开。”这话,唐奕并不是冲动之下随便说说。

    最近他感觉林浅浅跟陆宸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好,而陆宸遇到感情的事情时,又总是不理智,害怕她会再次受到伤害,他也是百般思虑之后才这样说的。

    林浅浅眼神涣散了一下,“我再考虑一下。”

    “考虑好了,给我电话,我24小时开机。”唐奕叹息一声。

    陆宸听着刘强的汇报,说那些记者还蹲守在陆氏外面,烦躁的拍了下桌子,“我昨天不是让你盯住了媒体,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务必要压制住吗?你怎么办事的?”

    “陆总,我可是一个人,整个凉州的媒体记者却有那么多,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刘强没敢大声反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