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底什么情况?”唐奕因为太过紧张,不由抓紧了迈克的手腕,迈克眉头一拧,倒吸了口凉气,“先放手。”

    “抱歉。”唐奕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放开了手。

    “她这一次情绪波动很大,到底会不会引起什么其他的病症我也说不好。”

    “其他病症……”唐奕呢喃着,浑然想起之前浅浅受了巨大的刺激,得了选择性失语症,心口重重拉扯了一下,满是怜惜的看了眼林浅浅。

    “就是抑郁啊,这些!”迈克不想隐瞒,实话实说。

    唐奕的手用力收紧,之后,又松开,“好,我知道了。”

    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后,最苦逼的莫过于阿森纳。

    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绞尽脑汁得来的陆氏股份竟然就等于一堆白纸。

    而那些没有将手中陆氏股票卖给阿森纳的董事则暗吁了口气,陆宸刚刚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很清楚,握有陆氏股票的董事,可以等价换成新陆氏的股票。

    至于那些散户,陆宸也说的很清楚,五日内去陆氏登记,可以给予等价的新陆氏股票。

    景阳看到陆氏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心情复杂。

    陆宸跟林浅浅的婚姻终于结束,他本应该高兴,可是却因为答应了霍耀仁,而心情失落。

    至于陆氏的休闲中心的案子,他现在也在考虑陆宸出手的可能性。

    发布会结束之后,白馨看向陆宸,“既然已经昭告天下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林浅浅办手续?”

    虽然签了离婚协议,可是白馨也不是傻子,签了协议,不办手续,随时都有可能存在变数。

    陆宸眉头紧拧成团,眸光森寒的盯着白馨。

    白馨毫无畏惧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些许的讥嘲,“干妈听说你要跟林浅浅离婚,可是非常高兴。”

    “白馨,做人最好不要太贪心。”陆宸严词厉色的警告。

    白馨失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怎么想的,无非就是觉得我实在是太恶毒。”

    陆宸眯了下眼睛。

    白馨拢了下额前的碎发,脸上的笑容已然散去,“可是陆宸,我的恶毒是谁造成的?”

    这话让陆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馨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得凌冽,如果不是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她,她也想继续做陆宸眼中那个笑容无害的瓷娃娃,但是,现在不允许她这样做!

    陆宸站了起来,准备离开,白馨脚步匆匆的追上,“给我个确切的日期,究竟什么时候跟林浅浅办手续?”

    “白馨!”陆宸危险的眯了下眼睛,周身的气息也在急剧下降,“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别人指使我!我能够让你帮我这个忙,不是因为对你还有什么旧情,你要有点儿自知之明!”

    “陆宸,你觉得你很厉害吗?”白馨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一个星期,否则的话,我就对媒体公布你是个强盗的事情!”

    强盗?!

    陆宸霍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扼住白馨的脖颈,“之前的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是不是?”

    白馨听着这笃定的语气,冷笑一声,“陆宸,如你所说,我很了解你,否则的话,我也不可能会跟你提这件事。”

    陆宸目光充满研判的盯着她,许久,缓缓松开手。

    白馨抚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陆宸,除非你跟我结婚,否则的话,你们陆家一家子强盗的行径很快就会公之于众!”

    陆宸目光阴鸷的盯着她,薄唇轻启,声若寒冰,“白馨,你最好别太嚣张!”

    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真的没有精力去理会白馨。

    刚刚回到办公室,吴爽便敲门进来。

    “陆总,城建局局长刚刚打来电话,要你抽空过去将事情仔细说明一下。”

    陆宸皱着眉头,点了下头,“让刘强备车。”

    白馨回到医院,陆母看到她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

    “干妈,你怎么了?”

    陆母僵僵的扯出一抹笑,“没事。”

    白馨凝眉想了想,猜测着陆母很可能看过了刚刚的新闻发布会,而她别看表面上对她呵护有加,但是并不一定会接纳她成为陆家的媳妇。

    陆父对白馨没有什么好脸色,白馨垂在双腿侧的手用力攥紧,指甲紧紧掐入掌心。

    “干妈,欣然姐最近恢复的还不错,不过对我好像还是没有什么印象。”

    陆母叹了口气,“慢慢来吧,你以前跟然然关系那么好,然然迟早会想起你的。”

    白馨乖巧的笑了笑,“快要中午了,你跟伯父想要吃点儿什么?”

    陆母刚要说话,陆父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用你,你可以走了!”

    白馨的眼中一抹恨意快速闪过,她垂首,极力的去压制,再抬眸时,笑容重新漫上,“好。”

    陆母看着她的身影缓缓的离开,看了眼陆父,“振华,你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陆父轻哼了声,“就算阿宸糊涂,她也糊涂吗?话说的好听,对阿宸不会再有多余的想法,可是做出来的事情,简直是不要脸!”

    陆母抿着嘴角,想要说点儿什么,却也觉得陆父说的其实也在理儿。

    若是三年前,她肯定会很高兴白馨做自己的儿媳妇,可是现在,白馨经历了这么多,酒瘾虽然戒掉了,可是身体受损严重,这子嗣的问题不能忽视。

    白馨在病房外听到这些话,脸上的五官极度扭曲在一起。

    恨意在她的心中涌动着,好似破土的种子,疯狂的生长着。

    步履匆匆的离开医院,她拨通了霍耀仁的电话。

    霍耀仁此时正在LK总部附近的一处酒店总统套房里,接到白馨的电话时,他正在品着红酒,看着陆氏新闻发布会的重播。

    “给我一笔钱,我有大用处。”

    “刚刚新闻发布会上,陆宸深情表白,你现在应该很开心才是。”霍耀仁皱了下眉。

    白馨冷嗤一声,“你就别嘲讽我了!”

    霍耀仁挑了下嘴角,“我还真的没有嘲讽你的意思,实话实说。”

    “希望你尽快。”

    霍耀仁并没有问白馨要这笔钱有什么用,“好,最迟48小时。”

    白馨满意的挂断电话。

    “白馨,你刚刚在跟谁通电话?”一道声音自身后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