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宸睁开眼睛,未及刘强开口,声音淡淡的开口:“景阳那边主动联系你了?”

    刘强扬眉,“陆总,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说的?”

    “就是问问多少钱出手,要见面详谈。”

    陆宸轻哂一笑,通过休闲中心的项目吸引景阳的注意力,新陆氏就可以稳稳拿到老城区改建项目。

    “你明天代表我去。”

    刘强一脸难色,“陆总,这不好吧?”

    万一要是露怯的话,怎么办?

    “反正又不是真的要出手,你去办吧。”陆宸说完,再度闭上眼睛,看上去很疲累,眉头紧锁在一起。

    刘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眼时间,“陆总,您不回去吗?”

    “你先下班吧。”

    刘强瘪瘪嘴,叹了口气离开。

    第二天上午,刘强代表陆宸去跟景阳挑选出来的得力员工谈休闲中心的事情,谈合作的时候,员工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中。

    当问及价钱,刘强按着陆宸所吩咐的说出一个数字,景阳便提醒自己的员工,先考虑一下。

    他让财务快速核算一下,手中的资金如果完全用来承接老城区改建项目,绰绰有余,如果完全用来接手休闲中心,根本就不够。

    想到上次霍耀仁给他的那张空白支票,景阳目光变得幽深了些许。

    霍耀仁真的会给他这么大一笔数目吗?

    虽然知道霍耀仁的所有资料,也知道他富可敌国,称自己只能通过钱来找到乐趣,也真的是不为过。

    可,这么大一笔数目……

    凝眉沉吟了一会儿,他拿起笔,填写上一个巨额数字。

    为了能够打败陆宸,他不得已放弃了浅浅,终究要冒险一试。

    陆宸刚开完会,脸上布满疲色的站在窗前。

    今年凉州冬天的雪有些多,并不大,萧萧瑟瑟的,天气也阴森森的。

    最近陆氏的风波不断。

    记者每天都蹲守在陆氏外面,希望他可以正面回应一下陆氏财务的现状问题,还有一小部分董事不时的给他添堵,发短信称三天还有几天,陆氏股价为何迟迟没有回升……心情真的是糟糕透顶。

    手机响起,他皱眉看了眼。

    自从林浅浅被唐奕带走,他便一直留在陆氏,不曾去医院,不曾回别墅,在员工的眼中,他是尽职尽责的好上司,但也有部分员工私下议论,他这是害怕被记者围堵。

    “什么事情?”

    “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听了孟飞珩这话,陆宸的心咯噔一下,“没有找到白灵?”

    “也不能这么说,找到了。”

    陆宸皱眉,“那你……”

    “通过机场的朋友,查到了当初白灵离开凉州的登机信息,之后又一点点查找,但是现在的白灵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白灵。”

    陆宸有些听不明白,语气有些急,“说清楚一些。”

    “白灵可能是真的想清楚了,所以去了韩国,做了整容,我的人联系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进行第二次整容手术,虽然无法变成以前的唐小婉,但是她不会再做白馨的替代品是肯定的。”

    陆宸叹了口气,“我懂了。”

    原本他想要白馨跟白灵一同出现,再故意引来记者。

    只要白灵能够出现,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这样的话,阿森纳之前所有挑衅的举动都可以不攻而破。

    但是,现在白灵已经放弃了那张跟白馨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这个方法自然行不通。

    通话还没有切断,便又有电话打入。

    陆宸跟孟飞珩简单又说了几句,孟飞珩知道他想要问问林浅浅的情况。

    其实,按着孟家的势力,想要找到林浅浅并不难,只是朱丽叶态度很强硬的下了通牒,如果敢让陆宸知道林浅浅的情况,就要跟他离婚,人都是自私的,所以,他才一直瞒着。

    “你也知道唐奕这个人很谨慎小心,还要再等段时间吧。”说完了,匆匆结束通话。

    陆宸感觉孟飞珩有些怪,却也懒于追究,接通手机。

    陆母语气焦急的让他赶快来医院。

    陆宸的心咯噔一下,算算日子,今天应该是三天的最后期限。

    思及那些唯利是图的董事们的丑恶嘴脸,陆宸匆匆离开陆氏。

    刘强正好拿着文件进来,看到他这般,急忙跟上,“陆总,您要去什么地方?”

    陆宸也不应声,只让刘强下去开车。

    刚刚出现在地库,记者们便好像饿狼看到猎物般,蜂拥而上。

    陆宸脸色铁青,语气森冷的说道:“对于陆氏的事情,我迟早会给出一个正面的回应,但现在,人命关天,如果谁想找不痛快,尽可以继续围在这里!”

    所有记者面面相觑,陆宸拨开记者,上了车。

    一路飞驰去了医院,陆母一脸忿忿的盯着在场的所有董事。

    陆父则脸色煞白,不停的喘着气。

    见到陆宸出现在病房,一众原本叫嚣的厉害的董事们悉数看向陆宸。

    冷眸自这些人的脸上横扫过去,陆宸周身的气息瞬间降低至冰点。

    吵杂的病房突然间变得安静,可气氛却依旧压抑逼仄。

    “阿宸,你可算是来了。”陆母委屈至极的看着陆宸。

    陆父一脸失望的看着他,当初陆宸跟他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便十分反对,如今这些董事们以为自身利益受到损害,不来医院闹那简直就是天上下红雨了。

    陆宸对上陆父那布满失望的一双眼睛,抿了下嘴角,对一众董事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还不是第三天吧?”

    “还有几个小时而已。”其中一位董事绷着一张脸说道。

    陆宸眯了下眼睛,“当初我是怎么说的?”

    “不管你是怎么说的,现在陆氏股价根本就没有回升的迹象,你让我们怎么办?”

    原本安静的病房再度变得吵嚷起来,有护士进来,提醒他们注意安静,冯豫甚至也来了,可是这些董事根本就不理会他们。

    陆宸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用力一摔。

    玻璃的碎裂声,让吵嚷的病房又一次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明天,陆氏股价肯定会回升!”陆宸语气异常笃定。

    一众董事闻言,相互对视一眼,将信将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