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浅浅深吸了口气,现在并不是白馨想要针对她,而是陆宸!

    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给唐奕回复了微信,告诉她自己会很好,并且一直好下去。

    看着这条微信,唐奕的心里说不出是种怎样的心情,一连串的变故,尤其今天陆宸所做的事情,对她的伤害定然非常大,离开了陆宸,她怎么可能会好?

    凝眉想了好久,才又回复了一条。

    林浅浅揉了揉额角,唐奕的回复是明天他会接她,可是她真的不想再将唐奕卷进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唐奕久也没有等到回复,不禁苦笑一声,或许他刚刚就不应该那样回复她,她向来不想牵累他,给他找麻烦。

    快速发了一条语音。

    “浅浅,不管阴天下雨,还是艳阳高照,我都愿意做你身后的那把伞,遮风挡雨,挡紫外线,不管你愿意与否。时间不早,睡吧。”

    林浅浅叹息一声,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还清唐奕的这份心意了。

    一夜辗转反复,如同煎饺子一般,林浅浅直到下半夜才迷糊过去。

    然而,入梦便是陆宸当着所有的记者媒体说的那番话。

    “不是……不是……作秀!”

    她颦眉呢喃着,浑然醒来,额上全是汗水,心也突跳的厉害,抚着胸口缓了会儿,开了门下去准备倒点儿水喝。

    一楼客厅尽是浓重的烟草味道,她颦眉,这到底是抽了多少烟?

    喝了水之后,她回了房间。

    经过主卧的时候,顿了下,没有听到一点儿响声,习惯性的想要推门进去看看。

    可手握上门把手后,她突然自嘲的笑了。

    林浅浅,你特么的就是贱!

    陆宸当着记者媒体的面儿那样说你,你还上赶着做什么?

    作秀啊!

    没有外人,你特么的做什么秀?

    回了房间之后,纵然想要自己平静下来,可那些纷杂的思绪还是在脑子里不停的翻转着,折磨的她几乎要疯了。

    天边终于有了亮色,她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进了卫浴间。

    洗漱之后,对着镜子化了个浓而不俗的妆。

    开门时,深吸了口气。

    来到主卧外,依旧很安静,她颦眉,想着今天两人是要去办理离婚,她若是敲门提醒的话,应该并不是犯贱。

    敲了三下门,没有应声。

    林浅浅心里越发疑惑,上次陆宸一脚踹坏了主卧的门锁,还没有修,她推门进去,床上很整洁,并没有躺过的痕迹。

    不禁觉得奇怪,难道睡在其他房间?

    一间间房间的找下去,没有!

    起来了?

    还是他已经离开去了民政局?

    想着昨天他当着记者媒体的面儿说的那番话,她再次笑了。

    既然是作秀,他定然是迫不及待的已经去了民政局。

    好!

    最后,充满留恋的看了眼整个别墅,这栋自己花费了这么多精力布置的别墅,自以为温暖的家。

    再见!

    不,再也不见!

    缓缓的关上门,挺直脊背的向前走着。

    正准备拦一辆出租去民政局,唐奕的车在她身边停下。

    “表哥?”林浅浅颦眉。

    唐奕开了车门,“上来。”

    林浅浅犹豫了一会儿,上了副驾。

    “你怎么来了?”

    “我这一晚都在担心你,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但还是觉得应该送你亲自过去。”

    林浅浅凝着唐奕,心间涌上一股热流。

    良久,才开口,“表哥,不知道谁将来能够有幸做我的嫂子,一定非常幸福!”

    唐奕喉间哽咽了一下,那个思虑了一整晚的问题,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被他咽了回去。

    在浅浅的心里,他就是她的表哥,不曾改变过,他若是问了出来,以她的性子,定然会躲着他,那样会让他更加饱受折磨,倒不如什么都不说,也不问,只陪在她的身边默默守护。

    去民政局的这一路上,两人均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了民政局外面,林浅浅下车前在周围看了圈,没有发现陆宸的车。

    她咬唇。

    唐奕道:“浅浅,真的做好决定了?”

    林浅浅自嘲的扯了扯唇,“表哥,他都那样说了,不过作秀……你觉得我若是还继续赖在他的身边,有意思吗?而且,当初离婚这件事,也是我提出来的。”

    唐奕目光深深的看着她,“你跟陆宸之间……”

    “已经结束了!”林浅浅声音冷硬的说完,开了车门下车。

    唐奕很想告诉林浅浅,其实他们的心里都有彼此,为什么一定要闹到离婚?

    可看林浅浅态度如此决绝,只怕,无论他说什么,也终究是无用!

    在民政局外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等到陆宸,林浅浅想着,或许他在里边,于是进去。

    大厅里有人认出了她,窃窃私语着。

    林浅浅用力收紧双手,尽力保持优雅明艳的笑容。

    唐奕停好车,跟着进去。

    看到唐奕的时候,那些人的议论声越发的大了,有几句飘入林浅浅的耳中,她脸色微沉。

    唐奕握住林浅浅的手,温声道:“行得正坐得端,别怕别人怎么说。”

    林浅浅点头。

    “要不,还是去车里等好了。”

    林浅浅凝眉想了想,摇头。

    一个小时之后,依旧还是没有看到陆宸。

    她心里有些懊恼,“表哥,给陆宸打通电话。”

    唐奕盯着她看了会儿,“或许他后悔了。”

    “表哥,打!”林浅浅笑,语气很坚决。

    他后悔还是不后悔,这婚必须离,否则的话,凉州所有的人恐怕都会说她林浅浅死乞白赖的保留着这段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笑话的婚姻。

    “关机。”

    林浅浅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凝眉想了想,“给裴若离打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裴若离甚是无奈的接通。

    未及唐奕开口,裴若离道:“阿宸去了美国分公司,可能要等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

    林浅浅懵了一下,陆宸现在应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新陆氏上,突然跑到美国分公司,这算怎么回事?

    唐奕跟裴若离又简单说了几句,看向林浅浅,“现在打算怎么办?”

    林浅浅颦眉想了想,“回去吧。”

    路上,唐奕要送她回别墅,被她拒绝。

    今天早上从那里离开后,她就不打算再回去,便道:“送我去陆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