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唐奕一边猛踩油门,一边摸着林浅浅的额头,似乎比之前热的还厉害,怕陆宸会找到他们,他索性带着她去了一处疗养院。

    这里有他的朋友,环境也不错,陆宸一时半会儿应该找不到这里。

    “阿奕,她之前流产过吗?”唐奕的朋友帮林浅浅仔细检查过身体之后,眉头皱的很深的问。

    唐奕的一颗心高高悬起,“很糟糕吗?”

    “之前没有好好调养,加上最近精神压力太大,总之,情况不是特别的好。”

    唐奕一脸疼惜的看着双眼紧闭,眉头紧紧颦在一起的人,对自己的朋友说道:“迈克,你一定要好好治疗她。”

    迈克嘴角一掀,手轻轻的在他胸前擂了一下,“这肯定的,别说是你带来的,就是不是,出于职业的道德,我也会尽全力,不过……”

    闻言,唐奕的心突跳了一下,手不禁的攥紧,“不过什么?”

    迈克叹息一声,“我不想瞒着你,她如果不配合,情况只能越来越糟糕,你懂的。”

    唐奕稍稍舒了口气。

    林浅浅醒来的时候,头晕脑胀,她动了下,唐奕赶忙按住她的手。

    “别乱动,正打着点滴呢。”

    林浅浅抬眼环视了一圈,不像一般病房的白色,淡淡的绿,让人心情不自觉的愉悦,声音虚弱沙哑的问:“表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朋友的一家疗养院,你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别胡思乱想,再继续这么折腾下去,我真的很怕……”

    说到这里,唐奕喉间梗塞的厉害,竟是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林浅浅没吭声,她也很想阻止那些纷乱的思绪,可是根本就无法阻止。

    凝着她那颦在一起的眉,无奈而哀伤的眼神,唐奕轻轻抬手抚平她眉间的褶皱,“浅浅,无论怎样,发生什么,我会陪在你的身边。”

    这话让林浅浅沉冷的心里仿若流淌过涓涓溪流,又仿若洒入一米阳光。

    眼眶酸涩的厉害,她抬起另一只没有吊针的手,用力的握住唐奕的手。

    唐奕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另一只宽厚温暖的手用力的反握住她的,越收越紧……

    这世上有一种交流方式,不同于语言,只要一个眼神,那是心与心的交流。

    或许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也或许是林浅浅最近折腾的太狠,精神和身体都备受折磨,又或许是药物的原因,刚刚醒来没多久,她便又沉沉睡去。

    唐奕坐在床边,静静的盯着她,抬手抚去她额角的碎发。

    陆宸在车上待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下来,他回了别墅,去了客房。

    那天他记得她正在拼着什么,他冲进来一把将床上的碎片扫落在地上。

    如今这个检查报告少了一片,会不会掉落在哪里?

    仔细翻找着,没有找到,有些烦躁的吐了口气。

    半夜的时候,林浅浅再次醒来。

    原本正眯着眼睛的唐奕赶忙睁开眼睛,关切的问:“还觉得哪里难受吗?”

    林浅浅心里觉得抱歉,“表哥,我已经大好,你好好睡会儿。”

    “之前就喝了那么一小碗粥,一定饿了吧?”

    “表哥!”林浅浅实在是不想再亏欠唐奕,忍不住拔高了声音,“算我求你,别再对我这么好!”

    看着她通红的眼圈,唐奕笑,“你值得我对你好,不要觉得亏欠了我什么,如果缘分到了,我也会考虑自己的问题。”

    林浅浅嘴巴张了张,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让护士给你做了红豆粥,撒上蜂蜜,要不要吃?”

    林浅浅想了想,“好。”

    第二天醒来,高热完全退去,唐奕打来温水,绞干毛巾,就要牵起林浅浅的手时,林浅浅避开,但见唐奕脸上有些局促,她低声道:“我自己来。”

    陆宸找了一夜,还是没有找到那片缺少的碎片。

    看了眼时间,快速洗漱之后去了陆氏。

    还没有坐下,刘强便一脸焦急的推门进来。

    “陆总,LK又开始新一轮降价。”

    陆宸眉头一拧,“阿森纳这是准备赔本吗?”

    “关键的问题是,现在陆氏如果再跟着一起降价,我们才是赔的最多的那一个,可若是不降价,我们现在的情况……”刘强欲言又止。

    陆宸眯了下眼睛,陆氏的财务被曝,导致股价跌停,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跟LK打价格战,而是注入资金拯救股市。

    否则的话,真的会让外界觉得他们陆氏已经是个空壳。

    第二次老城区改建项目的竞标还有五天,只要能够成功竞标,那么陆氏是否已经成了空壳的事情就完全不必理会。

    刘强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陆宸的表情,但见他似沉吟状,没有吭声。

    “再放出风声,炒热休闲中心项目要出手的消息。”陆宸沉声吩咐。

    刘强一脸不解,“陆总,这个项目真的要……”

    “你就照着办吧。”陆宸眸光一凛。

    休闲中心项目这么赚钱,他怎么可能真的脱手,即便陆氏没了,新陆氏还可以继续接盘,现在炒热此事,只是想要吸引景阳的注意力,往外放个烟雾弹而已。

    刘强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陆宸的思维,便也没有再多问,照着吩咐去办。

    第一次竞标结束之后,景阳就对陆宸的新公司产生了怀疑。

    虽然人都是些生面孔,但是他总是感觉跟陆宸脱不开关系。

    正好托尼敲门进来,看到他一脸的沉思状,皱了下眉。

    “景总,听说陆氏又开始私下与几个大公司的负责人接洽了。”

    景阳原本紧锁的眉微微舒展,“已经证实了吗?”

    “基本可以证明是真的,我的一个朋友在恒盛国际,如果不是真的遇到了困难,应该不会去与恒盛国际接洽。”

    景阳靠在椅背里,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着。

    陆宸与艾美之间的不快,直接导致陆氏与恒盛国际从合作到老死不相往来,这一次,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以陆宸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跟恒盛国际再有什么瓜葛。

    “看看能不能跟刘强接个头。”

    托尼凝眉想了想,“景总,我若是参与这件事的话,估计陆宸那边肯定是不会答应,所以,这个人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