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话语气笃定,不是玩笑,让林浅浅怔愣不已。

    她感谢唐奕这么多年的长情,可这份长情她承担不起。

    “表哥,你别说胡话!”

    现在她跟陆宸的关系水火不容,他怀疑她始乱终弃,那个录音笔让她有口难辩,纵然现在说出横亘在心中的无奈,他也未必会相信。

    “浅浅……”唐奕深吸了口气,“我现在无比痛恨当年自己没有鼓起勇气,如果鼓起了勇气,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林浅浅怔忪了下,三年之中,当她被陆宸每每误会的时候,她也曾想过,如果当年她能够鼓起勇气,在白馨出现之前告诉陆宸,她有多么的爱他,从第一眼看到他的那瞬间,便已经将他融入心中。

    他们之间是不是也可以早一些享受爱情?

    刚刚唐奕有一句话说的好,他改变了主意。

    那么,她是否也可以改变一下主意?

    陆宸周身涌动着杀意,冰冷的让林浅浅感觉好似迎接寒冬凌冽的风。

    “表哥,你松手。”

    陆宸皱眉,这声音怎么沙哑成这样?

    唐奕深吸了口气,缓缓的松开紧紧拥着她的手。

    林浅浅看向陆宸,眸光很坦然,很平静。

    陆宸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她,应该不是她,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她曾经语气笃定的告诉他,三天之内将陆氏的那些资金填上。

    “陆宸,我有话要跟你说。”她脚步有些虚浮,上楼梯的时候,身子晃了晃。

    “浅浅——”

    唐奕拔高声音,紧张不已的想要冲上去扶住她,奈何陆宸先他一步,挡住了他。

    他周身的气息瞬间降低到冰点,声音冷冽的警告道:“陆宸,你若是还敢伤害浅浅,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陆宸不掩讥嘲的看着唐奕,“唐奕,现在不是我伤害她,是她在伤害我,请你搞清楚,弄明白再来说这些事情!”

    林浅浅的步子一顿,她伤害他?

    或许是!

    可她也不想,但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唐奕抿着嘴角,自然知道陆宸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陆宸紧随着林浅浅进了客房。

    “有什么,快些说。”陆宸声音冷彻如冰,凝着她的目光冰冷似刃。

    林浅浅刚刚好容易集聚起来的勇气在他的盯视之下,瞬间散了大半。

    捏着奶奶那份检查报告的手背在身后,越来越紧。

    “既然你现在已经认定了我始乱终弃,那么我们真的没有必要继续待在一起了,这样互相伤害,真的挺没劲的。”

    面对这样的陆宸,林浅浅再次改变了主意,只是说着这些的时候,一颗心好像被无数淬了毒的针扎着,连骨髓深处都在疼。

    陆宸原本还以为她想要跟他说点儿什么掏心窝的话,却不想竟然是这种屁话!

    联想到之前刘强查到的一切,眸光沉冷的好像要将林浅浅吞噬掉。

    “林浅浅,我问你一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我吗?”

    林浅浅不知何种滋味的笑笑,她一点儿也不想离开,即便三年前,她如何被他羞辱,也还是没有跟他离婚的打算。

    外人可以不理解她,甚至说她恬不知耻,不要脸,但是她只想守着他,小心谨慎的经营,默默的付出,完全的不求回报。

    但现在,他们之间夹着这么多的东西,尤其奶奶当年的死因,她不清楚,如果还这样,是不是对奶奶不孝。

    见她迟迟不说话,陆宸咆哮着,“回答我!”

    林浅浅止不住哆嗦了一下,讷讷的看着他。

    陆宸是真的快要疯了。

    林浅浅缓缓的站了起来,“对,我想要离开你。

    我已经说过,我心里有别的男人,而且不止一个,你还这样继续困着我做什么?

    二十多天,能够改变什么?

    如果你想送我一份大礼,即便我不在你的身边,只要你有心,我也一样可以收到。”

    “轰”的一声,陆宸的脑子里炸开了一道雷,无比的响,让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林浅浅的手用力的收紧,指甲深掐入掌心,可她感觉不到痛。

    身体又开始滚烫起来,可骨头缝却一阵阵如同风吹刀割一般。

    陆宸完全失去理智,用力握着她的双肩,狠命的晃着。

    “你特么的再给我说一遍。”

    林浅浅努力保持最后的一丝丝清醒,抬眸望入他的眼睛,很认真,很努力的看着他,虽然震怒之中的他不那么英俊,可他是陆宸。

    “陆宸,说几遍也是这样,签字!”

    “所以,真的是你!”

    林浅浅颦眉,不太明白陆宸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见她再次流露出这种不解困惑的眼神,陆宸彻底的愤怒了。

    “林浅浅,最毒妇人心,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愤怒的咆哮声震得林浅浅的耳膜都在嗡嗡的叫,那话究竟什么意思?

    这是林浅浅晕厥之前最后想的事情。

    唐奕一直守在外面,听到陆宸这般怒吼,拳头收紧,好几次手已经握在门把手上,却又生生收回。

    “林浅浅!”

    感觉事情不对,唐奕推门进来,看到林浅浅晕了,脸色蓦然一变,一把扯开陆宸,抱起林浅浅,快速离开别墅。

    陆宸没有阻止,一个心都不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可以狠心雇佣黑客攻击陆氏的系统,将财务明细通知给记者的女人,还配他如此痴情吗?

    冲到窗口,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唐奕将林浅浅动作温柔的放入车中,一滴泪顺着陆宸的眼角滚落。

    他们这一次彻底的完了,可为何心会这么的痛?

    目光落到地上,他皱眉。

    俯身捡起,拼接好的检查报告单?!

    这是什么?

    谁的?

    为什么会少了一片?

    ……

    无数疑问在脑子里快速晃过,陆宸感觉额角胀痛的厉害。

    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退烧药,没有喝完的粥以及体温计,陆宸心口用力一缩。

    她发烧了?!

    踟蹰了一会儿,当他冲出别墅的时候,唐奕的车早已经绝尘而去。

    陆宸开了车门就要上去,却是迟疑了。

    现在是真的不能再出一点儿事情,上回孟老爷子已经尽力,再出事,阿森纳若再来点儿什么,陆氏的问题会一发不可收拾。

    烦躁的拍了下方向盘,他懊恼的对着漫天飘零的雪花凄然扯出一抹弧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